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给生命的洗礼

  “感动,从你认真看了我的那一刻起,无言的承诺我给不起。

大雨渐渐平息,却始终带着你的回忆。

将近翻破的日记,电影一样的过去,关于你,我无法忘记。

在与你一起走过的岁月里,一朝一夕一点一滴…

为什么你要放弃,为什么背对我消失在海边沙地。

我的眼泪飞在伤感的海边空气,心碎的声音掺杂在蜃景里。

地平线是一个传奇,我们到不了的神地。

平行线间的关系,越想靠近就越远的距离。

闭上眼越想彻底的忘记就会不经意的想起,、

关于你,我始终放不弃。”

在邢涛跳楼的一周后,我反复的翻着他的白皮手抄本,在最后一页看到这段文字。尽管警察凶巴巴的要我们交出所有关于邢涛的东西,但我始终没有把这个本子交出去。既然人已经抛开这一切离开,那这些遗物便只会变成攻击死者的武器,我自作主张把它留下了。他的字像一群没有队形的企鹅般,歪歪扭扭站在一片冰天雪地里,再也不用去找那些复杂的符号。

面对生活你是懦弱的,面对生活你又是勇敢的。

抱歉,事情的经过我只能描述一半,因为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死人的场面,我没出息,我晕倒了。

那明明是一个普通的周一。

早上起床还是大好的晴天,升完国旗后就鬼使神差的出现了很多乌云,窗外像失去了元气的怪兽,奄奄一息的看着敌人在黑暗里自由穿梭。

白岛的天气总是来得毫无征兆,好端端的把一个大好晴天搞的乱七八糟,它并不为自己的所作所为感到羞愧,因为自会有比这更糟糕的事情让它免受关注。

第三节课是班主任的化学课,老冯用一盒粉笔突然抛向一位搞小动作的同学,老冯的课上这种状况早已是见怪不怪了。

除非你有一颗足够强大的心脏,不然你会随时为班主任的课提心掉胆。他可以上一秒还嬉皮笑脸的跟你讲他家的大胖是怎么逃过奶奶的视线偷吃糖果,下一秒就给你表演踢飞同学的课本。

是的,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楚那个被扔的同学是谁。邢涛已经从教室的前门冲了出去,像刘翔跨栏般轻而易举的从五楼的栏杆翻了过去,不同的是刘翔是平地跨栏,他翻得是高空栏,还没练过。

老冯好像叫了一声“回来”,还是什么。

等我反映过来,我们全班的人都已经冲出教室了,周围的同学老师包括向来嚣张跋扈的老冯都在大喊,我已经听不到了,感谢我失灵的助听器。我要晕倒了,这个时候就晕倒吧,你一直都知道,只有会哭的孩子才会得到宽恕,那么,哭吧。

校园规则像个魔咒,已经由耳朵钻进了身体,破坏你的五脏六腑,占领你的精神领域,小小的年级你已经什么都不敢,青春期的叛逆和魔咒时刻交战,又屡屡败北,最后无心应战,举旗投降,并甘心为奴。

只是,这场战役中总有离开队伍的,总有势均力敌的,总有反败为胜的。

醒来时,发生的事已了然于心,我承认我在耍赖,我叫了暂停,我希望事情会因为我的短路就不再发展下去,无论如何我都在努力拖延这个时间。

而现实既然连他的父母都不肯体恤,又怎么会体恤一个仅仅胆小怕事的人呢。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很多事情都不是撒娇耍赖就可以得救了,我心中无所不能的老天爷越来越不肯帮忙了。

从小到大,我都是一个容易被拯救的人,所以再糟糕的情况我以为都会理所当然的得救。直到初二的一次体育课,全班散跑,我没有追上倒二,更没有大摇大摆混入大队人马中,没有老师宣布的测试无效,也没有因为我比别人跑的更规范而从轻发落,所有的拯救都没有降临。所以我明白了,我的老天爷只在爸妈的眼皮底下是无所不能的,我必须踏踏实实的接受长跑倒一。

我醒来时在医务室里打着点滴,杨曦和龙天涯都在陪床。

“你妈妈一会儿就到了,老冯说今天让你早点回家。”杨曦看我醒了,用手抚摸着我的头发,她轻咳了一声来掩盖声音中的颤抖。

“他真的死了吗。”我也不知道我想听到什么样的回答,还好天涯在关键时刻总有大事化小的本事。

“送医院了,还不知道情况,不要乱猜了。”天涯一口气说完,若无其事的拍了拍自己苍白的脸。

我认真看着输液管里的液体一滴一滴的掉下来,跟其它的液体混为一体。 你露出马脚了邢涛,你本来不想掉队的,可你已经归不了队了,你认为至少这样离开还会有人为你的跨栏姿势点赞,你真是不放过每一个耍帅的机会,早知道你这样爱面子,我就让你几盘五子棋了。

不如让我们现在开始哭吧,既然事实是改变不了的残酷,那早点哭是不是就可以早点收工,早点结束这让喉咙呼吸不了的空气。

小时候到了夏天转秋天的时候我就爱咳嗽,一个月一个月的停不下来,直到冬天清爽的空气来拯救我,说来也奇怪,只要呼吸了冬天的冷气,我的咳嗽准好。冷气来之前吃什么药都是没有用的,但是我却乐意配合试用妈妈的那些土配方。

记得有一次妈妈托人从昆明带回来一种蜜饯——红桔饼。那个东西难吃的要命,我是说真的要命,咽到嗓子眼的时候恨不得连自己的嗓子都不要了。

带皮的红橘被拍扁冒充了饼,它骗过了我妈妈却骗不过我,我就是不能心甘情愿的把它当成普通的蜜饯,因为我从小就知道橘子皮是不能吃的,虽然它被裹上了很多糖,它是妈妈口中的秘方,但我就是义无反顾的介意,谁让它一开始就没有走进我的心。

迫于压力,班主任被停课了,物理老师做了我们的代理班主任。这对于一个带了六次毕业班的老师是个天大的打击。

尤涛的家人来学校闹了几次,最后终于有一天心甘情愿的跟着校长进了办公室,然后事情就过去了。我们暂且让这件事像他没再出现的家人一样消失吧,掩耳盗铃是程家暖同学从小学课本里学到的最好用的成语。

那段时间对整个学校来说都是难过的一关,校园被保安队小心翼翼的到处巡逻,连植物似乎都在散发着血腥味,压力像一把无形的刀,连睡觉的时候都架在脖子上。

从那以后,校长给我们找了一个心理辅导,每天大课间都要排队在国旗下听那个大白褂胡说八道。大白褂的出现,每天准时提醒我们邢涛死了,邢涛死了。

“暖爷,有什么吃的没,饿死小弟了。”再听到陈冬寒调皮的声音时,感觉恍如隔世,原来对整个班的我们来说,都经历了一场惊心动魄的心灵洗礼。

第二章 给生命的洗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