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卿珩来了(二)

  “ 这位小。。。公子,咱这可是正经店啊,您可不能瞎掰掰啊,来我们这里的人都是些志趣相投或者是展示自己一技之长的朋友,总之绝对没有卖身的情况。”赤泽稍稍定了定神,咬牙切齿地解释道。

顿了顿,瞄了眼顶层的房间,想起上仙刚刚突然就从自己的房间里冒出来,那不容置疑的吩咐语气简直和千年前帮蠢酒仙欺负自己时候的语气一模一样,想起来就有些火大。

赤泽回过神,再次看向这个平日里总是欺负他的酒仙,真没想到时至今日,自己依然对她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真是要多憋屈就有多憋屈。

忽然,一条馊主意……不,是一条绝妙的好主意闪过,刚刚卿珩上仙说过一个时辰左右带酒仙,也就是现在是人的殷泠慕去见他。原因么,还不是那个洁癖的上仙现在正沐浴呢。要是现在就让她过去,浑身赤裸的上仙配上节操碎了一地的酒仙,啧啧。。。画面太美,不敢想了。终于可以一雪前耻,整整这对老是爱对他撒狗粮又爱欺负他的家伙了。

这时,陡然寂静的人群也逐渐恢复了常态。吟诗问柳,琴瑟和鸣,甚至还有许多新鲜的小游戏。

赤泽瞄了瞄楼上那间紧阖的门故作镇定的舒了口气,拍拍胸脯似是在壮壮胆子,悄悄的凑到殷泠慕的耳畔,压低声音说:“公子,楼上的那间住着的可是我们君国最为俊美绝色的人啊。”话毕,瞥了眼殷泠慕,果然狗改不了吃翔的毛病还是老样子,整个一色女一枚。

不过这倒是正合了自己的心意,于是有火上浇油一番:“现在呢,那人啊……正沐浴了。据说,那男人的身材、爆表的。”

正当殷泠慕拔腿想要往上跑的时候,赤泽怕计划失败,再次“好心”地提醒了句:“想来公子来我们这必是有所求,听说里面的男人极擅长酿酒,她酿的朝暮醉天上地下绝无仅有。而且传闻中称他的酒比知己还难寻,望公子无所不用其极好好的把握这次千载难逢的机会。若能做到的话,呵呵。。。公子前途无量啊!”

唉,小肚鸡肠的食神先生,你酱紫坑人真的好咩(=^ェ^=)

可是人家卿珩上仙是谁啊,又怎么可能让这种小技俩得逞呢?终归,只怪食神这娃太年轻了,不懂社会险恶啊……

殷泠慕气喘吁吁的人到楼上,没想到轻轻的推了一下门就自己开了。虽然入目的并不是想象中的美人出浴图,但不得不承认那妖孽般的男子瞬间惊爆了双眼。

美人如画,银白色的长发泼墨一般倾泻而下,玉肌无暇的皮肤,淡漠如水却又透着一股慵懒的神色,慵懒中又透着一股妖冶如神衹般的气息,剑眉林立,鼻梁高挺,刀削一般棱角分明的脸庞,如诗如画,让人不觉如痴如醉……

其实君卿珩确实没有料到赤泽那家伙会这么做,只不过刚刚慕儿上楼时脚步太沉,所以自己也就也就仙法一施立马出浴了。

第七章 卿珩来了(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