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十七

  寒洞,其实就是一个活脱脱的冰窖,不同之处可能就是这里的寒气比冰窖更阴寒…

离汐抱着手臂搓了搓,“这里好冷…”

“嗯,那有张寒玉床,我们先过去,免得被阴寒之气入体。”青鸾指着寒洞中间的玉床说。

“好。”绕是离汐再没见识也知道寒玉的好处,更何况这还是一张床。

离汐离寒玉床越近,便觉得越冷,伸手摸了摸不断冒着寒气的玉床。离汐打了了寒颤,这寒玉床,好冷,好冷…

可是再冷,也比寒气侵体强,不在犹豫,两人对视了一眼,皆一咬牙,爬了上去。

冷,好冷…

冷的让离汐倒吸一口凉气,牙齿都开始打颤。

不过还好,这寒玉床果然不一样,虽然是冷了许多,但却没有刚刚才进寒洞时的阴寒之气。

她和青鸾抱在一起,互相取暖。眼皮越发沉重,今天发生了许多事,离汐和青鸾原本就疲惫,就算寒玉床再冷,她们还是抱着睡着了。

只是身体时不时的发抖,证明她们睡得并不好。

深夜,离汐感觉身上暖了些,似乎还有人在捏自己的脸。“青鸾,别闹…”

离汐忍不住嘟囔。

“小笨蛋,睁开眼看看我是谁。”男子低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离汐睁开朦胧的睡眼,看清来人是谁时,一个激灵,睡意全无。

“帝,帝君!”离汐虽然惊讶,但还是压低了声音。

察觉她和青鸾身上都多了一条天蚕被,离汐知道是忘川替她们盖上的,心里一暖。

“帝君怎么会来这?”而且还是大半夜。

“我知道以苍华神尊的性格肯定会罚你们的,我不放心趁晚上来看看。”忘川摸了摸离汐冰冷的脸蛋,语气中满是怜惜。

“这神尊真是的,罚便罚吧,偏要把你弄到寒洞里来受罪。”

离汐反驳,“神尊也是担心我们,为了我们好。”

“行行行,反正我是说不得他了。没良心的小家伙,我帮你,你倒好,还护着他。”

离汐一噘嘴。那是,神尊在她心里无人能敌。不过也只能在心里说说。

苍华看着她头发,睫毛上都有了冰霜,眉头一皱将她完全包在自己怀里。再拿天蚕被替她盖好。

离汐心里咯噔一声,下意识要推开他。

察觉她的挣扎,忘川不悦,“别动,都冻成这样了,还顾及什么?你身边那只鸟好歹还有羽毛,你就一朵花,什么都没有,想被冻死吗?”

果然,离汐动作一顿,停了下来。忘川见状面上一笑,继续说,“再说了,你不过也就是个半大点的孩子。”

好吧,这下离汐连最后的顾及都消失了。

也对,自己说到底还是个半大点的孩子,有什么好顾虑的。

想到这,离汐不由又往忘川怀里钻了钻。双眼疲惫的闭上。

忘川帝君,虽然看起来冷冷的,但是对她却一直很好,很温柔,就像,就像个大哥哥一样。

忘川帝君的怀抱,真的比寒玉床温暖太多了,离汐嘴角满足的翘了起来,蹭在他怀里,一觉睡到大天亮……

十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