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地震

  日益紧张的高考气氛让邢涛的事情像一次月考一样很快就不被谈起了,死了的人终于可以安息了。

学校门口的大板报只有倒计时和每天改动的二位数字,学习气氛被小心翼翼的维护着。

这个时候已经过了午饭时间,小城市的巷子口,一群小摊贩叼着烟眯起眼,煞有介事的看着手中的扑克牌,摆摊的小吃车被冷落了起来。

巷子左边的大家乐超市门庭若市,几个小孩跟着摇摇车播放的儿歌晃来晃去。

超市正对着一中的大门,透过伸缩门,能看到那个爬满蔓藤的花池以及花池后边挺拔的旗杆。

这是下午第一节课的时间。

几分钟后,白岛一中这个岛上人口最密集的地区会随着大地的摇晃而躁动不安。

那时候语文老师正操着一口流利的重庆味普通话给我们讲一个大峡谷,我清楚的记得那个大峡谷是怎样从文言文《荀子》经过一个个例子引申过去的,反正这种无关紧要小事我总是可以记得很清楚。

突然我看到他头顶的灯在晃,桌子在晃,一种巨大的晕眩让我以为我要同我的桌子和书一起冲出大峡谷了,直到陈冬寒转过脸向身后喊了一声地震。

只见语文老师被闪电击中般蹲下身子,慌张中不忘了的喊我们躲到桌子底下。嘲笑的声音从我内脏的某个部分一直向上由鼻孔发出来,有板有眼的,想不到我竟有这种本领。

突然间,陈冬寒在前桌迅速的划出一道弧线,就像过去的三年里每次来讨零食,来问物理题,来故意挑衅我一样,这条熟悉的弧线最终安全降落在我桌边,我下意识的跟他一起蹲下,尴尬的收起刚刚还挂在脸上的嘲笑。

晃动持续了十几秒后终于停了下来,在这十几秒的时间里班里极其安静,似乎都在为一种巨大的冲击做好准备。我也不清楚这地震会带来什么,在这十几秒的时间里我想到了死,想到了父母,想到了尤磊,太多的事情都还没来得及去做,但是如果这一刻真的降临,我还是愿意用胸口护住眼前这个男生,这几秒钟的时间我只想让身边的人安全。我从小就想做个真正的英雄,小时候从门缝中看到父母抱头痛哭时,抱着失去父亲的表弟颤抖时,离开西城无人问津时。我想当人在临死前想到人生这种大事的时候,一定愿意去做个甘愿自我牺牲的英雄吧。

教室里又乱哄哄的叫了起来,不过并不是因为害怕,更多的是兴奋的喊叫。在我们这个地处地震低发地的沿海城市,这十几秒的晃动压根不算什么,因为没有人看到过真正的灾难。有的人甚至坐在地上盘起了腿,用心的表演灾难面前的溃不成军。

我们不知道远在天边的四川省汶川县有多少跟我们一样的普通人,正上着课,打着牌,上着班,过着普通的日子,然后一瞬间,灾难降临,生死一线,阴阳相隔,家破人亡。

几分钟后语文老师招呼我们撤出教室,楼道里瞬间摩肩接踵,就跟每天打饭的点一样的场景。操场上早已占满密密麻麻看热闹般的同学,高一高二的几个学生在双杠上搞怪表演,哄笑声时不时的从一个个人群里散发出来。

“你看了没,我说什么来着,要现在小日本侵略中国小董绝对是第一个投降,我靠,地震来时蹲下的那个速度啊,简直秒杀刘翔。”陈冬寒总能在这种时候成为班级的“顶梁柱”,班里同学也总是喜欢凑在他周围捧场,“我发誓他是第一个蹲下地,你说是不是暖爷,你这么盯着我是什么意思。”

