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与众不同

  随着时间的流逝,那道圣洁的白光已经持续了半个时辰,婴孩的声音不断的从白光之中传出。

  听着婴孩的哭声,雪珏枫是安心的,因为婴孩在哭,证明他的孩子还活着。

  渐渐的那道白光开始消散,隐隐约约的看到白光和紫光,相互缠绕,萦绕在婴孩的周身,绚丽无比。

  最后白光和紫光同时没入婴孩的身体,婴孩安然无恙的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只是令人惊艳的是,婴孩的头发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竟然变成了青木亚麻灰色有点偏银灰,婴孩的头发佷美,有一种高贵典雅的感觉在其中,仔细一看竟然看到青木色的头发中竟然掺杂着几缕紫发,很是魅丽。

  随着两道光的消散,婴孩的身体便自空中降落了下来。

  雪珏枫快速的来到婴孩身边,将婴孩放到自己的怀中,走向水亦蕊。

  水亦蕊看着雪珏枫怀中的孩子,不由得将孩子抱了过来。怜爱的抚摸着婴孩的头发。

  “枫,你说我们的孩子会有事吗?”

  “不会的,那道白光那么圣洁,而且也没有伤害到孩子,像是在为我们的孩子洗礼一般,不会有事的。”雪珏枫肯定到。

  嗯,水亦蕊听到雪珏枫如此说安心的点了点头,水亦蕊看着婴孩,孩子很白肌肤白莹的像雪一般美丽,水亦蕊轻柔的呼唤道“宝贝,我的宝贝!”

  说完在婴孩的额头上印下一吻。

  婴孩也像是感受到了母亲的召唤般,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如蒲扇般长长的眼睫毛下绽放出了一双晶雅灰色的眼睛,那双眼睛很是惊艳,惊得水亦蕊都不知道说什么了。

  “枫,你看,我们孩子的眼睛好美,这是艳惊四方啊!”水亦蕊激动告诉雪珏枫。

  雪珏枫看到后,确实是很惊讶,但很快便大笑了起来,“哈哈哈,不愧是我雪珏枫的孩子,我雪珏枫的孩子,就应该与众不同。”

  “你也不害臊,哪有这样夸自己的。”水亦蕊也很是高兴,骄傲。

  “雪皇,雪后,还是让我把孩子包起来吧,现在天冷,千万被让孩子着凉了。”产婆回过神来,上前说道。

  水亦蕊听产婆如此说,便将孩子递给了产婆。

  产婆将包好的孩子再次送到水亦蕊的怀中,转身便向雪珏枫跪了下来。“恭喜雪皇,雪后,雪域迎来了一位公主。”

  产婆话音一落,大殿中的所有人都跪了下来齐声道“恭喜雪皇,雪后喜得公主。”

  雪域迎来了一位公主的消息像长了翅膀一样,迅速的传遍了雪域的每个角落,就在整个雪域都在欢庆公主的降临的时候,这个消息也迅速的在整个蓝楹大陆传了开来,就连雪域公主出生时所发生的那一幕幕令人惊艳的事也随之传开。而且还被传得神乎其神,令整个大陆的人都想要一睹,这位公主的芳容。

  各国皇室得到消息都准备前往雪域为这位公主庆满月。

  雪殿

  “枫你说我们给我们的女儿起个什么名字好呢?”水亦蕊抱着自己的女儿,看向雪珏枫。

  “我早就想好了。”雪珏枫看着自己的妻儿

  “我们女儿下生的时候身上发出的紫光能沐浴着满山的木槿花在烈冬中盛开,至今不败,所以,我想给它取名为雪沐槿。”说完雪珏枫便走到书桌前提笔写下雪沐槿这三个字。

  “夫人看怎么样?”

