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章你的阴阳

  第三十章你的阴阳

早晨,煌堂里有些吵闹,那些弟子们七嘴八舌的说着。

有人在一边问道:“一询公子,你的阴阳是什么感觉啊?”

苏一询对那人笑了下,却不说话。

秦长听了许多人对阴阳的感受,他明白,每个人的阴阳都是不同的,只要修行足够,便可以用自己的阴阳之门去感受他人的阴阳,将之记住。对于阴阳术师来说,只有阴阳的气息,感觉才是唯一不变的。

转念,他看向角落里的那个年轻男子,问:“你呢?对阴阳没有任何感受吗?”

苏一询看着秦长,沉默些许,他说:“有的。”

“那是什么样的感觉。”

“很冷,就像冰一样,没有一点点温度,但是······”

“又如何?”

“在那冰的深处,又仿佛还有一团火,总是,那是很奇怪的感觉。”

秦长却仿佛并不意外,却也不多加解释,高声道:“我和首座师兄议过了,虽然不过是你们入门的第三日,但从今日开始,便开始教我阴阳院传世的修行之道,即,阴阳正玄道!此道,即是我院唯一之修行道,分为七章,共八万六千字。”

天地阴阳,负阴而抱阳。

反者道之动,弱者道之用。天下万物生于有,有生于无。(注1)

秦长缓缓的将阴阳正玄道修行的总章口诀缓缓的颂来,这篇总章共有七千余字。经过历代阴阳正玄道的上大师修改,尤其是苏道之后,已经是一篇直指大道的奥妙阴阳之学了,早已胜过数百年前,创立下阴阳正玄的那位祖师的原章。

总章所述的,还是以打开阴阳之门,和如何通达修行的第一个境界——负阴。

至于其他五境,也多有解释,不过却十分微少,想必,必定是在阴阳正玄道的其他章节之中。

七千余字,自然秦长也不会一气述完,否则那些学生也记不住,秦长只是口述了千余字,便开始讲解其中的含义,只不过他说的都是着数百年来,最正统的说法,其中并不夹杂着自己的所思所想。这也是阴阳院之中,先生和师尊的区别。

苏一询记下了那些章句,一字不漏的,这对他来说十分简单。

······

······

中午时分,秦长离开,也已经到了午间休息的时刻。

下午时,是修行课吗?

空闲之时,苏一询靠在角落的墙边,细细的念着那千来字的阴阳正玄道的总章,一气念来,只觉得便是这总章七分之一的千字,在秦长解释过之后,还是有诸多奥妙之处,难用言语说的清楚。就仿佛,每个人读一遍,都会或多或少的有些自己的理解,也仿佛,这千字里并没有一种明确的解法。

苏一询抬起头来,看见的却是那些‘师兄弟’在聊着秦长所解的那些话,仿佛都将之当做了至理名言,不可更改。

他说的,便一定是对的吗?

苏一询自问般的喃喃。

随之,他皱起了双眉,似是十分不喜,不过好在他低下头,所以也未曾看见。

侧眼看去,只见几个女子见苏一询低着头,便不断嬉笑议论着,苏一询耳力自然是极好的,虽是离着些距离,但却隐约听见不少,只见他抬起头,正好对上那几个女子的视线。

苏一询对她们有礼的一笑,随即便是走开了。

“咦,一询公子,你要出去吗?这就快到时候了,食堂也该送饭食过来了。”

“嗯,我知道,不过有些闷,你们吃吧,我出去休息会,况且也不饿。”

苏一询微笑着对那人说道,随即也不等那人多言,已经走出了煌堂。

那人并不生气,只笑:“一询公子还挺客气,就是,感觉好像不喜欢和我们说话似得,是我的错觉吗?”

·······

·······

“诶,央,你是新来的,可能有些规矩还不懂,记得要小心点,里面的可都是将来的阴阳术师,一个个都心高气傲的。”

一条去往煌堂的青石砖路上,数十个侍者端着托盘,其上是自然都是那些美味佳肴。只是那为首的侍者似乎还是十分的不放心,不时的便回过头去,提醒那个新来的年轻人。年轻人的相貌十分普通,笑容很灿烂,但是上看去,却就是那种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人了。

只是,可能就是因为这种‘普通’吧,人们很难去给他这样的人留有戒心,或者,去防备着他。

年轻人看着那个已经渐渐步入中年的男子,说:“知道了,知道了侍长大人,骆央明白的,不过···你也说了八遍有余了,我猜连傻子都能记住了。”

说完,身后的那些侍者们纷纷大笑起来。

侍长也拿这个新来的年轻人没什么办法,知道他这个人爱说笑,喜欢弄些把式,侍者的生活是十分无趣的,自从年轻人来了以后,却多了不少笑声。侍长无奈笑道:“我还不是怕你们这些小子忘了礼数,想当年,我在冬星院的时候······”

骆央连忙咳嗽两声,有模有样的学了起来:“那时,可是贴身跟着首座‘星至极’大人,那才叫个战战兢兢。”

侍长大怒:“你这小子,又学我!”

一行侍者们,便在年轻人的说笑之中,渐渐的靠近了那煌堂。

·······

·······

路上,苏一询缓缓走着,寒风荡起衣角,在这高山之上,四季皆冷,因此也不算时日的话,也难知如今的季节了。

离得下午还有些时候,苏一询显得无所事事,只是在路上走着。

眼前,是一队侍者的队伍,他们端着上好的佳肴。此刻,侍者们纷纷低下头去,表示恭敬。苏一询没有多说什么,或是停留,径直的走了过去。

远方吹来了落叶,寒风有了几分刺骨。

是不是,该多穿些了?

“无名,你穿的这么少,不怕冷吗?”

忽的,也不知怎么的就想起了那个人。

青砖路上,两个人,擦肩而过,一人无神的望着前方,一人卑躬屈膝的看着地上,仿佛就是两种不同的人。

······

······

注1:出自老子的著作,道德经,在此引用。

第三十章你的阴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