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方凉第一次见到清佐的时候,就在隔夜的一天一个阴冷的雨天,雨很大,下得稀里哗啦的。

她端着医药盘在门房外立着,埋着头,一声不吭。

手都端到发麻,可还得坚持,她有耐心,等得,这也是她来到意大利选择当护士的前提。

不知过了多久,房门打开了,方凉静候不动,低头看着地板上的两双脚。

一双是很传统的意大利手工皮鞋,白色的裤管,医生。

另一双是也是皮鞋,只不过,是纯手工,质量显然比前一双好得多,是谁?。

地板上,还有一双鞋,额,白色休闲鞋,恩,是她的。

“这次的护士,是吗?”入耳的声音低沉却清晰,很显然,年龄50以下,话中透露着一丝丝威严,是管家,无疑。

方凉点了点头,小声回答了是。

但是,方凉敏感的心又被撩拨了起来,这次的护士?

那么就有上次的护士了,是否————还有下次的护士?

方凉按下心中的疑问,《苏子兵法》中曾说:敌动我不动,静观其变。

“现在就由你来照顾少爷的起居,懂吗?”

方凉有事安安静静地点了头,仔细地听着管家的吩咐。

林管家看着眼前地不卑不亢的女子,人挺好,娟娟秀秀,只是…………林管家回头望了望房门,命…………不怎么好。

突然有些不忍,看着方凉柔顺的眉眼,低声道,“主仆有别”。

随后,便带着人离开了。

林管家走到楼梯入口处,随口问:“东西准备好了吗?”

一个人影就已经出现:“已经准备好了,五千万。”

林管家沉默了一会,叹了口气,“不要让她遭罪,找块好地方。”

“是”

¬¬¬¬¬¬¬¬¬¬¬¬¬¬¬¬¬¬¬¬¬¬¬¬¬¬¬¬¬¬¬¬¬¬¬¬¬¬¬¬¬¬¬¬¬¬¬¬¬¬¬¬¬¬¬¬¬¬¬¬——————————————————————————

待人走后,方凉仍然是维持原来的姿态,她明白在这个地方,就算随随便便消失一个人也不是什么难事。

就在她刚踏入这里的每一分钟,每一秒,她都感觉到自己是处在被监视的范围,如今的她早知道会来到这样一个地方,自己就不该轻易答应这份差事。

方凉现在感觉自己好像是处在古代的后宫里,如履薄冰,稍有差池,一命呜呼也不为过。

只不过聪明人也又聪明人的生存之道。

就像现在,她时刻谨记着每一个人对她说过的每一个字。

突然,屋内传来一声清脆的敲击声,方凉知道,皇帝要现出正面目了。

方凉轻轻地打开房门,安静是这里主人的喜好。

只是,待方凉微微抬头看向屋内,惊呆她的不是屋里的繁华,是那个坐在窗前,正接受月光洗礼的男子。

这就是清佐吗?人如其名,温文如玉,一袭白色的真丝睡衣都被他穿出与世隔绝的味道。

而他,只是偏着头,静静地望向窗外,深邃的发影藏匿了他的半张脸,他的眼睛缠着白色的纱布,整个人就那么安详地坐在轮椅上。

他是她迄今为止见过最美的男子,没有之一。

方凉突然有些惋惜,那样完美的男子,竟然是个……瞎子!

一种无法言说的惋惜在放量的心里淡淡发酵。

还没等方凉回过神来,清佐已经装过了头,对着方凉的方向,微微勾起唇角。

几秒之后,清佐的手指又轻轻在轮椅上敲了敲,手指与金属碰撞的声音让发亮回到现实,她麻溜的带好手套,却认自己没有任何的味道之后,才慢慢地接近林修远。

轮胎与地面的摩擦声在空荡的房间想起,一路上,只能听见细微的呼吸声。

方凉静静地跟在轮椅后面,果然是有钱人,就连轮椅都是是蓝田玉镶制,温润的古玉加上隐藏在其中的高科技,华而有实,古朴素金。

从这个房间到主卧不远,直走,再转弯,管事得说得很清楚。

只是,这已经转过了俩个拐角了。

这一层楼就只有一间房门,一个房间,两个拐角方凉跟着轮椅又回到了原地。

提醒他?还是继续跟着?这是一个两难的问题。

方凉低头悄悄撇了一眼轮椅上男子,一袭白衣…………干净白皙的双手,有洁癖,应该是。

方凉抿了抿嘴唇,最终将手老老实实地放在身边,继续做忠实的小跟班。

………………………………………………………………………………

最终,方凉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停止的,只知道她回过神来,空荡的楼层只剩她一个人的身影,而最令她记忆犹新的是,她的脚疼了好几天。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