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二十八

  朝阳东升,霞光漫天。金红色璀璨的光亮照在佛玲花上,印的佛玲花清丽的色彩带上了暖意,恍若有细碎的光亮自花中渗出。

几十根青色的羽毛带着莹莹的色彩,在刺破几片飘落的花瓣后势头越发足的向同一个方向飞去。

淡淡的紫光一闪,青色的羽毛发出“叮”的声响后全部落地。

四周被震落的花瓣散开,露出了手握女娲神杖的离汐。月白色的纱衣轻轻舞动,眉眼望向前方的青鸾尽是灵动得意之色。

青鸾嘴巴一噘,满脸控诉的望着离汐,“啊,啊,啊!我又输了!不公平,不公平,你有女娲神杖,我用浮湮在和你打一次。”

离汐眉头一挑,挑衅道,“来啊,再打一场,我们还可以赌后天的晚饭。”

青鸾神色一苦,她和离汐比试谁输了谁就请客。如今她输了今天的早饭,午饭,晚饭,明天的早饭,午饭,晚饭,还有后天的早饭午饭……

哇,怎么这么惨…

“赌就赌!”青鸾硬着脖子大叫。面子不可以输。

青鸾指法微变,指尖耀眼的青光浮现。一条带着青色火焰的长鞭出现在她手中。

离汐认得这条鞭子,这条鞭子名叫,浮湮。是九玄青鸟传承下来的神器。

浮湮的鞭身呈青色,上面覆着的淡淡飘逸的青色火焰,火焰极为奇特,拥有湮没的能力,不管谁沾上了它,它都会如同附骨之蛆般将你的攻击或者防御甚至灵力都可以一点一点湮没。

离汐虽然嘴上不停地刺激着青鸾,可手上却没有丝毫放松。

一时间花海中青光和紫光相撞,光芒大盛。

四周的佛玲花树枝剧烈摇晃,发出“簌簌”的声响,花瓣极速的下坠,纷纷扬扬洒了一地。

离汐指尖一变,淡淡的紫光带着细碎的冰霜直奔青色火焰而去。

青鸾大惊,急急收回浮湮。将柔软的鞭身轻轻绕上她的腰肢。

虽然离汐及时收了手,但余下的波动还是让青鸾倒退了好几步,连发髻都微微凌乱。

“我又赢了!”离汐眉头轻挑,一脸得意的看着青鸾。

青鸾哀嚎,“又输了!”难道以后注定只能被离汐欺负了吗。

“哈哈…我要去告诉神尊,我们后两天的饭有着落了。”

“你又不用吃饭,干嘛对食物那么热衷。”

“对哦,为什么呢…”离汐皱眉,托腮,佯装认真的想了一会,忽然眸子一亮。“谁让我只有这一点爱好呢。”

这…这什么人啊!

“嘻嘻…不服气吗?那我们在比比好了。”离汐说的眉飞色舞,水灵清亮的眸子忽闪忽闪。

忍住…不要激动…

“青鸾,说不定这次你就赢了呢。”离汐继续诱导。

不要上当…

青鸾继续不理她…

“青鸾,你不会是怕输吧!”离汐像想到了什么,眼睛瞪的大大的,一脸认真无辜。

太可气了,不忍了!

“谁说我怕,比就比!”青鸾小脸涨的红红的。小手插着腰的模样甚是骄横。

再说她青鸾好歹也是正宗神兽九玄青鸟,虽说现在还没进化,但是骄傲必须要有。要是输给一只花妖多丢脸,士可杀,面子不可辱。

于是青鸾再次拿出“浮湮”决定一定要扳回一成。

结果还是惨败……

青鸾挫气的蹲在地上,用手指画着圈圈,嘴里一个劲的嘀咕。

“又输了…坏离汐,也不知道让让我…明天我一定打败你……”

离汐站在一旁,表情要多得意有多得意。还时不时的补上几刀。

一片花瓣,轻巧的避过了所有随意落下的花瓣,直直向离汐袭去。

离汐一震,微微一个侧身躲过那片花瓣。

嘴边的笑容敛了下来,慎重认真的盯着刚刚那片花瓣飞来的方向。

果然又有好几片花瓣同时向她飞了过来。离汐一惊,险险的躲过了一片,却又被另一片击中。

花瓣越来越多,离汐完全乱了。当即嘴巴一撇,“神尊…”言语中带着几分控诉。

清冷的白色缓缓走了进来,不断下坠的花瓣衬的那抹白色的身影越发出尘不真实,却又多添了几分暖色。

离汐张了张嘴巴,原本要控诉埋怨的话语已经到了喉咙了,这时却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要说的是什么。

太美了……

直到苍华走近,离汐才回过头,暗骂自己没出息,就这么被神尊的美色迷惑。

“哈哈……果然还是神尊厉害。神尊,你不知道,离汐开始可嘚瑟了。”蹲在地上的青鸾不知何时跳了起来,站在苍华旁边笑话离汐。

苍华早已看到刚刚的一切,也只得无奈的摇摇头。

伸手将停留在离汐头发上的花瓣取下。语气轻柔的对她说。“小汐,你的进步的确很大,都可以随意操控女娲神杖了。不过还是要多努努力。”