“小日本要还敢冒犯中国,第一个要投降的肯定不是中国人啊。”我满不在乎的把脸侧过去不去看陈冬寒扭曲的脸,我总能在陈冬寒最得意的时候恰到好处的给他浇上一脸尴尬。

尤磊跟龙天涯在圈子外边聊天,尤磊一直在笑,这俨然不是平日里严肃深沉的那张脸,真想知道是什么事情能让他这么开心。

这个时候学校的广播声传来,原来这是千里外的四川汶川的地震,我们只是那场生灵涂炭的8。9级地震传过来的尾音。

灾难是一场没有预告的战争,在你毫无防备地时候,让你失去所有,家庭,生活,学习,甚至是生命。

汶川地震在白岛一中引起的翻动就此结束,但在历史的笔记里却留下了血腥的一笔。在我们看来只是离我们很遥远地一个小县城发生的事情,降临在它身上地灾难对我们来说只是一个惨不忍睹的新闻。可对于汶川当地人,却是一生中再也难以回去的人生悲剧。有的人丢了房子,有的人丢了积蓄,有的人丢了亲人,有的人丢了生命。

“妈,我回来了。”今天没有晚自习,晚上回到家里,妈妈正在看新闻联播,手里抱着一盒面巾纸。

“暖暖啊,锅里有饭。”妈妈带着哭腔的声音像个受了委屈的孩子,如果是平时她肯定要起身为我热饭的。

“妈妈。”我坐到沙发上搂住妈妈的肩膀,并不敢看新闻的镜头,“妈妈,这是人类的灾难,你不要这么难过好不好,我们为他们祈祷。”

妈妈有点吃惊的看了我一眼,低下头擤鼻子,“这些人跟我们一样都是普通人呐,哎,太惨了。”

也许,正是因为我们都是一样的普通人,才会有切肤之痛的感觉。既然说到平等,人类已经对这个世界做了太多残忍的事情,难道就不允许大自然反击一回吗,我突然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地震没震到我头上,我有什么资格去为大自然讲平等。电视里正在报道一个消防员抢救一个只有头和手臂露在外边的小女孩,消防员的哭声让我突然撕心裂肺,这感觉又来了。

我需要找个地方呼吸。

往三楼走的时候我看到爸爸一个人对着大厅的窗户抽烟,我还以为他不在家,这背影像一幅很严肃的内涵画,关键没有开灯,光线从楼下的篮球场通过窗子打在背影的另一侧。

“爸爸,我买了个新的篮球,周末我们跟小叔一起玩吧,就我们仨。”我小心翼翼的试探。

大概过了三秒钟,爸爸吐了一口烟说好,也不看我。

这种时候爸爸一定是心里有事情,今天妈妈受刺激太大,要不然这种时候妈妈一定在爸爸身边。是因为什么,地震吗?爸爸每天乐呵呵的像周伯通一样的人物,只有这种时候我才深刻的明白爸爸其实是有烦恼的。

我无奈的瞥瞥嘴往三楼的阳台走去,从海上来的风,总带着一股咸腥味劈头盖脸的扑来,似乎在人类看不到的海的深处有一个水产动物的厮杀场,像罗马的斗兽场一样,每天都有不同的决斗,弄得海上腥风血雨。

晚上吹海风是我来白岛以后养成的习惯,所有的心事受到这样的洗礼后都变得微不足道,因为有这样的法宝,我可以理直气壮。我的胆怯让我不敢像妈妈一样在客厅看新闻,毫无顾忌的哭,我怕那撕心裂肺的痛苦能把我撕碎,我只能偷偷的躲在看不到的地方等这一切的灾难过去。

第二天两个穿着制服的人与爸爸的谈话吵醒了我,我跑下楼的时候爸爸已经跟他们出门了。

“妈妈,爸爸去哪了?”妈妈正在厨房准备早餐。

“爸爸说厂里有事,不吃早饭了,奇怪,昨天买的鸡蛋不是放冰箱了吗,哦,这呢。暖暖啊,快洗手准备吃饭,上学要迟到了。”妈妈一面认真的搅拌着她的鸡蛋一边对我喊。

我打开窗户,那辆警车正迅速的朝着大陆开去。

第三章 地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