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乔陌坐在回市区的客车上,淅淅沥沥地下着雨,雨点有规律地打在玻璃上。乔陌望着窗外,内心万般沉重。蝉蛹幻化成蝶要经历的是脱胎换骨的疼痛,而由一个善良温顺的绵羊瞬间披上狼皮变成吃羊的恶狼需要经历什么?黑化,腐烂,蜕变。乔陌心底最软最暖的地方留给了自己,至于那些伤害过她,嘲笑过她的人,只配用手段和陷阱让其万劫不复。

一生中有很多个时刻,人的内心会涌现出一种难以表达的渴望犯罪的心理,就那么一个时刻,幻想着自己要怎么把仇人千刀万剐、碎尸万段。一回过神,却又为自己的荒唐感到可笑,随之想到了伤害。伤害,戳他的痛处,击他的要害,让他陷于无休止的悲伤和恐惧之中,只有看着他痛苦,才能感到一丝快感。

乔陌此时此刻正是这种感觉,就像手里握着一把匕首,对面是仇人,很想果断一点一刀结束,却又觉得不够,想一刀一刀的折磨,因而在原地踌躇不定,握着刀的手仍然在微微颤抖。

回到家时已接近午夜,康泽不在。

虽然很不愿意,但又不得不向他开口,乔陌只得拨通了康泽的手机。

“在哪?”

“酒吧。”

“回来。”

“怎么,想我了?”

“我有事要跟你说。”这个人真是无时无刻不在厚脸皮。

“在电话里说就行了,我回不去。”

“我要搬出去住。”

“你自己走就可以了,给我打什么电话,难道还要我帮你搬行李吗?”

“……”这么爽快?是不是有什么阴谋。不管那么多了,先搬出去再说。

乔陌回来并没有带行李,所以也没什么要收拾的,她把钥匙放在了玄关柜子上,离开了这个让人感到冰冷、绝望的房子。

乔陌的新住处是离市区较近的高新区楼层。是当年乔陌结婚辛乐怡送的结婚礼物,本希望好朋友会有个幸福的婚姻,没想到最后还是难逃政治联姻,与一个完全陌生的人结婚。所以辛乐怡偷偷买了这间房,为的是乔陌以后还能有个可以专属自己的小窝。但是结婚没多久,乔陌就去了国外,房子也就一直空着。这次乔陌回来,这件屋子也终于派上了用场,成为了乔陌的新家。

“恩,我已经搬出来了。打算明天去买些日用品,然后好好休息几天。”是辛乐怡的电话,这种时候也只有和朋友才能聊几句。

“你的计划……要什么时候开始啊?肖雲过几天就要去加拿大了。”

“恩,你知道他航班班次吗?”

“你不会,你要跟着他去?”这疯女人在想什么?一个人去加拿大多危险。

“当然啦,想要跟他同一个航班一起去应该很容易吧。”

话筒那边传来辛乐怡高八度的声音:“你真是疯了,等他回来或者在他去之前都行,干嘛偏要追着去啊?!”

“在异国偶遇,回来后再遇到一次,印象会很深刻的吧。”乔陌若有所思。

辛乐怡扶额,除了佩服和无语,她想不出别的词来形容她此刻的感受。“我是服了你了,我会帮你拿到机票,不过你一个人必须要小心!”

“OK!”

第十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