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五章合道

  第二十五章合道

煌堂之中,日过三竿,只不过学生依旧不倦的在听着先生的所言。

虽然本意只是简略的介绍一番,阴阳正玄道中那‘负阴’‘抱阳’‘息行’‘羲和’四种境界,两大层次,只不过阴阳一学只在广博。直到羲和仅仅讲完那些简略之说,却也已经是如此时候了。

学生们听了许久,到此时候,还有人问:“那么先生,既然百家都有两种层次的修行之法,为何当今世上只有我们阴阳正玄一道可号称正宗,更是在帝国运行下,开设名动天下的阴阳院呢?那位祖师苏道的功又何在?”

秦长一想,心念此中关紧,倒是似乎忽略了,他便问:“你是贵族子弟吧?”

“先生怎知?”

“听你所言,只怕来前,对我阴阳院已经知之匪浅。”

“先生慧眼。”

秦长道:“既然你们想知道,便说一说吧,虽然,那等境界对于你们来说还是太远了。”

语气一顿,秦长肃穆道:“在那个时代里,百家都以为阴阳的第二层次已经是至高无上了,随之,又因术法,修行的区别,百家之中也是有着名次之排列,我正玄道当时不过中流偏下罢了,但,我宗一道却从未停止过,对更高境界的追求。”

“难道,阴阳还有更高的一层吗?”

秦长点点头,说道:“有的,据我宗古籍记载,在那数百年前,共有十家阴阳之道,不断的在钻研着更高的境界,那十家,无一不是百家中的成名的阴阳家,阴阳正玄在当年,不过是他人笑柄罢了,直到祖师苏道真正的创出了有意与合道两境,打开了第三层的阴阳之门。”

从那之后,其余百家便是再过了百年,也未曾窥到那层次的皮毛,而阴阳正玄却是蒸蒸日上,自苏道以后,又连出了几名惊艳绝才的人物,他们或从与军旅,或是勤修于道,总之便是帝国王室也承认了这一脉领袖阴阳百家的地位。

直到如今,百家凋零,正玄道自居天下正宗,也未曾有人有所异议。

又或······

在那人群之中,有人暗暗冷笑:“他们是···不敢异议吧。”

······

······

负阴而修,抱阳而行。

息行息止,羲和常曦。

阴阳有意,唯我合道!

傍晚时候结束了一日的学业,那些年轻的弟子们纷纷离开煌堂,准备回到山腰处的居所休息了。

学无忧走在人群的最前,他既往的背着那空空的剑匣,神色冷傲,仿佛谁也不在他的眼中,人们都习惯的离他远些,也不知是因为他太‘冷’还是因为人人都讨厌他。

苏一询则是和舒起走在一起,虽然两人不在同一座煌堂修课,不过,相约一同回去,便也走在一起的。人们总是无法忽略那个几乎能说是‘美’的男子,苏一询则一次次的回以微笑,给人好感,善意。

“一询公子,和舒起一道回去吗?”

苏一询笑道:“宋公子,要和我们一起吗?”

宋青衣大笑道:“那倒是不必了,我们住的远,明日再见。”

苏一询点头道:“好的,明日见。”

······

······

“你对那纨绔子弟,还真是客气。”

“毕竟拿了他的那封‘信’。”

“是吗?不过也好,在城里什么样,我们在这还是得什么样,否则容易露出马脚。”

苏一询仰头道:“嗯······我知道的,你放心吧,不过就是笑笑,和说些好听话罢了,都是些简单的东西,真不真···嘿嘿,他们也是看不出来的。”

两人走在往着山下的石阶上,边走边说,身畔没有其他任何人。

舒起问道:“你今天,听过那六句歌诀了吗?”

苏一询道:“先生说了,六句话,对应的,据说是阴阳正玄道的六种境界的修行。”

舒起笑说:“很深奥啊,我想了半天,总觉得每句话仔细读来,给人一种似懂非懂的感觉。”

苏一询说:“何必管这么多,明天就开始正式的修行了,修炼着,想必以后也就会了。”

夜渐渐的深了,苏一询道:“就到这里吧,我先回去了。”

舒起也是知晓,转过身去,挥了挥手说:“再见了,啊···顺便说一声。”

“什么?”

“今天我一共数了数,起码有十一二个女的,一路来,跟了你半天,恋恋不舍的走的。”

话落,舒起哈哈大笑起来,潇洒而去。

······

······

黑暗之中,山腰处的住所之间,用一条石子小路相互连接,从黑色之中,那一条路往前延伸着,最后在隐约之间,又散开更多的小路,通往一间间木屋。

宋青衣和人一道走着,一路谈笑风生。

“哥,你看见那个苏一询了吗?”

宋青衣说:“怎么?”

“看他那副得意样子,我就不快。”

“得意,那也是人家的本事。”

“当初在城中的时候,哥忘记他毕恭毕敬的样子了吗?如今得意了,就忘了我们宋家的恩惠。”

宋青衣眼眸中厉色一闪,却道:“以人家的本事,没有我们的信,也能轻松的考入阴阳院,你给我记得了,不论他怎么做,将来这人若是能有成就,我们还是要交好他的,毕竟,有一份人情在前。”

人们的眼中,自己的眼中,一切总是有着区别。

······

······

乌鸦的吵声,有几分扰耳。

苏一询在屋子里翻来覆去,却还是睡之不着。

睁眼,星月的光正在窗台之前绽着,苏一询心念:“原来,已经这么晚了吗?怎么,会有乌鸦的声音?”

······

······

同一夜,在那遥远的山岭之间,那座小院的灯火明亮。

老人还是坐在那床榻上,只是,变化的是他的脸色,神情,一天比一天苍白,一天比一天衰弱。

“我在想,一,你还能活多久······”

老人缓缓的抬起头,看着院主,反问:“你不知道,当年之事吗?”

院主轻轻叹息:“多年前,我们相识,只是,我自然是远远不如你的,你很早的超过了我,是我玄然家阴阳术的嫡传之人,可是······石白的那一剑,断了你的根基,阴阳反噬,落得这般衰老的结局,如今更是生机寥寥。”

老人面无表情,淡淡的说:“石白······这个人,你还记得?”

“怎能忘记,人家现在可是南煌院的首座,厉害的紧,了不起的很啊。”

第二十五章合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