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若我赢了,你将离汐借我几日,若我输了,我将这黑白玉棋当礼物送给离汐。”

忘川说的平静,可离汐觉得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

这……忘川帝君与神尊对弈,跟她有什么关系……

“好”苍华面色依旧平静,毫无波澜。

然而离汐更加震惊了。

神尊竟然答应了,答应了忘川帝君很没有意义的赌约……

等离汐从震惊中回过神来时,两人已经开始了。

离汐连忙收回游离的心神,认真的看着他们对弈。

苍华手执黑棋,黑玉深邃到没有一丝杂质的颜色,与他如玉的指尖形成了明显的反差。

菩提树下,一白一黑两道身影对立而坐。

白衣男子虽气质清傲淡然,举手投足之间有着漫不经心的平静。

旁边一位梳着可爱包包头的女孩,神色认真的盯着眼前的棋局。

那神情,比正在下棋对弈的两人还要严肃。

一阵风拂过,女孩身上头上的铃铛铃铃做响,声音清脆。

不远处的佛玲花,偶尔将几片花瓣吹落。气氛美好旖旎,如果树下是两人,而不是三人的话会更美好。

傍晚,夕阳将余晖打在佛玲花海上。原来清淡素雅的色彩此时带着火红的光晕,别样的诱人。

此时的棋局以下到大半,离汐

眼睛都不眨的盯着棋局上不分伯仲的两人。

黑子落定,

“你输了。”苍华说的平淡,可离汐怎么都感觉,苍华周身的气场都带有天下尽在我手的自信。

就像这盘棋局,黑子开始的内敛,到最后完胜,实在是…霸气侧漏。

这样的苍华,离汐第一次见到。

离汐觉得自己好像对他的崇拜又多了…

“许久没和你下棋了,结果还是输了。”忘川看了眼棋局摇了摇头。

忘川看着离汐,“愿赌服输,这黑白玉棋。是你的了。”

离汐一愣,“是神尊赢了你,不是我,我不能要。”

“我忘川帝君向来说一不二,说送你就送你。”

“我……”

“小汐,收下吧。”

见到苍华开口,离汐才轻轻点头,“谢谢帝君。”

指尖拂过玉盘,微凉细腻的触感从指尖传来,透进她心里。

离汐抬头,刚好望见忘川看她,他的目光很温和,温和到让离汐不解,

她与忘川帝君见过?

冲他淡淡一笑后,忘川一如死水般的眸子好像有什么在翻腾。随后又恢复了平静。

天色渐暗,

“天色不早了,我先告辞了。”忘川看了眼渐渐暗下来的天色,对苍华拱了拱手。

“帝君慢走。”

“小汐,有空来忘川玩。哪里可是你的故乡。”忘川转言对离汐说。

“有空我会去的。帝君慢走。”

忘川,那个终年不见阳光之地。离汐听到的只有哭声,各种各样的哭声。

三生石旁,她被他们的泪水灌溉着长大。

哪里阴沉的可怕,孤寂的可怕……

离汐抬头,刚好看见忘川的背影。一阵恍惚,是了,那个地方就像他一样,一样的孤寂,一样的看不到生气……

“小汐”苍华看着神情恍惚的离汐叫了一声。

“啊?神尊,你叫我?”

“在想什么?”

“我在想,如果不是神尊,或许我已经死了。”

如果不是苍华,或许她早就枯萎在三生石旁了。

苍华看着她的神色,想到忘川河畔如血的彼岸,黄泉满眼的荒凉与孤寂,心头微动。

“世上哪有或许。”习惯性的摸了摸她的头。

苍华手心的温度,从头上一直蔓延到心底,很温暖也很安心。

“神尊,你与忘川帝君认识?”

“嗯,认识。”

“可忘川帝君他…他执掌黄泉,怎么会与神界有瓜葛。”

“他也是位神。”

“啊,”忘川帝君是位神?“那为帝君何会去忘川。”

“数千年前发生了些事,他最后选择脱离了神界,去了黄泉。”

苍华眸光看着七绝山上盛放的佛玲,花雨纷纷扬扬,雪白的花瓣带着淡淡的粉紫。

落了一地繁华

苍华眸光微闪,看似无尽的繁华,也终有落幕之日。

就像,曾经在天宫人人敬重的忘川。苍华还记得,那时他脸上的意气风发与眉眼的傲气,就像一把利刃。

那时谁想过,天之骄子般的人,最终的归宿竟然是六界中最荒凉孤寂的黄泉。

苍华也记得,忘川脱离神界时的神情

漠然与 决绝……

离汐张了张嘴,想问什么,但最终又咽了回去,没有再问。

脱离神界?神界在多数人眼中都是超然六界的存在。忘川竟然会选择脱离,而且还去了黄泉做了帝君…

黄泉的孤寂她比谁都清楚,忘川选择脱离神界,去了黄泉。中间发生的事,她虽然好奇,但却不适合知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