苍华为离汐的天赋感到惊艳,这么断断几个月,小汐便可以做到这一步,的确难得。

离汐听到苍华的肯定,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忙不迭点头,“小汐会努力的。”

“神尊,离汐刚刚还欺负我。”青鸾两眼幽怨。

怎知……

“所以,青鸾你更该努力了,你和小汐可是一起开始学习一起修炼的。”

青鸾脸色一红,尴尬的点了点头,“青鸾知道。”

“青鸾,你的祖先曾经跟随过女娲娘娘,九玄青鸟的能力就算比之玄凤也有过之而无不及,你的血脉很纯正,稍加努力一定可以做到如你祖先那般。”

青鸾低着的头抬了起来,眼睛微亮,看着苍华认真的点了点头答应,“神尊,青鸾会的。”

苍华看着她们两,神情带着些许欣慰,“其实六界中最适合教导青鸾的是璇玑。”

“璇玑仙尊?”离汐想到一袭蓝衣,言行洒脱随性的的女子。嘴角不由弯了弯。

若青鸾可以得到璇玑仙尊的教导传承,那绝对是件好事。

“只是可惜,璇玑仙尊的性子不羁随性,也并没有要收徒的想法。”离汐颇为遗憾的摇了摇头。

青鸾的小脸也跟着一暗,“如璇玑仙尊那般随性洒脱的性子,肯定不喜欢带着一个拖油瓶。”

苍华倒是看了青鸾一眼,隐晦莫测的说了一句,“那也不一定。”

青鸾抬头疑惑的望着苍华,可惜苍华并没有要多说的意思。

离汐微微扬手,女娲神杖化作一道流光印进她额间的淡紫色莲形印记里。

嘴角微抿,侧头凝视苍华,“神尊,今日我们学什么。”

“今日暂且休息,不学什么。”

离汐眼睛一亮,又不确定的问道,“真的?”

苍华眸子染上了几分笑意,“嗯,真的。”

“耶,神尊真好!”离汐拉着他的宽大的衣袖晃了晃。

清亮的眸子在看到七绝殿中的的菩提古树时,不知怎地就想到了苍华与忘川对弈的情景。

他眉间的清傲与周身那种天下尽在我手的自信,深深的烙进了她脑海里。

离汐侧过头,眸子弯若月牙,清亮无比,溢满期待的笑意。

“神尊,陪离汐下棋好不好。”娇俏清越的声线带着撒娇和祈求的味道。

苍华眉眼带着淡淡的无奈,点头“好”

声音却是一如既往的迁就。

“我去拿棋!”离汐雀跃的小跑着去自己房间。

不一会就拿着上次忘川送的黑白玉棋跑了出来。

离汐跑的很快,等她将棋摆好时,额头上渗出了密密的细汗。而她却全然未绝。

“神尊,我用黑子。”离汐将白子摆在苍华面前,眸子里闪着细碎的光亮。

“嗯,”苍华轻轻点头,瞥见离汐额头的细汗,无奈的拿出手绢替她拭去。

离汐脸一红,垂眸掩去眸子里异样的光彩。

青鸾抱着刚泡好的茶走过来,坐在旁边,“你们下棋,我给你们泡茶。”转眸又对离汐说,“离汐,加油。就算不能赢神尊,也要坚持久一点。”

离汐冲她咧嘴一笑,又转头看着苍华,眸光带着祈求,“神尊,你让我三子可好?”

苍华抿了一口清茶,看着离汐,眼中的笑意一闪而逝。“好。”

看到苍华应允,离汐喜滋滋抓起黑色的棋子,落在晶莹剔透的棋盘上。

棋局下到一半,苍华平静的神情似乎有了裂缝。看着棋盘上完全没有规律可寻的黑子,无奈。

离汐眉头轻皱,纠结的落下一子。

苍华挑眉,轻轻落下一子。黑子又被堵死……

离汐看着又输得惨惨的黑子,连忙收回刚刚的棋子。“我不下这了,我要换个地方。”

苍华神情语气颇为无奈,“小汐,人间有句话,叫做‘下棋不悔真君子’。”

离汐头都没抬一下,嘟喃到,“我又不是君子,我只是个小女子。”

苍华觉得喉咙有点痒,端起旁边的茶。压下心里的无奈无力感。

他活了近万年,这次的棋局是这近万年来下得最烂最无力的。

“好了。”离汐终于选好地方,将棋子落下。

苍华随意下了一子,忽略她棋子上的破绽。

离汐眼睛蓦地一亮,喜滋滋的收了苍华的白子。

瞥见她眉眼明媚的笑意,苍华一贯清傲冷潋的眉眼不自觉的柔和了下来。

二十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