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点前请回家

穆渡五月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我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喝酒了,对面的那个陌生人仿佛是在哪里见过,亦或是昨天晚上就在一起,亦或是昨天在电视上看到过。

总之这都不重要了,他半睁开的眼睛充满了岁月的斑痕,蜡黄的眼珠子缓慢地滚动着。他的呐喊声高亢而铿锵,我必须附和他全身盈满了激情将自己的本质工作做到完美,可是我的灵魂早已飞出肉体,在某个未知的空间发着呆。

“你能不能给我认真点!我是付了钱的!”火辣辣的疼痛把我拉回现实,陌生男人一巴掌打在我的脸上。

我像是一个被驯服的奴隶全身心配合他的要求,我要以自己不值钱的驱壳换取“优越”的生活,那时的我一无所有,我付不起房租,吃不起10块钱一份的炒饭,买一瓶矿泉水还得犹豫半天,这种渗入骨髓的贫穷对我们这种人来说是一种无可救赎的罪恶,我的美丽是唯一的本钱! 

突然间,我听到一声冗长而低沉的呐喊,我知道他的身边在变僵硬,在颤抖,他的呐喊像是小猫鸣叫一样,拖得又细又长,恨不得把这硬朗的地板喊化。他开始冒出各种粗俗不堪的语言,我不知道这是在骂我还是自言自语。这些话语打不进我的耳朵,也不必弄清楚,这是我的工作。我背着他的身体望着窗外那一排排梧桐树,任凭这背后的躯体蠕动,像两只麻木的牲口毫无感情地拧巴在一起。

阳光渐渐淡了下去,晚霞弥漫于透亮的天空。一抬头就看到这座舞城里闪烁着暗红的光,像一双双迷离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华舞汇的姑娘。我和那些姑娘们吃着烧烤,聊着昨天的男人们,我们漂浮在绚烂的灯光下,沉默在静寂的空气里。

“大哥,你少给了一半的钱哦。”我故意撅着嘴,露出一副酸酸的撒娇样。

“再一次,再一次就把这一半给补上。。。”

“哎呀,大哥,你可别贪多嚼不烂,搞得消化不良妹妹可担待不起啊。”

“是吗,那哥哥我可要嚼一嚼,看看能不能消化。”

。。。。。。

他在我身上丢下一笔钱后径直离开,走的时候还不忘提醒我一句:妹子,你这么年轻,这么好看,干什么不好啊,偏偏做这个。。。。。。

我习惯性的拿出不擅长的“职业笑容”,“那哥哥以后要多找找我啊”。

门哐当一声关了,洗手间的淋浴喷头还滴着水。

我坐在孤独的城市蜷缩着身体抽着烟,看着夕阳慢慢坠落。

每次回忆这些事的时候我都想笑又想哭,水木年华的《一生有你》一直浮现在我耳边。一生有你,离开你就是一生有你。那是我最干净的回忆。

在我的生命中金钱永远大于世间万物,我始终觉得我的地位支撑不起我的任性。在读小学的时候看到同桌掉了一根榨菜在地上,等她一出门我就捡起来连灰都不会抖一下就会往嘴里塞。第一次吃榨菜就像后来坐在高级餐厅吃鲍鱼一般的美味。只不过榨菜夹杂着干净的泥土,而鲍鱼则夹杂着无数个陌生人的唾沫。

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再有一个33年,或者33天,这都不重要了。

1997年,烈日像团火焰燃烧着红色的土地,我们奔跑在干净的操场上,憧憬着美好的未来。世界真大。

酷热的天气,知了躲在榕树上嚎叫了整个夏天。学校操场边上的两棵柳树还在,校外的桔园还在。我看到你穿着白色的运动服疾步向我跑来,一把拽住我的手拉着我去看你摘果子。

我记得我们第一次钻进荒无人烟的山洞生火,煮饭。你依然抱着你最爱的篮球。微风拂过你的脸颊,吹动你稀疏的头发,你的侧颜是我17岁见过的最美的风景。

我一直在想,疯狂地爱一个人究竟是什么感觉,我至今都不知道怎么形容。总之每一次看到他都有想要抱着他,拥有他,永远不分开的感觉。只是我不知道,我的爱,我的感情,都在17岁这一年透支尽了。

“老娘跟你过了十几年的苦日子今天总算到头了,隔壁的那些女人天天打麻将,我凭什么要跟你过苦日子!没用的男人!”

