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家宴(五)

  “最起码不会太光明正大。”殷泠慕尴尬地笑笑,这方法其实是有点儿损的,而且貌似君卿珩的牺牲还是蛮大的。

殷泠慕提起画笔的时候,说是画画,可是动作上没有一丁点的画画的模样。那挥毫泼墨劲就像是扫地呀,秋风扫落叶,没有任何的章法。看得众人目瞪口呆,怎么画个画跟打架似的。

君卿珩的母妃也是充满了浓厚的兴趣,多年看人的经验告诉自己从殷泠慕那眉飞色舞的神色来看,她对自己的话还是颇有自信的。所以她也好奇殷泠慕究竟画了些什么,可是看了一眼立刻蹙起了眉头。

事实证明,经验什么的都是扯淡,人生处处有意外。有点抽象啊,这个画怎么越看越像萌萌的猪宝宝啊。为了保险起见,她试探性地开了口:“画的这是什么呀,其实还。。。蛮像的。”如果说画的是猪的话。

“你儿子呀。”殷泠慕大大方方地回了一句。

呵呵,殷泠慕的母妃心想:她能说他完全没有看出来吗?她缓缓的看下太子,犹犹豫豫地开口:“要不,太子,还是你自己亲自过来品评一番吧。反正画的。。。也是你。”

君卿珩淡淡的起身,缓缓而行,只是眼神飘忽到殷泠慕的画的时候,嘴角不由得抽搐了一下,天知道小家伙画究竟是什么鬼东西?纵然如此,想起自己刚刚答应小家伙的事,他还是硬着头皮咬牙切齿地来了一句:“画的真像,简直一模一样。”

殷泠慕的画虽然丑,完全看不出来画的是什么 ,但竟然连太子本人都说画的像,其他人又能说什么呢?总不会胆大到暗讽太子睁眼说瞎话吧…所以众人都只能无奈地装作不知道的胡说:“果然是一派丹青妙笔啊!好画,好画。”“对对对,画的不错、不错。。。。”

殷泠慕看着君卿珩得瑟的挑挑眉,然后把画小心翼翼的收起来,强制性的塞到了君卿珩的怀中。闷声的憋笑:“卿珩夫君,你一定要收好啊,哈哈。。。。。。”

君卿珩顿时满脸黑线,小家伙的胆子还真是越来越大了,看来还真是被自己宠坏了。

君卿珩的母妃看到自己的儿子满脸黑线的模样心里可算是乐坏了,要知道平日里这个家伙虽然看着是温和如水的人,却淡漠的拒人于千里之外。令她又气又笑的是,这个儿子一般只是每月15的时候,按例前来请安,甚至每次请安的姿势标准的好像教科书一样。连身体弯曲的幅度,请安的内容语气竟然一、模、一、样!来来回回就这么句话:“母妃近来可好。。。。母妃身体无恙,儿臣便告退了。”

简直敷衍的不能再敷衍了!

这下好不容易出现个人让太子上心的人,君卿珩的母妃是一定不能错过这个良机的。郁闷了多年的他,终于寻觅到机会好好的整一整这个儿子了,首先就要先把儿媳拉拢到手。哼!连皇上都对他言听计从,偏偏养了这么个软硬不吃的家伙,要是有个呆萌呆萌的乖女儿就好了,所以她端详着殷泠慕呆糊糊的蠢样,越看越喜欢。

果然是物以类聚……

君卿珩来到人界这么多年,虽说自己是个上仙,但对于人界的秩序一般是不插手的。天道不可逆,法外不外乎人情,所以对于人界名义上的父皇母后他还是尊重的。此刻他那蠢得不能再蠢的母妃热辣辣的盯着他的呆呆地小家伙,心情很不开心。然后默默地把殷泠慕搂进了怀里。

“这么多人看着呢,你干嘛呀?”殷泠慕红着小脸,语气中不由得有些嗔怒,圆圆的眼睛瞪着君卿珩。

“呵呵。”君卿珩淡笑着看着她,突然又凑到了她的耳侧,勾唇,低沉着嗓音,声音魅惑至极:“是不是没人的时候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殷泠慕愣了,莫名其妙的被他这么曲解了自己的意思,感觉胸口闷闷的。反应过来,怒的丫的一口老血卡在喉咙里,再看看君卿珩那家伙人家一脸云淡风轻的高雅的坐在那里,君卿珩就更加郁闷了,果然逼格高出了一定境界的,脸皮就是厚!

第十六章 家宴(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