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六、

  周围气氛很安静下来,淡淡的怪异围绕在四周。

离汐摸了摸手腕上的镯子,轻轻一敲,低呤清脆。

离汐有些失神,没想到这只镯子的来历如此凄美。离汐仿佛透过晶莹剔透的淡紫,看到了水潆盈盈眸子中的等待变成绝望,被哀愁笼罩的眉眼……

心里一堵,说不上是什么感觉竟酸,又涩。究竟是什么样的情感才可以让水潆和沐笙这般。

离汐心里竟生出几分好奇与憧憬。抬眉之间,看到漫天佛玲花被风吹落,纯白的花瓣,带着淡淡的粉紫。印着花雨下那一抹清冷不染纤尘的琉璃白。

离汐嘴角忽然勾起。她或许不懂水潆和沐笙的感情,可现在就很好…他在她身边,她也会陪他永远。

“太惨了。离汐,你说是吧?”青鸾眼眶微红,被刚刚的故事感染。

“嗯”离汐轻轻应了声,一个问题忽然跳出脑海,毫无防备,若是神尊,他会怎么选择?

离汐动了动嘴唇,还是问了出来,“若,神尊是沐笙,神尊会怎么选择?”

苍华眉眼一挑,眼中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理智冷静的让人心底一寒。

“我不会是他。”末了他又加了一句,“我不会沾染情字,辜负苍生。”

离汐怔了怔。不会沾染情字,辜负苍生…果然,在神尊心里,终究还是苍生最重。

心里说不上什么感觉……就像所有感觉都交杂再一起。随后化作心底的叹息。

自己为何这般?

离汐晃了晃脑袋,没有答案。

苍华将离汐的走神看在眼里,以为她只是沉浸在刚刚的故事里。看了眼离汐手腕上的镯子,目光微沉,这祭琉夜为何要赠水潆给离汐……

想不清楚祭琉夜的目的,或许,他是为了将小汐拉去魔宫,毕竟小汐的体质实在是奇特,身为花妖,却又如此资质,偏偏血液中还带有重生之力。苍华冷潋的眉头微颦。

抬头看了一脸单纯的离汐,心里叹息,不知是福是祸。

不管是福还是祸,自己都会尽力护她周全。苍华想通了,又将话题提到她们偷跑下山上。

“你们两个这次偷跑下山的事,是不是也应该解释解释了。”

离汐青鸾面上一苦,对视一眼,硬着头皮认错。

“神尊,我们知错了…”

“的确错了,竟然错了就要受罚。”

离汐心一提,紧张的盯着苍华。

“罚你们今晚去寒洞休息。”

“啊!”寒洞,顾名思义,特点就是极其寒冷,而且晚上更甚…神尊从未如此认真的罚过她们,看来这次是真的生气了。

知道一但苍华做了决定的事是不会更改的,离汐和青鸾只好怂拉着脑袋,认命的向后山寒洞走去。

走了一段距离,离汐忽然停下脚步,回头望了眼苍华。可惜他平静淡然的模样实在是看不出啥。离汐泄气的转过头,提起步子继续向前。苍华淡然清傲的神情,让离汐心里忐忑,神尊他,会不会真的生气了……

比之苍华罚她, 她更怕他生她的气。

哎…

十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