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不愿束缚

  不知不觉中,雪沐槿已经九岁了,在雪沐槿7岁那年雪域来了一位世外高人,为雪沐槿批命说雪沐槿生来与众不同,命里带着龙紫之气,但锋芒太盛,太过聪颖怕是天妒英才,招致灾祸令天下大乱,万千百姓将在水火中苟生。

  雪珏枫和水亦蕊听到后,一点都不怀疑这位高人所言,只问可有解法。

  那位高人却说:”时候未到,应是藏锋毕芒,等待佳时。

  那位高人临走时还留下一句话:”天下大势,分久必合,紫薇归位,天外玄女,共创盛世。”

  九年了,雪沐槿早已不再是前世那个不会用大脑思考的银发了,雪沐槿知道自己的才华让父母很担心,自其七岁后雪沐槿便很少让自己表现的与众不同,也很少出去玩,只是在皇宫内,雪沐槿也知道父母为了保护自己,特地的将雪鸢殿一再的扩建,为的就是让自己的童年能够快乐。

  才开始雪沐槿很高兴,但九年了,整个雪鸢殿她闭着眼都可以走一遍了,雪鸢殿的侍女都是雪珏枫从嗜落阁中挑选出的。

  在雪鸢宫的暗处还有很多暗卫在外保护,这些暗卫都是誓死效忠雪家的,所以不用担心有人会泄露雪木槿的才华。

  雪沐槿的近侍是从雪家的嗜落阁中挑选出来的最优秀的人,同那些暗卫一样誓死效忠雪家,这些雪沐槿都是知道的。

  一开始雪珏枫是瞒着雪沐槿的,但因为前世的习惯,雪沐槿自己并没有放弃练武,九年雪沐槿的武功与前世相比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雪沐槿坐在院子中正低头专心致志的调配着自己的木槿花粥。

  “公主,你要的书籍,奴婢都给你拿来了,您看看是这些吗?”说话之人就是雪沐槿的近侍紫泠,

  “嗯,我知道了,放我屋里吧,辛苦了!”雪沐槿轻启朱唇淡淡的说道

  “是”紫泠点了点头便向屋内走去。

  紫泠走后不久。雪沐槿忽然高兴的跳了起来。

  “成功了,紫泠,快来看。”雪沐槿高兴的说道,迫不及待的想让紫泠看看自己的成果。

  雪沐槿抬起头的刹那,那容貌就像上天将所有精华聚集到一起般,精心雕刻出来的一样,若这里有人,定会惊得忘记呼吸,虽说雪沐槿才九岁,但那容貌,已是惊艳无比,要是长大了,那还不得让全世界都尽失了颜色,一头银发随着雪沐槿的奔跑随风晃动,如梦如幻,长长的睫毛下那晶雅灰的大眼睛,雪沐槿的眼睛上的花纹随着雪沐槿的长大愈发的明显了,那是一种像是来自异域和花纹,灵动炫丽,很是迷人,像是要把人吸走一般。

  紫泠听到公主的呼唤便转过身来,看到公主那容颜,就算是见惯了公主的容颜的她,也不禁再次被迷住。

  “紫泠,你看这是我做的木槿花粥,应该很好喝吧,你快帮我尝尝,要是好喝的话,等等就让母后也来尝一下。”雪沐槿如同献佛般,给紫泠舀了一碗,递了过去。

  紫泠接过雪沐槿的碗,慢慢的去品尝的一口,紫泠侍奉了雪沐槿这么多年,雪沐槿从没将她当下人看,所以紫泠并不会因为公主亲自给的而受宠若惊,这对紫泠来说早就见怪不怪了。

  “怎么样,怎么样,好喝吗?”雪沐槿睁着那大大的晶雅灰色的眼睛看着紫泠喝了下去,期待着紫泠给出评价。

  紫泠看着自家公主好笑道“好喝,很好喝,雪后要是尝了,一定会很高兴的。”

  “嗯!“雪沐槿看这自己的成果,兴奋不语言表。

  “母后这时可在忙?”雪沐槿浇了浇粥开口问道。

  “回公主,雪后此时刚好忙完。”

  “嗯”雪沐槿点了点头道:“紫泠,你去帮我城一碗粥带去给母后尝尝”雪沐槿心情不错的说到。

  “是”紫泠应道。

  “噢,不对,是两碗,说不定父皇此时也在母后那里。”

