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却明

  第二十章却明

所有人都拿着自己的书简,看着今日模拟的任务。

只有那个少年,却是连书简都拿反了,一个黄衣少女走了过来,问他为什么还不准备。

“我···不识字。”

少女讶异了下,像是有些想不到,便拿过书简,和他解释了一番。

少年低下有应了一句。

少女觉得十分有意思,因为第一次看见了那个在组织里一直冷冰冰从不说话的少年,竟然露出了···那是脸红吗?

少女说:“你这样怎么行?算了,我教你识字吧。”

少年抬起头,有些倔强的说:“不···不用了。”

“那你每次都要我教吗?”

少年顿时不说话了。

少女呵呵一笑:“我叫南依,你的老师哦。”

······

······

天色已经黑了,轰隆隆的声响,雷电划过了夜空,留下了短暂却让人无法忘记的景象。

雨水落了下来,寒冬之中,这十分的冰冷。

一座深山之中的山洞里,一个少年满脸的苍白,只是他的目光却很坚定,仿佛坚信着,自己绝不会在这场‘考核’之中死去。在他身边的,还有两个人,一个颇为貌美穿着黄衣的少女,一个年龄和他差不过的白衣少年。

他的肩膀受伤了,血被绷带阻滞,没有流下。

少年轻轻的喘息,目视着洞穴之外的‘黑雨’,不发一言。

气氛十分的沉闷,黄衣少女的神情有几分哀意。白衣少年看见,只道:“南依,怎么了吗?”

南依不敢抬起头来,说:“都是我,拖···拖累了你们两个,舒起你也受伤了,乎楚尔还·······”

她的声音甚至有着几分哭腔,舒起正想要说些什么,或许是想安慰她,却听乎楚尔已经回道:“不是你的错,是我还不够强,但是···毒而已,我不会死的。”

充满坚毅的话,让人不敢否定。

仿佛给了他们信心,舒起看向洞口之外,说:“现在,已经是第十天了,总共十二天的时间,却明不会放过我们的。”

南依喃喃:“只剩我们了吗?”

舒起道:“十二只队伍,十二只令牌,每个队伍三个人,拿到两只令牌才可以离开,失去令牌的队伍,只有一只令牌的队伍,下场只有····死!”

这是一场维持十二天的‘考核’,成功者活下来,成为易水正式的刺客,败者迎来的只有死亡。

“怎么办?”

乎楚尔抬头看向舒起,说:“既然只剩下我们和却明他们了,还能怎么办。”

“你受伤了,南依···她不会杀人。”

乎楚尔并不否认这个事实,只道:“一天内,就要结束。”

“结束?”

“山里找到的药材不能解毒,一天以后,我或许连动都动不了了,速战速决···杀了他们!”

舒起道:“却明他们大概还在这附近,因为他们也急着找到我们。”

乎楚尔说:“山下有一片密林,明日我去引他们,你们设下陷阱就好。”

“他们会上钩吗?”

南依一旁直言:“只怕,他们不得不上钩。”

舒起点头:“倒也是,只是,那很危险,乎楚尔。”

乎楚尔站起身,走到洞口,血已经停流了,他仰望黑暗的苍穹,电光却闪烁而过······

一道刺眼的光,在眼中闪逝。

他知道,他必须要抓住那道光,即便是用血,否则,只会沦入最深的,名为死亡的黑暗。

······

······

血,黑暗,微微的光亮。

再一次有意识的时候,周围便只剩下了这些。

苏一询在这片黑暗的地方慢慢的走着,走了许久,直到疲惫,但是他始终没有停下,或者说,不能停下。

前方的微光,忽的更亮了,像白昼似得。

在那里,一个人慢慢的走来。

那个人的身材很矮小,强烈的光芒照耀下,苏一询看不见他的全貌。

“你是谁?”

“我?谁知道呢。”

苏一询闻言,便皱了皱眉头。

光芒中的人说:“阴阳术真是个奇妙的东西,我从来只想着怎么活下去,和怎么复仇,记忆也总是断断续续的,还有一些不知从何而来的记忆,原来就是因为你吗?”

光亮渐渐的黯淡了下去,

强光不再刺眼。

苏一询看去,只见那原本站在强光之中的人,赫然!便是他自己,或者说,十二岁那年的自己。

那个人微笑着说,笑容却冷冽无比:“你好啊,我叫乎楚尔,你呢?苏一询,还是无名吗?”

在那一刻,黑暗和血吞没一切。

······

······

“啊!”

一声大喊,从持续了很久的一场梦中苏醒过来。

满头的冷汗,夜风吹来,寒意彻骨。

四下看去,这里是一座木屋,十分简陋的木屋,再有,便是那种浑身上下都传来的虚弱感,仿佛什么也不能做似得,又疲惫,又难受。

屋门口,响起脚步声,苏一询几乎本能的紧张起来,此刻他的很虚弱,来的人会是谁呢?

敌人,陌生人,还是朋友?

一时间,他忘记自己在世山之上,一个坐落着阴阳院的地方。

那是一个穿着黑衣的女子,年纪很轻,神情冷漠,有着一头长发,却只是用一根丝带绑着,负有一剑。

苏一询看着这个女子,却觉得有些熟悉,似乎在前些日子见过。

“是你?”

女子先说话了。

苏一询此刻也想起来,眼前的人,不正是小黑偷鱼的时候,所遇到的那个黑衣女子吗?

她出现在此,想必真是阴阳术师。

苏一询暗自猜测,又道:“我不是应该在······”

“你睡了七天七夜,几乎垂死。”

苏一询讶异道:“七天?我睡了七天吗?”

女子问:“我想,你可能会是我将来的师弟。”

“是吗?”

“大家都这么说,师尊他想收你做弟子。”

苏一询微微笑了下,却不说什么。

女子问道:“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苏一询。”

“幽霏,我的名字。”

“黑色的雨?”

“你怎么知道?这是我故乡的话。”

闻言,苏一询的眼眸里充满着惊讶。

第二十章却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