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我在想

  第二十九章我在想

石白是南煌院首座,多年前,打开阴阳道上,那座被视为至高无上的大门的人。

如今,他的修行有多高,修为有多强,人们有无数的羡慕和猜测。作为一院首座,石白心知被受那人所托,究竟的原因是什么。

今夜,圆月高悬。

黑暗无限,只是他却不曾在自己的屋内,而是来到了世山之顶,那座天帝楼之前。

那座世上无双的高楼,在夜色的遮掩下,却不再像白日里那般气象万千,巍峨壮观,反而显得那么的神秘,充满危险。

当所有人,都不相信你。

当所有人,都在怀疑你。

你又该怎么做?

石白站在这黑夜的寒风中,低声的问着自己。

“师兄······”

早知道有人在身后,只不过,那阴阳息是很熟悉的,石白转过头去,看着那人,神色如往常般的冷淡,他在心中暗念:那这个人呢,恭敬的,喊着我师兄,就像当年一样的人呢?

他的内心,是相信我的吗?

还是·····和其他人一样吗?

“秦长啊,怎么在这?”

秦长一笑说:“师兄贵人事忙,忘记了院中只要入夜,这天帝楼在内的世上之顶峰就会打开所有的阵图,原本我在打坐,只是察觉到阵图反应一个极其强大的阴阳术师出现在天帝楼前,我便出来看看,想不到是师兄你啊。”

石白深深看着秦长,随之说道:“原来是这样?叨扰到你了吗?”

秦长躬身说:“怎会呢师兄,却是不知师兄怎的深夜来此。”

石白淡淡道:“没什么,只是睡不着罢了。”

“师兄修行通玄,想必便是不吃不睡,也无大碍。”

石白说:“你变了。”

秦长摇头问:“师兄,有吗?”

石白道:“我的意思是,比以前更圆滑了,和你说话,就像和那些帝城的官员说话相似。”

“是吗?师兄,那是什么感觉?”

“和他们说话,他们总是能给你一种很舒服的感觉,难道你没有经历过吗?”

说完,秦长却哑然失笑,说:“难道,我真和他们一样了吗?”

石白淡淡说:“你没听清,我说的是相似,不是一样。”

秦长默然,在背后望着这位师兄,不再说话。

石白继续说着:“这些天来,我在想一件事情,有几分忧虑,因此睡不着。”

秦长大感意外,谁不知道石白如今是南煌院首座,听闻,更是阴阳议中的第十人。可以说,如今的石白已经位极阴阳院,在这正玄道中除一人以外,便在无人凌驾在他之上。这样的石白,这样的他,却又该有什么烦恼呢?

“不知,师兄有什么烦恼。”

石白侧眼看向秦长,说:“东极院。坐落在东临之城,那里是天下罪徒的天堂。西漠院。在那遥远的千回之沙之处,可谓有千难万险。冬星院更不用说,就在那边关之后,那里常有魔族肆虐可谓至险。”

听石白说着,秦长仿佛明白了些,问:“师兄的意思是······”

石白淡淡的说:“这里有什么,世山虽然是天地间的福地,阴阳聚集之处,更有散灵之地,不至于灵力聚而凝固,成一循环,这般福地,除了帝都以外世上少之又少,但···这里没有危险啊。”

秦长说:“这里,为什么要有危险?”

石白问:“阴阳术,不是用来修行的,你明白我的意思吗?阴阳术师是孤独的,一个阴阳师很难有后代,这在所有的阴阳道中都是一样的,老去后,身体就会十分痛苦,甚至要靠药物活下去。甚至修行途中,可能因为修行错漏,便身死道消······”

阴阳术师的一生,或许在他们选择这条路时,便注定了难以平静。

对于那些年轻的弟子,从没有人提起过去这些,或者,刻意的隐瞒了这些。

秦长说:“师兄的意思我能明白,我道设立南煌院为的,便是与那遥远的北方魔族厮杀,便是和着南地的百家对抗。”

石白续说:“与之相比,修行路上的危险,却是多么的微不足道,所以,我在想,怎么······让他们死去。”

“死去!”

“或者说,死亡的考验。”

秦长若有所思的看着石白的背影,只觉得,他在黑暗之中,变得那么的神秘,不可捉摸。

石白喃喃自语:“怎么能够忘记,那是多少次与死亡的擦身而过,今日的修行,多半来自那些。”

秦长对自己说······

眼前的这个人,不正在为着这数百年来,阴阳正玄道的基业着想吗?

他们,还怀疑什么?

······

······

阴阳修行的第一个境界,负阴,原意是在修行之时将‘阴阳’之中的阴灵留在体内,阳则任其消散,只修一灵。其原因则是阴阳正玄道本身的修术便是如此,开创的那位祖师认为阴阳过于危险,与其一同修行,倒不如先修其中一灵,待得圆通自如时在兼修两者。

因此,在阴阳正玄道中,这修行的第一个层次,有着两种不同的境界,与其他诸家差异颇大。

负阴之境界,带给修行者最深的感受,身体那种异常的冰凉。

次日,煌堂之中,秦长正在讲课。

一众弟子们做着笔记,也有人不时的提问,其中有人问道:“请问先生,昨日我打坐入定时,听那位先生说,不同的阴阳,这一点还是十分不解,请先生解释。”

秦长道:“其实很简单,阴阳本身并没有特别之处,但是,当它入体,穿过身体的阴阳之门时,便会发生改变。”

“那是什么样的改变。”

秦长说:“对于每个人来说,都是不一样的,且问你,阴阳入体后你有什么感觉吗?”

那问话的弟子便答:“就好像,一团火,不受控制,散发着炽热,甚至灼痛。”

“你的阴阳是如此的吗?我的却像是一块巨石,沉重,让我觉得好像不管怎么的催动,那些阴阳也无法通行在经络里·····”

话题一起,众多弟子都谈论了起来,说着自己所感受到的阴阳。

第二十九章我在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