  朝华宫

  果然不出雪沐槿所料父皇真的是在母后这儿

  “父皇母后!”雪沐槿开心的向水亦蕊走去。

  “槿儿怎么这时来了!“水亦蕊高兴的道。

  雪沐槿走到水亦蕊身边撒娇似得赖着水亦蕊,“槿儿就是想母后了,就来了。”

  水亦蕊听到后,溺宠的刮了刮雪沐槿的鼻子,”你呀!小机灵鬼,嘴巴跟抹了蜜似的。“

  雪珏枫看着自己身边的爱妻被女儿给拉走了,心中有些小憋屈,故作生气道。“槿儿,你眼中就光有你母后,就没有我这个父皇吗。”

  雪沐槿听到父皇这样说,便觉得父亲好好笑,居然跟自己女儿吃醋,雪沐槿忍不住的在一旁偷笑。

  “谁说的,紫泠“说着雪沐槿让紫泠把自己做的粥端过来。

  “雪沐槿亲自将一碗粥端到雪珏枫面前,”父皇,这个呢,就是槿儿为您亲自研制的木槿花粥,这不,一做出来便先端来叫您尝尝。

  说完雪沐槿给水亦蕊递过去另一碗粥,“母后,您也尝尝。”

  雪珏枫和水亦蕊对视一眼,都不由得笑了笑,端起粥来,喝了两口。

  “嗯,很好喝。”水亦蕊赞赏道,“不想我的槿儿竟有如此厨艺。”

  “嗯,确实不错。”雪珏枫也附和道。

  “多谢父皇母后夸奖。“雪沐槿故作样的说道。

  雪沐槿的言行顿时把水亦蕊给逗笑了。

  “槿儿,今天在这雪鸢殿中都干了些什么!”水亦蕊放下碗问道。

  “我今天也没干什么就练了会琴,之后我一直都在为父皇母后做这个粥,母后,这个粥的味道如何?”雪沐锦将自己做的事一一向水亦蕊道来,最后还不忘问这粥的味道如何。

  水亦蕊听到雪沐槿的回答,摇摇头笑道,“你啊!这个粥是母后喝过最好喝的粥了!”

  “嗯,我也是这么觉得。”雪珏枫适时地插进一句话。

  “嗯,好喝就行!”雪沐槿点了点头,便跑向雪珏枫,将他拉过来坐下。

  “父皇,你工作了一上午肯定是很累了,让女儿给你揉揉肩吧。”雪沐槿讨好的说道。

  “嗯。”雪珏枫很是享受的接受着雪沐槿的按摩,缓缓的开口,“说吧,有什么事要求父皇,无事献殷情,准没好事,你个小古灵精。”说完还在雪沐槿的小鼻子上刮了一下。

  雪沐槿听到父皇这么说,便也不再装了,走到雪珏枫的面前,认真的说道,“父皇,女儿前几天收到了镇国将军府沈馨儿的请帖,说是邀请女儿后天去赛马,女儿想向父皇讨一匹汗血宝马。“

  “哈哈。”雪珏枫听后大笑了几声,“你也真敢说,就凭一碗粥就想向父皇讨要一匹汗血宝马!”

  雪珏枫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女儿。

  “怎么不行啦,父皇你都喝了我的粥了,怎么也要礼尚往来吧,喝了我的粥,满足我一个心愿,难道您女儿我的亲手做的一碗粥还不止一匹马吗!“雪沐槿不服输的说道。

  “哈哈哈。”雪珏枫被雪沐槿逗得什么高兴,“我的宝贝槿儿亲手做的东西自是不能是一匹马能比拟的。”

  雪沐槿听到后开心的跑到雪珏枫身边道,“我就知道父皇最是疼我的。”

  水亦蕊看着父女两道:”出去赛马可一定要注意安全,让你父皇多派些人跟着你,知道吗!“

  “嗯嗯,母后你放心吧,女儿会保护好自己的。“

  水亦蕊听到雪沐槿如此说点了点头。

  “好了,你也不要总是缠着你母后了,都是多大的人了。”雪珏枫声音透着点酸气的道,“后天你自己去挑一匹和你心意就行。”

  “好,我就不打扰父皇和母后恩爱了,槿儿就先行告退了。”说罢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快速离开了。

  雪珏枫听到雪沐槿的话说道,”你听听,这没大没小的就是太惯着她了。“

  水亦蕊觉得好笑道,“好了,没大没小还不是叫你惯的。”

