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那晚之事很快就在神界传开,一向清冷,不问世事的神尊护起短来,竟如此上道。

神界之中多有爱好八卦之事的人。而他们更加好奇的是,到底是什么人会让神尊苍华护短。

一时之间,众人纷纷猜测离汐是谁。

有人说,离汐曾经帮过神尊。也有人说离汐先人与父神伏羲颇有渊源……

众人众说纷纭之际,但却坚信一点。那就是不管离汐是谁,神尊与她都没私情。

大概是大家都想象不出,一向霁月清风,除了苍生眼里便不再有其他的神尊有一天会动心…

这会比听到魔界进犯还要来的震惊。

是夜,

天空没有一颗星辰,更没有月亮,漆黑深邃的像个大洞。

忽然一声闪电猛的在天空划过,随后而到的还有轰隆的雷声。

离汐抱着被子和枕头缩在床上发抖。

又一声惊雷划过,闪电落下,照的天际瞬间如白昼。

离汐赤着足跳下了床,怀里抱着枕头向外面走去。

离汐在苍华的房间门口停了下来,“叩,叩…神尊…”

坐在床上闭目静思的苍华听到门外离汐的声音睁开眼睛。

苍华打开门,看见离汐白着一张脸现在他门外。手里抱着枕头,双脚赤裸的踩在地板上。

“怎么了,这么晚了还没睡?”苍华将她领进房间。

“神尊…我怕…”离汐抓住他衣袖的手有些发抖。

苍华摸了摸她的发顶,她脸上的惊慌还未褪尽。

又是一声惊雷声,离汐身子抖了抖,丢下手中枕头转而抱着他的手臂。

她脸色苍白的可怕,看的苍华一惊。

“小汐,别怕。”苍华长臂一伸,将她半搂在怀里。

鼻尖传来淡淡的冷香,熟悉的味道让离汐稍定。

“神尊,我不想回去睡,我害怕,我想和神尊一起睡。”

一起睡?苍华低头看着离汐天真单纯的脸。

看来他要找个时间好好教教她,什么是男女授受不亲了。

“小汐,男女授受不亲。”

“什么是,男女授受不亲?”

对于离汐的问题苍华语塞,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神尊…小汐不想一个人睡。”

她眼帘低垂,睫毛下闪着细碎的晶亮。

苍华又妥协了。摸了摸她有些微凉的脸。

“你去我床上睡吧,我就在这陪你。”

离汐乖巧的躺了下来,苍华伸手替她将被子盖好。

“神尊,”离汐抓住他的衣角,“神尊会一直陪着小汐吗?”

“会。你安心睡吧,我就在这那也不去。”

“小汐也会一直在神尊身边的。陪神尊到永远永远……”

苍华一贯深邃如古井般无波澜的眸子,似乎泛起了涟漪。

离汐看见他一贯清冷的眉眼带了丝丝暖意。

“睡吧。”

“恩,”离汐乖巧的点了点头。

又看了一眼床边那道,不沾世俗一点烟尘的白色身影,嘴角挂着笑意,安心的闭上眼睛。

这晚,离汐睡得格外香甜,还做了梦。

梦中,三千繁花细数在眼前开放。苍华立在繁花中,白色的衣衫不染纤尘,气质如月般清傲高华。

梦中,他的眸子没有千年不化的淡漠。清傲的眉眼少见的温暖,唇角勾起,顿时天地都为之失色。

离汐从梦中醒来,便看见苍华站在窗前,金色的阳光洒了他一身。

神尊他,他真的一直等到我睡醒…

心里暖暖的,有什么东西蔓延。

“小汐,睡醒了。”

“嗯。”离汐抬眉,看见金色的阳光洒在苍华眉眼,黑眸中反射出细碎的光亮。

一想到那个开满繁花的梦境,离汐脸一红,心虚的瞥开目光。

“先起床洗漱,待会我带你下山。”

“下山!”

自她修成人形后从没有出过七绝山。顶多就是去天河看看星星。

一听神尊要带她下山,离汐激动了。

“神尊,山下有什么啊。”

苍华给她梳头时,她嘴里不停地唠叨。难为苍华不嫌弃她。

“什么都有。”

“那,人,是不是也和我们长得一样?他们有几只眼睛,几个嘴巴?书上说人是女娲娘娘用蕴含灵力的泥土所造,那他们是不是都长的一个样,泥土很黑,他们黑吗?竟然是用泥土,那下雨了怎么办?”