说完这句话母亲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

有时候无谓的希望就是绝望。

母亲这些年确实过得很辛苦,每天早晨4点就得起来洗菜做饭,下午去工地上给人拉砖,推灰浆,跟着父亲这些年没少受罪。我经常去母亲的工地,木方、模板、钢管四处地堆放着,浑浊的空气让人窒息,幽暗的光线让人沉闷。看着她睫毛上掉落的灰,尘土盖满了安全帽,我分不清是白色还是黄色,被钢筋水泥消磨的双手布满了老茧,眼前的这一幕组成了工地上一道残忍的风景线。

我当时不明白母亲为什么要跟父亲离婚。她只拿了几件普通的衣服,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黑暗的楼梯口。

父亲还是跟往常一样蹲在墙角,一个人默默的抽着烟,破旧的衣服上还挂着墙壁上的涂料,房顶上还滴答滴答漏着水,水顺着地板的裂缝不知不觉蔓延开来,寒冷遍布了整个房间。我蹲着身子靠在父亲身边,一言不发,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或许我们两父女都欠母亲的,或许母亲原本就是一个苦命人。她跟着另外一个男人去了远方,也不知道她有没有过上自己口中的“好日子”。

我憎恨她这么自私,也为自己的前半生感到恶心。

后来的我,过上了自己想要的生活,想尽办法撬开了男人的钱包,换来了母亲口中的“幸福生活”。我以为父亲的衣服不再破烂,我们的房子不再漏水,电视机终于由黑白变为彩电,我也不会再稀罕小笼包。

不管是恶心的幸福还是甜蜜的幸福都会付出相应的代价。

我一直都觉得命运是一个很强大的东西,不管你怎么努力,都逃不出命运设定好的黑洞。

就像我,肖林,我的青春永远定格在了17岁。

那是在一个夏天的黄昏,为了节约一块钱的车费,我拖着厚重的脚步穿过一片绿色的竹林。竹叶上的蜘蛛网时不时的盖住我的视线,我背着书包唱着歌,手里拿着一根黄金条慢慢走着。我看到村里的徐老头向我走来,他大概有60多岁,经常佝偻着背,牙齿被烟熏得漆黑,身上散发出一股恶心的汗臭味,村里的人都叫他“徐疯子”,因为他平时疯疯癫癫,经常打自己的老婆。他一见到我就咧着嘴笑。

“林娃,去哪儿啊?”,他拿着锄头顿在那儿。

“回家”。天快黑了,我漫不经心的回答他。在黄昏中我看到他龇牙咧嘴阴润的笑,让我感觉一阵阴森的寒意。

接下来发生的事成了我一辈子挥之不去的阴影。

他一把将我推在地上费力撕扯着,我几乎看不到他的表情,只隐约看到他脸上填满泥土的沟壑,被一股气流涨得满脸通红扭曲的表情,他的身体不再那么紧实,松松垮垮的肉包住了硬朗的骨头,粗糙的双手如同刀子一样撕裂着我。我被吓得双脚无力瘫在地上,踢不动,跑不动,只有声嘶力竭的哭喊。他突然掏出一个不知名的东西狠狠刺进我的身体,哭喊之余我只感觉到一阵撕心裂肺的疼痛。

“不准喊,再喊我掐死你!”。他用力捂住我的嘴巴。

“小玩意儿,我弄死你!”我看到他那张恶心想吐的嘴脸。

徐老头,这副恶心的嘴脸早已混迹在人群中消失匿迹,看多了这种表情,我已经记不清楚他的样子了。

后来我躺在无数个男人身边只要看到他们青筋暴起满脸通红恶心的嘴脸时就会祈求他快点弄死我,弄死我,弄死我就有钱了!反正我已经这样了,做什么都可以。

他蠕动的身体像一只发疯的蛆虫,不停的啃噬着我这块陷于泥土的腐肉。

那天我回到家后已经9点了。15平米的房子只剩下我和父亲,显得格外宽敞。父亲依然蹲在墙角,一个人默默的抽着烟。

“饭在锅里,自己盛。”

我不语。

“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晚?”

我还是不说话。不知道该说什么,不知道怎么说。

哭。

闹。

我不知道该怎样宣泄自己心中的痛苦。母亲跟别人跑了,父亲又是一个只会抽烟的窝囊废。

我痛苦,其实父亲也痛苦,我相信天底下的男人没有一个愿意自己的老婆明目张胆的给自己戴绿帽子,可是他又能怎样呢。他没有能力给母亲想要的生活,而母亲又恰好有追求美好生活的资本,他不得不放弃。

我望着漆黑的夜,窗外的灯光透过墙壁的裂缝照映在墙上,楼下的麻将声,女人的嬉戏声,车辆的鸣叫声……一切都是那么清晰。我躲在被子里,裹得严严实实的,尽可能的将身体蜷缩成一团,像只流浪的小猫。

第三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