  后日雪沐槿穿了一身湖蓝色骑马装,雪沐槿在镜子前左右转了转身,湖蓝色的裙裾轻轻地摆动如梦如幻。雪沐槿一早便带着紫泠来到马棚去挑选马匹。

  “参见公主殿下。“马棚的太监看到雪沐槿后立刻恭敬地行礼道。

  “嗯,起来吧。”雪沐槿挥了挥手道,“我父皇可有提前跟你们交代说本宫今天会来取马。”

  “交代了,交代了,皇上一早便叫奴才为公主备好最好的汗血宝马。”一名太监立刻开口道。

  另一名太监即可前来一匹汗血宝马,那是一匹纯正的黑马,看起来就应该是极好的品种。

  雪沐槿看到后微微撇嘴囔囔道:“父皇也是小气,连赤兔都不借我骑。“

  “赤兔呢?”雪沐槿问道,赤兔是雪珏枫爱驹,浑身银白色,速度如风,很是耀眼。

  “哎呦,公主殿下赤兔的性子太烈,皇上交代下来说不让子公主殿下骑,怕伤到公主殿下。”其中一名小太监哭丧着脸说道。

  雪沐槿听到后台步向马圈里走去。

  “公主殿下,公主殿下。“小太监看到雪沐槿向里走去,急忙跟上道,”皇上交代说不让公主殿下骑赤兔啊!“

  雪沐槿一走进马棚便看到赤兔,

  雪沐槿慢慢靠近赤兔,发现赤兔并没有排斥自己,便大起胆子来伸手摸了摸赤兔,赤兔出奇的竟没有冲雪沐槿发火。

  “你可愿意与我去奔驰?”雪沐槿开心的抚摸着赤兔轻轻地问道。

  赤兔轻嗤了几下,

  “那我就当你是答应了。“雪沐槿开心的解开赤兔的缰绳。

  雪沐槿轻轻拍了拍赤兔后,一个漂亮的翻身上马。

  “公主殿下,不行啊,您若是骑走了赤兔,奴才们可是要掉脑袋啊!”小太监还想要上前阻拦却被紫泠给拦了下来。

  雪沐槿俯身轻轻地抚摸着赤兔说道:“无妨,父皇那你们只管说是本宫非要带走赤兔就行。”

  “紫泠,你便骑那匹汗血宝马吧。”雪沐槿转头对紫泠说道。

  “是,公主殿下。”紫泠转身对雪沐槿说道。

  雪沐槿双腿一夹轻喝道,“驾”

  只见一道银白色的残影在眼前一晃便消失了。

  紫泠随后立刻骑上马,朝雪沐槿的方向追赶而去,只留下那两名小太监满脸苦愁的站在原地。

  雪域的皇家猎场

  此时猎场已经来了不少人,有男有女的聚集到一处。

  一位身穿红衣的妙龄少女正被一群人给簇拥着,其中一位身穿粉色骑装的女孩激动的开口道:“馨姐姐,公主殿下今天当真会来吗!”

  “那是当然。”红衣女子立刻回复道,“殿下遣人来回复说今日会准时来的。”

  红衣女子便是镇国将军府的嫡小姐沈馨儿。

  “还是馨姐姐面子大,公主殿下从没有接受过任何的邀请。”一位绿衣少女接话道。

  “是啊,能邀请到公主殿下,馨姐姐您这可是头一份呢!”其他官家小姐也意义的附和着说道。

  “驾”一声悦儿的声音传来,让猎场上的众人都纷纷朝声源处看去。

  只见一道银色的身影,如同闪电般一闪便停在了众人面前。

  众人看到一名容貌精致道无可挑剔的瓷娃娃出现在眼前,一头银发随风飘扬,甚是放荡不羁。

  “参见公主殿下!”众人反应过来看到雪沐槿那一头飘逸的银发后,纷纷俯身向雪沐槿行礼。

  雪沐槿轻轻摸了摸赤兔道:“免礼”

  雪沐槿翻身下马,雪沐槿是第一次接受这种邀请,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沈馨儿起身后便来到雪沐槿面前道:“公主殿下,臣女是镇国将军府的嫡小姐沈馨儿。”

  雪沐槿不动声色的打量着眼前这个小家碧玉的女子,半响开口道:“早就听说镇国将军府的嫡四小姐容貌出众,落落大方,今日一见传言果真不假。”

  沈馨儿听到雪沐槿如此夸自己,脸上微微泛红,小女儿姿态尽显,甚是可爱,雪沐槿看到女孩脸皮如此薄,忍不住便想要逗弄一番。

  ”公主殿下,臣女是礼部尚书之女柳嫣。”柳嫣向雪沐槿俯身行礼。

  雪沐槿转头看向说话的女子,一身绿衣清新可人。

  “在臣女看来,公主殿下才是真正的气质脱俗,美丽的不可方物。”

