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黑夜

  第二十六章黑夜

烛火闪烁,仿佛就像老去的人的生命,不知什么时候,忽的,就结束了。

老人对着院主沉默,许久,他咧嘴一笑,深深凝望:“其实,老友,你知道吗?我一直有个问题。”

院主漠然,只问:“是什么?”

老人笑的很深,仿佛渗入他脸上深深的皱纹里:“当年一行,十二人,其中十人为他亲手所杀,我被他重伤,一生无望,但我真的很想知道,阴阳院的那些人真的从心底相信他吗?午夜梦回,他可曾看到过,那十人的亡魂,围绕与他吗?”

院主沉默了,老人却哈哈大笑:“石白,我真的很想知道,这些年,你位高权重,一院首座的位子,可是让你感觉到快乐了吗?”

许久,待得沉默再次来临之时,老人没有再笑,神情却更加衰败了。

院主说:“那边,传来消息了。”

“如何。”

“大致上,和我们预料的差不多,就是···听说长生道那边的一个细作,莫名其妙的死在大街上······”

“阴阳院吧。”

“从手段上来看,一件悬案,是他们的方式。”

“泄露了哪些?”

院主皱眉说:“当时那个细作身上应该按照任务,带着一封‘卷轴’才是,死后,却是不见了。”

老人道:“只怕···会被他们查出些蛛丝马迹来,长生道那边,看来是要急坏了,那,我们这边的人呢。”

院主平静道:“倒是还好,舒起和那几个人资质尚佳,拜入阴阳院不成问题,至于‘那个人’更是和我们猜的一样,惊才绝艳只怕便是阴阳院里那些眼高于顶的修行者,也会动了收徒的念头,毕竟哪个有所成就的大修行者,不想将一身所修流传下去。”

老人听着,却缓缓皱眉:“但,也是因为如此,不得不防啊,一封推荐的书信,未必能起作用。”

院主却淡淡一笑。

老人侧眼看去,便说:“看来,你有对策的。”

院主说:“我表现的很明显吗?也罢,那个人的资质如此之高,一旦修行了阴阳院之学,也就说···一生,便只能在那条路上走了。”

老人转眼去看那烛火,继续的听着。

“我将一个最好的棋子···丢了,自然,是为了更大的利益。”

院主伸出手来,做了一个丢弃的动作:“为此,再扔掉几颗,又有什么关系,弈棋的道理你懂吗?有些就是弃子,保全另外的更有用的棋子。不过,只是人命罢了。”

老人听着,听着······

直到院主离开,他仍然凝望着那火光,那光摇摇晃晃,仿佛随时都会被熄灭,甚至,可能只是因为一阵小风。

他忽笑:“是啊···不过,只是人命吗?”

······

······

次一日,世山之顶,天帝楼阁第一层。

数以百计的年轻人们走入了这天帝楼的第一层,天帝楼高六十七层,由下至上,一层层越来越小,因此这第一层便是整座天帝楼中最大的楼层。那些年轻人们此刻却并没有见到原本想象之中,那些华丽,或者金碧辉煌的装饰,又或者是古代的奇珍异宝。

反而,楼内一层十分的简单,简单到用两个字就能形容——宽阔。

木质的地板平铺开来,长宽数百米,一眼看去,空荡荡的,只有风声充盈。楼层有八座大门,只不过走入之后,却只有左侧角落里的一座楼梯,供人通往第二层。

苏一询站在人群之中,却仿佛一道无法被忽视的光。

人们总是有意无意的向他投去目光,有羡慕的,有惊艳的,甚至有嫉妒的,或轻视的。

苏一询却很习惯了,他不去看任何人,目光向着人群前看去,喃喃:“是他·····”

站在这些年轻弟子前的,是一个老人,和一个黑衣女子。

老人苏一询认识,曾经在那南寒城的客栈之中有过一面之缘的老者,此刻看来,果然是南煌院中的阴阳术师,至于他身边的女子,苏一询更是见过不止一次了,印象深刻。

老人看着那些年轻弟子,肃穆道:“你们好,我是你们修行课的先生,我名——古学,一名阴阳术师,虽然不敢说是一等一的大修行者,但,毕竟多年修行,教导你们还是可以的,我身边的这位并非先生,不过她来,也可以教导你们些修行的基础。”

黑衣女子走上前,只见她神情漠然,仿佛没有情绪一般,她淡淡道:“我姓雨,雨幽霏。”

雨,一个少见的姓氏。

众多年轻弟子私下低语:“怪事,这女子看上去和我们也差不多年纪,怎先生竟让她来教我们,她会些什么?”

“雨幽霏,这名字,好似在哪里听到过······”

“嘘···别议论了,我知道她是谁,我们南煌首座石白先生唯一的弟子!”

“什么!”

议论声却是更大了些,有些人甚至不由自主的将目光看向苏一询。

如今阴阳院之中谁人不知,那个入院之时就被称作新弟子一辈里的天才人物,苏一询便是想要拜在首座门下,却不料被首座所拒。不少人心想,此刻他看见首座的亲传弟子,心底真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苏一询却是静静看着,不发一言。

老人皱眉,说道:“静一下。”

隐隐含着阴阳的声音,仿佛震在心弦之上,那种奇妙,难受的感觉,让一众人在不敢说话了。

老人转过身去,道:“现在开始,每个人分开坐下,每人相距,莫约五人之宽就可,现在开始,我要叫你们修行的第一课,入定。”

阴阳院中的学堂十分的讲究体系,类如秦长负责的便是正玄道数百年来,积累下来,不断精进的各种阴阳论说,老人负责的则是正式的阴阳修行。两者相互兼顾,也是阴阳院能在当今号称天下正宗的原因之一。

苏一询随着人群,站好了位置,不知为什么,他选择了一个角落一个容易被忽视的地方,或许是因为这些年来的···习惯吧。

他喃喃道:“入定,让人察觉阴阳的唯一方法,修行的第一课。”

这便,开始了吗?

第二十六章黑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