苍华再也忍不住,无奈的摇了摇头,眼中好像有笑意闪过。

“待会下山你就知道了。”

“哦。”

看着离汐眼中的雀跃和期待苍华嘴角一勾。

苍华带着离汐御剑下山,到达山角下时,便步行。

离汐好奇的看着苍华的脸,刚刚还一张绝世的颜,现在变得普通缥缈,让人看了也记不住。

气质却还是一样好。

离汐依旧拉着苍华的衣袖。迈着欢快的小碎步,伴着着清脆的铃铛声。

山下的小城很热闹,茶馆,酒楼,还有路边的小吃摊。

人群熙熙攘攘,声音嘈杂,穿梭之中,却别有一番感觉。

离汐眼睛亮晶晶的,好奇的打量这里的一切。

原来这就是人界,天地六界,人界都是以数量最多据称。

他们没有神的清傲,仙的缥缈,魔的霸道,妖的妖冶,鬼的莫测。但是离汐却特别喜欢人界的感觉。

或许她认为人界的烟尘气息,海纳百川,才是他们口中的生活。

身边一个扛着糖葫芦的大叔刚好路过,圆圆的果实上面裹着一成红色的糖,阳光一照,糖的表面反着晶莹的光,看起来让人食欲大增。

“大叔,可以给我一串这个吗?”

“好咧,”卖糖葫芦的人从来没有见过如离汐这般可爱有灵气的女孩。

在他眼里这个女孩长得白白嫩嫩的十分讨人喜欢,就像菩萨座下的童子一般。

随即选了一串最大最好的递给她。

“谢谢大叔。”离汐将糖葫芦含在嘴里,准备离去时被叫住。

“小妹妹,你没给钱呢。”

“钱?那是什么?”

神尊刚刚走开说去买点东西,也没发问神尊,钱是什么啊。

卖糖葫芦的大叔看着离汐茫然,单纯的脸,心里一软。

算了,这小姑娘如此讨人喜欢,就当送她了。

“算了,就当大叔送你的好了。”

神尊说,凡人要想得到什么东西,必须要付同等的东西。

离汐摸了摸身上的东西,最后拿出一块玉。

“大叔,这个给你。”

“不行,我不能要,这个太贵重了。”

那大叔连忙摆手拒绝。

离汐手中的玉,莹白润华,一看地质就极好。

听闻有些富贵人家,从小就会给孩子带上一块玉石。玉灵气足,质地越好越养人。

这小姑娘玉雪可爱,穿着和气质皆不凡。

这玉,定是拿来养着的,那他是断断不能要的。

实则这位大叔着实想多了,这玉不过就是离汐觉得好看,随手从七绝山带下来的。

离汐看着大叔的表情,好像懂了什么。

“大叔,我竟然拿了你的东西,那也要给你一样东西交换。我没有你说的钱,就只有这个了。”

“小姑娘,这东西它太贵重了,我的糖葫芦它值不了。”他就算卖一年的糖葫芦也买不起这样的玉。

“你的糖葫芦很好吃,我喜欢,便觉得它值。”

大叔的老实和朴素,让离汐对他好感倍增。

一双白皙修长的手从离汐手中接过玉石。

“竟然大叔不能要这个,那钱总该收下吧。”

苍华拿过玉石,转而将另一只手中的钱递给他。

大叔见男子虽然长相普通,但脸上那双深邃的黑眸,冷静淡然,只需淡淡一眼便好像可以望进灵魂的深处。

周身的气质从容又优雅。

见男子态度坚决,大叔也不在推脱,接过了钱。

“给,给多了。”

“竟然小汐说你的糖葫芦好吃,那这些就是你应得的,你也不用再推脱,在拿一串给我们便好。”

大叔闻言,从糖葫芦架上拔下好多根,离汐见状连忙说,

“大叔,一根就够了。多了我也吃不完。”

说完从大叔手里挑了一根最大的,看起来最甜的递给苍华。

还没等大叔反应,两人就转身离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