  雪沐槿听到柳嫣如此急迫的拍自己的马屁,一时忍不住微微勾了一下唇角。

  柳嫣看到雪沐槿唇角微微上扬,便觉得公主殿下定是喜欢自己如此说,当下边要继续开口。

  雪沐槿抬了抬手制止了柳嫣,转头看向沈馨儿道,”我怎么不见沈兄在何处,不是说沈兄也来了吗?“

  “公主殿下,我哥哥他们在前面的谈话,毕竟男女有别,所以哥哥他们便在前面等着公主的到来。”沈馨儿立刻回到。

  “嗯”雪沐槿轻轻点了点头,“既然我们也去前面看看。”

  说罢,雪沐槿第一个翻身上马扬长而去。

  沈馨儿他们看到雪沐槿骑马远去,也纷纷让侍卫前来自己的马追了上去。

  雪沐槿驾驭着赤兔看到前面三三两两的一群英年才俊们聚在一起有说有笑的。

  一道银光突然出现打断了原本正在交谈的世家公子们。

  “参见公主殿下”众人看清马上之人后便立刻躬身行礼道。

  “不必多礼,难得可以出来玩,不必在意这些虚礼。”雪沐槿在马上抬了抬手说道。

  “谢公主殿下。”众人听到雪沐槿的话后纷纷起身谢道。

  “好久不见,沈兄。“雪沐槿对一名相貌不凡的英俊公子拱了拱手说道。

  众人听到雪沐槿的话后,都不禁向沈宏宇偷去了不简单的目光。

  在雪沐槿还有先生的时候,雪珏枫为雪沐槿挑了三名陪读,其中就有沈宏宇,另外两名今日并没有来。

  自雪皇为公主殿下招伴读时,众人便知道这位公主殿下是姬受雪皇喜爱的。

  “多谢公主殿下挂念,却有许久不曾见公主殿下了。“沈宏宇也甚是开心雪沐槿会记得自己这个儿是的伴读。

  “听闻沈兄这两年不仅才学出众,这功夫更是未曾落下,待会可要陪本宫来比试一下。“雪沐槿高兴地说道。

  “谨遵公主殿下命令。“沈宏宇干脆的说道。

  “那我们就以前面那座山头为终点,看看谁先到。“雪沐槿指着前面的山头说道。

  “公主殿下的坐骑可是雪皇陛下的御骑赤兔!”一位身穿深蓝衣袍的少年看到雪沐槿的坐骑惊呼道。

  “我知道,母后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可是我只是想出去看看,我可以乔装打扮,我不会让人认出我的。”雪沐槿看自己的父皇说不动,便转头去劝自己的母后。

  “槿儿,我们相信你会在人群中掩饰你自己,但是一次两次还好,若是经常出去时间久了,其他人必定会发现你的不同的。”雪珏枫平复下来,慢慢的向雪沐槿解释着这一切。

  雪沐槿听到雪珏枫说的,顿时觉得很有道理,但雪沐槿还是不想打消出去的念头,再次开口,“我不会经常出去的,我就出去这一次,就一次,好不好,父皇!”说着便道雪珏枫的怀里撒起了娇。

  “有一就会有二,这事还是作罢吧!”雪珏枫看着自己女儿难过,自己也不好过,作为父亲,竟然连女儿的小小要求都做不到,他觉得自己很愧对自己的女儿。

  雪沐槿不管说什么,雪珏枫和水亦蕊都不同意,最后自己跑进了屋中,不知道是在生气还是在难过,也许是难过吧。

  水亦蕊见女儿如此很无奈的看向了雪珏枫。

  就在雪珏枫和水亦蕊正打算要走的时候,雪沐槿忽然跑了出来。

  “等等,父皇母后,我想到了。”雪沐槿来到雪珏枫和水亦蕊的面前。

  “父皇既然不想让世人见到我,那我就不让世人见到我,那父皇能否让我去魔兽山脉玩一下。”

  “胡闹,那里能是你玩的地方吗。”雪珏枫忽然生气道,“还以为你想出了什么好主意,原来都是瞎扯。”

  “我没有胡闹,魔兽山脉是禁地肯定没有人,,我只是去看一下就会回来的。”雪沐槿抵抗的看着自己的父皇。

  两个人一大一小隔空相对,谁都不愿意退步。

  “好了,你们两个都别争了。”水亦蕊看不下去了,“枫,我看要不就满足女儿的这个愿望吧,到魔兽山脉总比到外面好吧!”

