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寒鸦

  第二十七章寒鸦

盘膝坐下,心法口诀,印术紧握,静静的入定。

那时,人的五种感觉,视觉,触觉,嗅觉,味觉,听觉,都会统统的消失。

阴阳之门会被打开,天地间的阴阳开始缓缓的涌入体内······

“只是,阴阳对于有些人来说,可能是无数凶猛的野兽,或者温顺的绵羊,又或温暖的晨曦,甚至是冰冷的刀锋······”

古学盘坐在所有人的前面,口中说着,手中掐诀,演示了一番后,所有的弟子们都开始有样学样的坐下,至于心法口诀一类的,早在昨日论说课上,秦长便是讲过数遍了,他们也牢记在心。

莫约是一炷香之后,却还无人成功入定。人群之中,已经有人眉头紧皱了。

“第一次入定,对于寻常人来说是很难的,为此,花上一两个时辰,十分常见,因此若是入定不成,大可多试几次。”

古学徐徐说来,看着那些少年人们此刻皱眉的样子,他心底却觉得十分有趣。

当年的自己,也是这般吗?如今看着,还真是有趣。

古学转过头去,对身边的黑衣女子轻声道:“幽霏,有劳你去看看他们的坐姿,和印诀,错了便纠正。”

雨幽霏神色冷淡如冰霜般,淡淡的说:“知道了。”

古学看着这女子,苦笑说:“南煌院初立,实在有些缺少人手,这才让你来的。”

雨幽霏道:“无碍,师尊也让我前来,左右无事,打发些时间吧。”

女子看向那些盘坐却无法入定的年轻弟子们,渐渐的皱眉,暗念:“连这都错了。”

想着她看了一眼,角落之中端坐的那个貌美男子,微微讶异:“已经入定了吗?”

······

······

晚间,一日的学业结束后,苏一询走在回去的路上。舒起并不在身边,听人说,是被先生留堂了,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一路上,苏一询独自的走着,至于他身后的其他人却都是成群结队,彼此有说有笑。但不知为何,这样,却让苏一询感到格外的适应,仿佛,他本就该如此。

“那教习也太严厉了,冷冰冰的,下次我可不想再见到她了。”

“是吗?我倒觉得,她还挺美的······”

“美什么,那是你没有被骂,没看见除了修行,她连一句多余话的都没跟我们说过吗?”

“有什么好奇怪的,听说她可是首座弟子,冷傲些也很平常啊。”

一路回来,耳边一直有人在议论着那些修行课上新任的教习,听来,多是些抱怨之话,也听得出那些年轻人们对那个似乎年纪相若,但是冷若冰霜的女子有着几分惧意。

苏一询听了,却想起那一日,那个女子对小黑时,却是颇为热心的。

“真是怪人。”

他低声的说了一句。

······

······

乌鸦的吵声持续了两夜,苏一询实在有些受不了了。

黑暗里,映在眼里的一切都是如此的模糊不清,乌鸦的叫声,从远处缓缓传来。

风中,有夜的气息,带着神秘,和寒凉。

苏一询的五觉自小就远超超人,对于普通人来说,难以察觉的细微声音,对他来说就仿佛是在耳边一般的清楚,甚至通过声音,他能知晓声音的来处。在那几年充满杀戮的生活里,这样的本领,已不知多少次的救了他的性命。

“物极必反,就是这个意思吗?”

黑夜之中,苏一询穿起了衣裳,自嘲了一声,想要出去看看,着恼人的乌鸦叫声究竟是从何而来。

瞄·····

苏一询低头一看,失笑:“原来你也睡不着吗?”

小黑愤怒的叫了一声,似乎也是十分的恼怒。

······

······

黑夜里,一条石子小路延伸着,通往远方。

苏一询跟着那声音的来处,慢慢的走去,前方的黑暗渐渐清晰,后边的小屋则是越来越远了。

夜寒,风大。

深深的呼吸,冰凉充盈着胸膛,苏一询觉得有几分畅快。

慢慢的,他也就不想睡了,只想着继续在这条路上走着,走着。

那远处,究竟有什么呢?

隐隐的,其实让他睡不着的,并不是因为乌鸦的叫声难听,只是因为,那叫声之中,有着凄切的嘶吼,就如人一般。苏一询低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小黑猫,却喃喃说:“其实你们这般简单,我倒觉得,你们更像‘人,更应该是‘人’才对。”

瞄·······

小黑回应了一声,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苏一询笑笑,也不说什么,与小黑一同没入黑暗之中。

······

······

山腰处的地方,弟子们的居所之间,有许多树木,想来此处之前或是一片树林吧,南煌院坐立之后,便做了些修改,伐去了些树木用作建屋之用,铺成石子小路,通往世山之顶必经的那条石阶。

“是那座山崖。”

树林之间,有一条隐秘的小径,在黑夜里延伸着,不知通往何处。

这里十分的僻静,寻常人谁也不会来此,而苏一询则是跟着那个黑衣女子来过一次,因此清晰的记得,小径通往何处。

听闻,那里是一个散灵之地。

······

······

哇···哇·······

乌鸦在帝国风俗的传说里,是代表灾厄的鸟类,他们爱食腐肉,鸣叫时必定有死亡和痛苦发生。

它的叫声总是凄切,痛苦,因此人们十分不喜这种鸟类。

黑夜之中,月光照耀的一片地方,一只幼年的寒鸦,朝着天空鸣叫着,不知是为了什么。

苏一询慢慢走来,他的脚步很轻,那只幼鸦并没有发现,他喃喃:“就是这只乌鸦了吗?不过······”

幼鸦的左翅上有着一段细小的绷带,显然是某人为它医治左翅用的,或许,便是这只乌鸦的主人了。

“养乌鸦吗?真是奇怪。”

在草原上未曾见过这种鸟类,也没有那种负面的传说,所以苏一询并不厌恶乌鸦,但也知道这种鸟在中原被人厌恶,想来不会有人会养这种鸟吧。

第二十七章寒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