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妾室

  看到云诗蕾越说声音越大,生哥儿脸色越发的惨白,额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只见他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四周说了一句:“云诗蕾是吧,好,我记住你了。以后我们走着瞧!”

然后一拉李婶子对着云香柳笑了笑说道:“好了,今天打扰了。改天小生再来商议退亲之事,今天就不打扰香柳妹妹了,告辞。”

“慢着”云诗蕾叫道:“生哥儿你不是想要退亲吗?退亲文书带了没有?拿来俺看看!”生哥儿停下看着云诗蕾,她的眼睛也很漂亮,又大又亮,水汪汪的,黑葡萄似的眼珠儿,清澈又隐含着倔傲。

他不由得心里一动:“诗蕾,我现在是童生,以后会是秀才!你做我娘子不合适!!要不然这样,等我成了秀才以后我可以让你当我的妾室如何?”

“哦”云诗蕾真的被恶心到了:“你说什么?你以为我是那种看着自己的相公,晚上去别的女人床上睡觉,我还要笑着,恭送着的女人这不是犯贱吗?你以为我是什么人?你快少恶心我了!我宁愿一辈子不嫁人,也不要去过那样的日子。”

生哥儿笑了,他就知道云诗蕾舍不得他,只是因为他要退婚才会性情大变。这在于他来说实在是小事一桩,于是生哥儿面带微笑的说:“诗蕾,我这里最多只能给你一个侧室的位置,你不要太贪心了。”他的口气里满满的都是无奈,好像是给了云诗蕾多大的施舍一样。

“我呸,你恶不恶心,知不知道啥叫羞耻!”云诗蕾气的浑身直哆嗦只用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神看着生哥儿:“就你这人,就是八抬大轿求我我也不会嫁给你。还侧室,哼,做梦!”

这时,云诗蕾娘说话了:“大丫!”

那李婶子看他们忍让着不敢叫板,底气就足了,斜瞄着云诗蕾他们,讥笑道:“黄毛丫头,你爹娘没教你咋跟长辈说话吗?瞧瞧你这横劲,啧啧,怕是难嫁出去喽!”

云诗蕾也回以她冷笑:“李婶子,我爹娘的确教过我,咋跟长辈说话,可是我没看见哪里站着长辈啊,哦,你不会说你自己是长辈吧?””

云诗蕾对着李婶子上下看了看,最后直摇头,“我只看见一只母狗冲进来,不问青红皂白的乱吼叫,至于长辈嘛,真没瞧见。”

二丫没想到云诗蕾经过昨天的变故嘴巴变厉害了,要是搁以前的木香,对上这般泼辣不讲理的老女人,只晓得往后退。不过她得承认,听着木香骂人,真是过瘾。

她也不甘落后的补上几句,“说的好,老太婆,你也不回家拿镜子照照,你这模样,晚上可千万别出去,不然吓死个人哟!”

“你,你们两个,竟敢这样骂我,贱丫头,老娘今天不教训你们,还真当老娘是软柿子呢!”说完就想要动手。

可是看了看云诗蕾冷冷地眼神,又想起了昨天被她一脚踢出去今天还浑身疼痛难忍,下意识的她就躲到了儿子身后。

第十四章 妾室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