  雪珏枫听着爱妻如此说,也有些动摇了,“亦蕊,你不是不知道,那灵兽山脉都是凶兽云集的地方,我们女儿才九岁啊!”

  “枫,我觉得不会有事,我们的女儿从小就异于常人,而且她的身体里流的是你们雪家的血脉,她去灵兽山脉是不会有危险的,与其让女儿在外面释放光芒,倒不如让她在魔兽山脉中快快乐乐的活着。”

  雪珏枫听着妻子的话,转头看向了自己的女儿,心想道,是啊,倒不如让女儿在那里与世隔绝,快乐的生活吧。

  雪珏枫对自己的妻子点头道“好,我答应你。”

  继而转头对雪沐槿严肃道“槿儿,你跟我到屋里来。”

  雪沐槿看父皇表情忽然变的严肃,也跟着认真起来随雪珏枫走进了屋中。

  走进雪鸢殿,雪珏枫一挥手将殿门关了起来,转过身蹲了下来双手放在了雪沐槿的肩上认真道“槿儿,父皇要教给你一项技能,你要认真学,学会了才能去灵兽山脉,学会了你才能在灵兽山脉中行走,我给你演示一遍你要记好了。”

  雪珏枫眼中充满父爱的的看着雪沐槿。

  “嗯,父皇放心,女儿一定学会,一定不会让父皇母后担心的。”雪沐槿认真的点头道。

  “我要告诉你的是可以和灵兽通灵的一种技能,学会了这种技能,你便可以和灵兽对话,如果你的精神力强大的话,说不定你还可以压制灵兽并驾驭它。”

  “这个技能很简单,你要全身心关注用精神释放你的能量,就像这样。”雪珏枫说完周身便有一种无形的力量散开很强势,让雪沐槿都忍不住到几步。

  “只要你足够强大,你是放的精神力范围越广,你的影响力就越大,有时你也可以对敌人进行精神攻击,破环敌人的神经,现在你学着我来试试。”

  雪沐槿听雪珏枫的话,静气凝神,全身贯注的感受自己的精神力并去释放它。可是雪沐槿发现这很难,自己根本无法形成那股精神力。

  雪珏枫看了出来,一手轻拍在雪沐槿的肩膀上道“槿儿,不要灰心,这个本来便很难。”

  “父皇,是不是其他人也可以这样去和灵兽通灵啊!”雪沐槿灰气的问道。

  “不过,在这世间,只有我们雪家可以,只有我们雪家的血脉才能释放这种力量,血脉越强大所释放的精神力也越强大。你是我的女儿,我相信你可以的。”

  雪沐槿听到父皇的话像是受到刺激了般,开始再一次尝试,这一次学木槿不是一无所获,她可以释放出一点精神力,但与刚刚雪珏枫的相比还似太不够看。

  “槿儿,这个没有这么快,最厉害的也要一个月才能收放自如,你不要沮丧。”

  雪沐槿听到父亲的鼓励,更加全身贯注的凝聚自己的精神力。

  雪珏枫看到女儿如此用功,便不舍得打扰,离开了雪鸢殿,临走前还不忘嘱咐道“等你可以收放自如,精神力遍布范围足够广时你便可以去魔兽山脉了。”

  雪沐槿一下午,都在不断的练习,但效果不是很大。

  紫泠来给学木槿送饭,雪沐槿也没有动,全身心的都在练习上。

  在不断的练习后还是没有进步让雪沐槿停了下来,忍不住思考起来为什么自己全神贯注了还是无法释放出精神力。

  最后雪沐槿还是扛不住自己的胃,让紫泠送来了晚餐。

  “公主,你终于肯吃晚餐了,我还以为您废寝忘食了呢!”紫泠开玩笑道。

  “身体最重要,练了一下午我也饿了。”雪沐槿看到一道道美食,开始吃了起来。

  雪沐槿虽然很饿,但她吃的佷优雅,举手投足之间都透漏着贵族气息,这是真么多年雪沐槿养成的好习惯,就算再饿雪沐槿也不会狼吞虎咽,这都是水亦蕊教给雪沐槿的。

  水亦蕊教的很好,雪沐槿的礼仪,文明,琴棋书画都是水亦蕊手把手教的,而雪沐槿很聪

  明几乎得到了水亦蕊的所有真传。

第三章 不愿束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