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此刻我听到父亲的咳嗽声,狭小的房间里我依然能够感受到父亲的呼吸,我知道他还没有睡。不管我们在夜晚中经历了怎样的天崩地裂,在黎明到来之际我们依然要戴上美丽的面具给身边的人挤出一个笑容。

我顺着灯光走上天台,仲夏的夜,蛐蛐的叫声,隔壁大叔的鼾声,狗叫声,灰暗的霓虹灯,肥硕的寂静,整个城市都睡了,只有我还清醒着,只有我,独自一人站在天台上对着不知名的远方发呆。我看着楼下一排排的小轿车,禁闭的餐馆,这一切好像都跟我没有关系,我没有下过馆子,更没有坐过小轿车,未来也不敢奢望。我突然之间不知道以后的路要怎么走下去,我俯着身子抱着自己的膝盖,想着如果自己从这里跳下去,会是什么样。

人之所以活着,是因为还有遐想,幻想。

就算没有结局,我还是喜欢你。

18岁,这年我高三。

我忘记了母亲跟人跑了的事实,也忘记了自己被徐老头侮辱。

活着,做什么都可以。生活的形态有无数种,笑,哭,爱,恨,高尚,纯洁,不管我们选择哪种生活方式,我们终将归于泥土。

陈少南。

不知道你在何方。

一开始我以为我的生活会跟你毫无交集,也没有打算有任何交集。然而就是在那些无意的瞬间,无意的擦肩中跟你有了莫名其妙的交集。年少的暗恋总是如此,你会为他的一颦一笑而感动,也会试图在他的每一个动作中找到他也爱你的证据。

18岁。这年我废寝忘食,只想离开这个与我无关的地方。

33岁。这年我辗转反侧,只想来到我们的城市寻找你的影子。

后来我总算找到了你,也终于失去了你。

“你走路怎么总低着头?”

“我觉得阳光太刺眼了。”我低着头说。

那天下午有一场校园篮球赛,你依旧穿着白色的运动服驰骋在操场上,挥汗如雨。周围同学的欢呼声掩盖了我对你的呐喊。

有时候想想没有我或许你还是一样,依旧是那个灿烂的少年。

看到其他女生为你加油助威我感觉这一切都离我好遥远,她们的脸上布满了灿烂的笑容,而我像一只不敢见光的老鼠。

我走开了。

我们总是过分看中很多东西,可是等我们长大了才渐渐发现,那些斤斤计较的过往,都是自卑照映出来的愤怒。

我不敢想象和他在一起的日子是怎样的,那幅画面,美得让人窒息。

陈少南,想起他我的心里泛滥起一阵阵悲伤,但是这种悲伤是伴随着喜悦的,它让我知道当我的所有变得浑浊不堪时,心里总有一个角落是干净的,这是我标榜自己纯洁的本钱。

我变得越来越沉默寡言,越来越计较一城一池的得失,把每一次测验都当成一次救赎,救赎那日趋敏感的内心。

关于你的记忆,永远只停留在那个十八岁的仲夏。

那晚的天空漆黑无比,学校楼梯微弱的灯光下聚集着一堆飞蛾,我路过坑坑洼洼的操场,抱着一堆数学资料准备回宿舍“加班”,刚走到三楼就听见你叫我的名字。

“肖林,我有东西给你”。

“快点,宿舍要关大门了。”

我匆匆回到宿舍借着微弱灯光打开一张纸条。上面写了简短的几个字:我喜欢你。

这个版本的“我喜欢你”,只在我生命中出现过一次。

“小林林,你的服务不错,我很喜欢你!”

“那哥哥下次记得找我啊。”

后来我听到过不同版本的“我喜欢你”,唯独陈少南的这个喜欢不一样。

辉煌的华舞汇成了我的整个世界,只是我再也分不清黑夜和白天了。

我从这个陌生男人的身边离开时,正是第二天的清晨,太阳刚刚从夜色中探出头来,我走在宽阔的街道上,路边的行人缓缓而至。刺眼的阳光不断涌进我的瞳孔,赶走了刚刚酝酿出来的睡意,我赶紧戴上墨镜,那睡意在阴郁的墨镜里慢慢滋生,我看见了这座城市灰蒙蒙的天空。行人从我旁边走过,行色匆匆。

想起那年校园里的桂花树正值开花的季节,偶尔有桂花落下,带起一阵阵桂子香。

太美了,真的太美了。

整个晚上我都望着遥远的夜空,遐想。

夜里,星空璀璨,皓月当空。

想象着如果我们能在一起,如果妈妈没有走,如果家里没那么穷,如果我还是个清白的女孩,如果……我一会儿哭,一会儿笑,辗转反侧了一整夜。我不去确定自己是不是陷入爱情了,好几次用力敲打自己的脑袋,告诉自己要清醒,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考大学。可是不由自主的想起他的脸庞,第一次觉得这个夜晚是多么漫长,我索性在半夜起床,穿上衣服一个人站在宿舍门外的阳台上,看着对面的男生宿舍,我迫不及待的想见到他,立即,现在!我就这样站着,等着,等着黎明的到来。

年少的感情有一种奋不顾身的奇妙。

离开你,离开了故乡,我仍然踏着清风,追寻着你的影子,依旧能清楚地发现曾与你相逢的校园,园中蝶舞蜂鸣,芳草清清……

我和陈少南的事在班上传得沸沸扬扬,他好像什么都不知情一样。

班主任是一位40多岁的女老师,她刻意把我叫去办公室谈话。

“18岁,不是女孩,是女人了,女人就要爱惜自己,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任,我希望你能好好想想,是前途重要还是游戏重要。”

我也想爱惜自己。

有些人注定是等待别人的,有些人是注定被人等的。

如果爱情是游戏,这是我这辈子玩得最奢侈的游戏。

有的人,只要住进了你心里,不管他是离开,还是移情别恋,都不会影响他在你心里的位置。你爱的,是爱他时的感觉,与他本人无关。

有时候你喜欢上一个人,不是在特定的时候,也不是在他刻意的举动,或许就是一瞬间,一阵风吹动他的头发,一个投篮的动作,至于是什么时候,自己都不清楚。

无数个夜晚的困惑,无数个夜晚的思念,无数个夜晚的挣扎凑成一道道初恋的伤痕。

无数次和你走在校园的灯光下,宽阔的球场只有我们长长的背影,忘记了疼痛,只有你灿烂的微笑……

无数次独自走在与嬉戏的跑道,没有灯光,没有微笑,只有低沉的风声和压抑的心跳……

“高三快毕业了,你准备好高考了吗?”

他笑道“我一个痞子能考出个什么玩意儿啊,倒是你,好好考,以后我好跟人吹嘘自己的女朋友是大学生啊,哈哈哈哈……”,他笑得很难堪。

“那……准备好离别了吗”,一阵风吹来拨动他的头发。

“谁说毕业就是离别,等着吧,你考到哪儿我就跟着去哪儿”。

有的爱情,有的人生,有的生活,工作或许都差强人意,夜幕降临,你依然要回到自己的家,吃饭,睡觉,等待黎明的到来。

我爱你,与相守无关。

我走在没有他的城市四处晃荡着,在这个城市的角落还游荡着另外一群人,她们就大家所说的“小妾”。这是一群做了鸡又要立牌坊的人,你说她们是鸡,她肯定会暴跳如雷并振振有词地说:“我爱他,与相守无关”。

当然,小琪也做了别人的小妾,只是她不会打着“爱”的幌子招摇撞骗。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