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某个液体汇成一股暖流悄悄脱离你的身体,你却不知道那是你的亲人。

可这不知名的暖流真的是我的亲人吗。我没有那么强大要去做一个圣母将他生下来,让他成为一个没有父亲的野种。

说到这个孩子,我在这个城市有一个很难忘,很纯洁的姑娘,小琪。

她的纯洁体现在她的经历里。

她没有出台前,曾经为了一个男人怀了孕。那个男人负不起这个责,得知小琪有了身孕后立马躲回了老家,小琪没有去找他。她独自一人躺在白色的手术台上,任由冰凉的仪器戳进自己的身体,眼睁睁看着身体里的孩子汇成一股暖流离开了自己的身体。她完全可以杀进男人老家,叫他赔损失费,但她没有。被男人玩出了肚子就这么轻易地放过了她,这种事情如果发生在其他人身上,会想尽办法把那个男人挖出来玩个半死。

小琪曾经说:“不管这个世界多么混乱,我总会找到家的。爱会付出代价,我认了”。

我没有去医院做手术,害怕被同学发现。在一家诊所买了一包打胎药,找了个人少的厕所蹲了一下午,可一直不见反应。到了晚上时肚子一阵剧痛,我感觉他要走了,马上起身去厕所,一股红色的暖流顺着双腿流下来,染红了洁白的地板。此时我已经感觉不到任何的疼痛,我知道他已经离去了,给我留下无尽的解脱。离开我的人太多了,我已经感觉不到离别的伤悲。生命中有些选择是必然的,你不干掉他,他就会吃掉你。

他正在慢慢离开的我的时候,陈玫突然敲响了厕所的门。我的思绪猛地一下被她的声音吓跑,眼看着血液一滴地往下掉,我有点手足无措害怕吓到她。我打开了厕所的门一把将她拉进来,告诉自己正在处理麻烦。她看到我的样子目瞪口呆,惊在那儿动弹不得。过了两分钟我和她抱在一起悄悄流泪。

陈玫是一个天真的女孩子,她的世界里除了一叠干净的书还有一个陪在她身边的白马王子。

她有一个男朋友,叫杨斌。跟我一样来自偏僻的农村。除了一身的淳朴和俊秀,游离的目光使他显得稍微稚气,似乎找不到其他特点,但是陈玫死心塌地的爱着他。

这段时间都是陈玫帮我打饭,打水,照顾了我一个多星期。我的事情在宿舍一点都没透露出去。当然,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并不是无缘无故的。陈玫虽说出身富裕,但性格懦弱,胆小怕事。刚搬到宿舍的第一天被一个师姐骗了400元钱,称交了这钱以后可以帮她进学生会,可竞选那天才发现自己受骗了。那点钱,在21世纪初的时候都顶上一个月的生活费了。我拉着她冲进那个师姐的宿舍找她退钱,对方凶神恶煞就是不给退。最后我被一群女生围攻后还是拿到这钱。

陌生人之间除了利益哪有道理讲,但也不能因为利益而失去道义。事后陈玫很感激我,从此成了很好的朋友。

宾馆老板走的时候给我留了他的电话,那张纸被我扔到了垃圾桶。拿掉肚子里的这个生物,人生就开始踏入新的旅途了,至少那时候我是这么认为的。人活着必须要往前走啊,不然真的要做一个千人骑万人踏的烂人吗。堕落也需要资格的,我还没有那个资格去腐蚀掉自己。

我认认真真的给自己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抱上干净的书本去自习室。在那个知识可以改变命运的年代,多读两本书就意味着赚钱能力又上升一个台阶。我要彻底告别过去那些难以启齿的经历,安安心心给自己谋划一个好前程。

可有时候这操蛋的生活总是出其不意的给你一拳,没有当头一棒的惊吓,只有手足无措的恐慌。

那天上完课后我和陈玫一起去食堂吃饭,周姐突然走到我面前说要找我谈谈,我迟疑了一下,她以为我想躲闪,我正想让陈玫帮我把书带回宿舍,一个耳光抽在我脸上,还没搞清楚情况另一个耳光又贴在脸上。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我肯定她可能已经知道了我和宾馆老板的事。

“你一个大学生,竟然去勾引人家的老公,还把孩子搞出来了,你当年是怎么从你妈的裤裆里钻出来的!”。周姐咬牙切齿嘶喊到。

我摸着流在嘴唇上的鼻血,那殷红的鲜血触碰到我的指尖时,我觉得这一切都结束了。我的梦想,我那所谓的前途在这一刻消失匿迹。为什么不能容忍我在这个城市待下去,为什么不能容忍我过上一天的正常生活。翻滚的泪泉贴在脸颊的毛孔上,久久不能蒸发。

周姐打完我后开始发疯似的抽自己耳光,“对不起,我不该打你,你原谅我吧,只要你离开我老公,我做什么都可以!”。

我想告诉她,那个孩子不是她老公的,可是这有什么意义,睡了就是睡了,有没有孩子还有区别吗。这种恶劣的作风在我们学校是不能容忍的。

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了,食堂里却鸦雀无声。

周姐使出全身的力气嘶吼道“当年是我辛辛苦苦打工送我老公读大学,吃尽了苦头才有了现在这个家,求求你了,大家都是女人,求你放过我吧!”

眼前这个张牙舞爪的女人和我那冷若冰霜的母亲形成鲜明的对比,她们都是不幸者。不幸者为了逃脱不幸却创造出了另一个不幸。

我抹了抹嘴唇上的鼻血,那淡淡的盐味跟小时候流的的鼻涕一模一样。流出的血,可以把它当做鼻涕处理掉,不然怎么办呢?是等着妈妈来安慰还是等着白马王子的担心?事情都闹到这个份上了就别把自己当人了,谁会在意你经历了什么。

这一天的校园依旧热闹,球场上还徜徉着几个矫健的身影。这一切美好的画面全部定格在了那一天。我已经不想去追踪是谁把这顶屎帽子扣在我头上,这件事确实是因我而起,是我自己贪图那50块钱跟人扯上道不明的关系。我在群众异样的眼光下收拾好行李,快要出校门时我却不知道该往哪里去。陈玫抓住我的行李,那张苍白的脸在太阳底下格外醒目。

“对不起,我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我只是想让她私下教训你一下”。

我似乎已经明白了她的意思。

“我一直以为我和杨斌的感情很好,可我没想到你们为什么要背叛我”。

我不明白这背叛之说是从何谈起!这突如其来的背叛让我一头雾水。

“我那天在你书里找到好几封情书,都是杨斌写给你的,你还要装糊涂吗?”

我这才反应过来。原来是那几封我连是谁写的都不知道的情书闹出来的背叛。这对我来说根本没有任何意义,我从来没想过谈什么恋爱。

陈玫哭着要拉我回来,一个劲的向我道歉。“我没有要你身败名裂的想法,这都是误会,你原谅我吧!”

原谅这个词在我身上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可我不是圣母玛利亚,原谅的次数太多就变成了逃避,我没有力气再去面对同学那些假意的嘘寒问暖。

其实自己也知道我实在是不适合呆在这里,或许是来自偏僻的农村,或许是自卑心在作祟。我从来听不懂同学们在谈乱什么,她们描绘的世界对我来说就是另外一个星球,我害怕聚餐,因为我没有钱,我害怕做作业分组,因为我没有朋友。可是出于无耻的自尊,我偏要做出一副高傲的样子,内心的空虚和自卑在我的心里撑得快爆炸了。

第九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