  “嗯,甚好,,我们的女儿就叫雪沐槿。”水亦蕊高兴的看着女儿。

  雪沐槿来到这个大陆已经快一个月了,雪沐槿的思维已经开始清醒了。

  银发死后刚好在雪沐槿出生时来到这个世界,机缘巧合下,银发就是雪沐槿,雪沐槿就是银发了。

  雪沐槿现在还对这个世界不是很了解,她对前世的印象什么都没有,有的知识电脑给她传输的知识、信息、编程等,除此之外雪沐槿没任何印象了。

  现在的雪沐槿除了比别的婴孩脑子里存储的知识多了点,与其他婴孩没什么差别了。

  快一个月的雪沐槿不叫,也不哭。这让水亦蕊很担心,最奇怪的是当问雪沐槿饿不饿的时候,她会点头,她不喜欢的东西她会推开,但是一个月来从来都没有开口叫过,这让雪珏枫和水亦蕊都很担心。

  水亦蕊将雪沐槿抱在自己的怀中,不管自己的女儿举动有多奇怪,她都是自己的心肝宝贝,水亦蕊万般呵护的看着雪沐槿。

  雪沐槿也在看水亦蕊,雪沐槿知道,自己叫雪沐槿,她很高兴自己有名字了,也很喜欢这个名字。

  雪木槿也知道眼前这个美丽的女子,是自己的母亲,前世的自己虽然是杀人的机器,但是也是知道父亲和母亲所代表的含义的。曾经前世的她很想拥有却没有,可现在,她拥有了而且是自己的亲生父母,所以她很开心。

  对于雪珏枫和水亦蕊对她的爱,雪沐槿是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了,雪沐槿看着水亦蕊的眼睛,她忽然好想向自己的母亲,展示自己的不同,好像把自己的一切都告诉母亲,她确实这么做了。

  “母亲。”雪沐槿看着水亦蕊笑了起来,忽然张口尝试的喊道,听起来有些生涩。

  水亦蕊看着自己的女儿突然开口喊母亲,瞬间惊到了,她不敢置信地看着自己的女儿,嘴唇发抖的开口。“沐槿,你叫我什么,我的好女儿,是你叫的吗…母亲不是幻听吧。”

  水亦蕊的眼中瞬间蒙上了一层泪水,她太惊讶了。

  “母亲”雪沐槿不解的看着水亦蕊,难道自己叫错了吗?

  雪沐槿将自己的小手从水亦蕊的怀中抬了起来,伸向水亦蕊的脸庞,去触摸自己的母亲。

  水亦蕊看着雪沐槿肉肉的小手向自己的脸庞伸来,连动都不敢动了当雪沐槿的小手触碰到水亦蕊的脸庞时,一大一小的两个人像是都触电了一般,眼中充满惊奇的看着对方。

  “母亲”雪沐槿摸着水亦蕊的脸庞再次忍不住的开口道。

  水亦蕊这次是听的很清楚,真的很清楚。

  水亦蕊抱着雪沐槿便向御书房跑去,她要去找雪珏枫一般这个时候,雪珏枫都会在书房办公,雪殿很大和皇宫差不多大。

  水亦蕊一路快跑,看见水亦蕊的侍人都快速弯腰行礼,此刻的水亦蕊什么都顾不着了,没有一点作为雪后该有的庄严。

  此刻的水亦蕊像个孩子得到自己心爱的东西般,飞快的向御书房奔去雪沐槿看着水亦蕊因为自己的一声母亲如此开心,便也觉得很开心,一路上在水亦蕊的怀里咯咯的笑着。

  “枫,枫!”人未到声先到。

  在书房的枫听到自己爱妻的呼唤,无奈的摇了摇头,起身向门口走去。

  “枫,我们的女儿,你看,枫!”水亦蕊激动的无语伦次了,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自己的开心了。

  水亦蕊将雪沐槿抱到雪珏枫面前“宝贝,叫父亲,快,叫父亲!”

