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闭上眼,再睁开。如此重复了三四次,她放弃了挣扎,这不是梦,只是真实的像梦一样。

昨天家里感受到的气味就已经提醒过她,该来的始终要来,毕竟,清佐绝不是优柔寡断之人,他认真起来,就像一匹狼,甚至比狼还要凶狠,出手时一击致命,绝无还手之地。

只是 ,没想到来得太快,让她没有一丝防备。

就在今天早晨,当她睁眼的瞬间,映入眼帘的不是木质的天花板,而是华丽耀眼的镶有钻石的黄金吊顶,她有一瞬间的晃神,以为是回到了意大利,回到了三年前,回到了他的身边。

她安静地坐了起来,看着房间里的一切,慢慢将自己蜷缩成一团。

房间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熟悉得令人疼。

她回来了。

她喜欢的马克杯就放在床边,杯里还有她没来的急喝完的薄荷茶,一样茶水量,一样的微热的温度,一样的沁人心脾。

她爱看的希腊古书就躺在纯羊毛的地毯上,1000页,那一篇章是她还没来得及看完的《阿波罗与达芙妮》的故事。

这个房间里欲离开时候别无二样,化妆台上还有她用了一半的香水,还有半开的橱柜的门,还有她的心,全都在这里,全都在,一样不落。

这里重重的一切都在展示着某个人的执念,根深蒂固,宁人发麻。

方凉下了床,在开放式的楼台,曼珠沙华在阳光的照耀下开得妖艳无比,像极了某人。

用是食指指腹抚摸着花蕊,当初送给他这花,一是因为她觉得这花很像他,外表耀眼无比,诱人心魂,当爱上,就会发现自己已是难以自拔,情种深入骨髓。

而她,就是落入陷阱的猎物,曾经甘之如饴,现在————同样是。

另一种是…………道别,传说曼珠沙华是开在冥界的一种花,也叫彼岸花,花语就是离别。

就像他俩,一个是妖艳无比的花,一个是纯色的叶,开在了这朵花上,那就只有再见的缘分。

“咚咚咚”敲门的声音打碎了方凉的回忆“少夫人,主子已经在楼下的餐厅等你了。”

被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思绪,方凉呆呆看向门外的人。

林管家,在这座城堡里——曾经——待她最亲的人。

方凉木纳地开口,一字一句熟悉的陌生: “林爷爷,好久不见”

三年不见,再深的情份也会变淡,她体会过,就像死去的永远温柔的母亲,她也好久没有想像起过她,不怪自己薄情,时间真是个好东西,不然,自己也不会用时间来当药,给自己也给他治病。

林管家微微点了下头,一成不变的的语气却略带不一样的疏离:“少夫人,主子已经在楼下等着了,请你换好衣服就餐。”

方凉又是一愣,少夫人?

半晌,她回过神来,自嘲一笑,对啊,自己已经结婚了,早在三年前就已经结了。

妻子是方凉,丈夫是林修远,结婚证上还盖着红色的公章呢。

她怎么忘记了呢 ?

那么,她还忘记了什么?

方凉呆呆地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没有妩媚的眉眼,没有秀气的鼻子,没有樱桃小嘴,也没有傲人的身材,在蓝色真丝纱裙的映衬下整个人只能算是小家碧玉型,不像他,什么都是完美。

方凉常想,如若不是亲眼所见,她绝不会相信个世界上会存在像清佐那样神一样的男子。

温柔如玉,俊朗如神,但却有毒。

用钻石镶成的高跟鞋,在灯光的照耀下令人睁不开眼睛,方凉一步一步走下楼梯,高根鞋与大理石板触碰的声音异常清脆,震得方凉心惊,她承认,怕他。

她不知道三年后的林修远会是什么样子,她乱了心神,抬手触摸着自己慌乱的心跳。

在这个世界上能将方凉慌张无措的只有一个人。

方凉静静地看着距离她不到十米的男子,头又偷偷地眩晕了,不管多少遍,他始终美得让人心惊,休闲的真丝居家服,一贯的白色,静静坐在桌前,低头专注地看着酒杯中的红酒,他的眼睛是那样的干净透明,不带有一丝杂质。

方凉也想知道,就这么干净纯清的男子,怎么会与血腥暴力联系在一起。

男子感受到了她的注视,微微地抬起头,长长的睫毛在他脸上投出一片阴霾,湛蓝色的眼睛闪烁着柔美的光,嘴角噙着笑,温润如玉,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她。

方凉愣愣地看着他,他的眸漂亮得让人心醉。

突然明白,她错了,林修远是毒,就算再怎么除,深入骨髓,怎么救命?

为了离开他,做过很多次的自我催眠,善忘的毛病也就是那时候开始的,她忘记了家人,忘记小时候的记忆,忘记她的朋友,忘记亲人。

可是就在她以为她快要忘记他时,仅仅是一丝味道就让她慌了,而现在他的一个微笑就让她三年的努力付诸东流。

这一局,她又输了。

方凉突然明白了,母亲在离世的前一天曾对她嘱咐过:“阿凉,找个普通人好好过一辈子,就安安静静地过一辈子。”

她现在明白,被父母一手调教出来的优秀女孩,眼光自然不会差,而母亲只是想她嫁个平凡人,优秀的女孩总会有人疼爱,她明白。

可是,为什么在一开始的时候就会遇见林修远,大爱临头,插翅难逃。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