  “亦蕊,你在说什么呢,沐槿还没满月怎么会开口说话!”雪珏枫溺宠的看着自己的爱妻。

  “不,不是的,你看!”水亦蕊打断雪珏枫的话。

  无奈之下雪珏枫只好乖乖的听自己爱妻的话,将雪沐槿抱到自己的怀中,看着自己的宝贝。

  雪沐槿看着雪珏枫,这就是自己的父亲,真好看。

  雪沐槿同方才一样伸出自己肉嘟嘟的小手,去抚摸自己父亲的脸庞,父亲的脸庞好滑,好喜欢。

  “父亲”雪沐槿抚摸着雪珏枫的脸慢慢的吐出两个字。

  就在雪珏枫震惊中是,雪沐槿语出惊人的说道,“父亲…抱。”说完立刻伸出两只小手,圈住雪珏枫的脖子,父亲的怀抱好舒服,原来有父母的感觉是这样的美妙。

  雪珏枫感受到自己女儿的动作,他再也无法淡定了。他高兴的将雪沐槿举在半空中。

  雪沐槿感受着这一切,她知道她再也不用掩饰自己的不同了,因为父母并没有因为自己的不同而不喜欢自己,反而把自己当珍宝一般呵护疼爱着。

  转眼间,雪域公主雪沐槿的满月宴到来了,早在几天前雪域便因为这个满月宴而变的热闹了起来,各国的皇室都前来为雪域公主庆满月。

  这天,雪殿所有人都忙碌了起来,每个人都开心死了,公主满月雪皇大赦天下,还给每个在雪殿就职的侍人发了红包。

  所有前往雪殿的贵宾,在一登上雪山时便被眼前的景象给迷住了,大片大片的木槿花魅丽的绽开着,令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木槿花也可在寒冷的雪域盛开,而且还如此魅丽,比那在夏季盛开的不知道要美上多少倍,白茫茫雪山因为这木槿花的存在竟是如仙境般,令人沉醉。

  看来传闻不假,这雪域公主确实特别,此刻所有人都心思各异的向雪殿迈进。

  说来也奇怪,这雪域木槿花自雪沐槿出生后便一直盛开着,朝开暮落,每一次凋谢都是为下一次更绚烂的开放,就像太阳不断落下又升起,生生不息。

  所有人都认为这是公主的降生给雪域带来的吉祥的征兆。

  一场盛大的满月宴在,雪殿隆重的进行,期间很多国家的代表都想要一度雪域公主的芳容,但都被雪皇巧妙的推脱掉了。

  其他人看到雪皇的态度变纷纷做罢了。从雪域公主出生到现在除了雪殿中部分人见过雪木槿的样子,其他人都没有见过雪沐槿的容貌。

  雪皇和雪后把雪沐槿保护的很好。

  满月眼过后,各国的使者纷纷启程回国,雪域恢复了以前的平静。

  雪沐槿在雪皇和雪后的保护下一天天长大,现在的雪沐槿还小一直都和雪皇雪后睡在一起。

  整个雪域都知道雪皇只有一个女人,那就是雪域的雪后,所以雪殿很大但没有后宫。

  随着雪沐槿的长大,她带给雪珏枫和水亦蕊的惊艳就越来越多,甚至让雪珏枫和水亦蕊感到害怕,自己的女儿太特殊了,

  她知道太多太多世人都不知道的东西,他们害怕天妒英才,便更加的小心地保护她。

  而雪沐槿却全然不知自己给自己的父母带来多大的惊讶,她只是想将自己知道的毫无保留地展现出来。

  慢慢的雪沐槿在不知不觉中长大

  三岁时,雪沐槿已经将自己脑子里有的知识都全部吸收为自己的了,雪域常年积雪不化,粮食产量一直都不是乐观,雪沐槿用自己知道的改善了雪域种植业,让雪域的粮食产量逐年递增,雪域再也不用花钱向他国进口粮食了,雪沐槿告诉了自己父亲很多提高产量的方法。都被尝试着实行。

  当然这些都是有雪皇出面,雪沐槿只是做那个幕后人,在雪域百姓眼里只觉得他们的雪皇英明。

  而对于雪皇雪后而言,自己女儿所展现出来的才能,只能欣然接受,他们很爱自己的女儿,他们能做的只有将她好好的保护着,不让世人发现她的才华。

第二章 与众不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