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出乎意料的股价

  老阙像等待多年不见的初恋情人一样等待着周一的到来。

等待虽然煎熬,但老阙眼中金光灿灿地周一终于来了。

今天是个特殊的日子,从今天开始,他财富的车轮将奔驰在宽广的财富高速路上。

老阙早早就起来,他要寸步不离地守在电脑前面,眼睛眨都不眨地欣赏龙生股份的一字涨停板。涨停板的线条多么美丽,多么诱人啊,那简直是世界上最漂亮的线条了。看着涨停板的线条,就仿佛是在看着成捆的美钞,成堆的钻石,成箱的黄金,这是多么让人兴奋,令人陶醉的事情啊!

以后,看看还有谁敢说我老婆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从今以后那是插在了我老阙这片良田沃土上—不,是插在钻石黄金堆上啊!

时间终于到了,他抑制不住激动的小心脏,睁大眼睛,果不其然,集合竞价股价就直接打在涨停板上,64。20元,朱红的颜色,喜人的数字,美丽迷人,丰满坚挺,他情不自禁地哼起了歌:

我们走在大路上

意气风发斗志昂扬

主席领导革命队伍

披荆斩棘奔向前方

向前进!向前进!

他尽管知道不可能买入,但是还是将周末从所有能借的朋友和亲戚那儿高利息筹集来的两百四十八万全部委托。他想要是主力稍不留神开板哪怕万分之一秒,让自己的两百多万全部成交,该是多么完美的事情啊,并且在这万分之一秒内,自己是唯一一个买入的,那真是再幸运不过的事情了。

事情真的如他所愿,集合竞价中股价开板,59元成交,买入42000股,加上15号上午买入的88800股,总股份余额130800,平均成本55。85元,总市值近七百三十万了。他想象着这七百多万将像火箭一般飞快地往天空冲涨,很快就是一千多万了,两千多万了。。。一阵狂喜像巨浪般在心湖里汹涌澎湃,他感觉自己在浪上,不,在云端飞翔,从未有过的喜悦啊,仿佛每一个细胞都在兴奋地准备拥抱财富,他一遍遍地感谢财神赐福。

可是股价在59元和60元附近上下晃悠几分钟,开始下行。5分钟后,9:35,股价突然大幅度下跳到58:36,上周五的收盘价。这实在太出乎意料了!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次次地问自己是不是看错了,是不是看的别的股票。他用主力是在制造恐慌,打压吸筹来安慰自己,并且越来越坚信这一判断,还暗自庆幸自己聪明,及时识破了主力的阴谋。

云横秦岭提醒,主力无做多之意,有出逃之嫌,及时减仓为上上策。

老阙大声否定,坚信主力用兵于奇,欲扬先抑,居心叵测,狡猾阴毒,还叮嘱云横秦岭一定要坚守,要牢记兵法不动如山之策,让主力阴谋落空。

股价继续下行,老阙越发坚信主力诱空吸筹,对“主力的阴谋”不屑一顾,心想幸亏自己聪明,识破了主力的阴谋,现在不知道多少胆小又愚蠢的傻子交出了筹码,如果可能真应该提醒他们,千万别上主力的当。

云横秦岭告诉他自己已经全部清仓,并再次提醒,盘面飘绿,反抽无力,下跌有劲,成交量巨大,是典型的主力出逃情形,下降通道已经形成,不可再抱幻想。

“巴菲特说别人恐惧我贪婪,难道巴菲特的话不对吗?”老阙搬出股神来反驳。

“巴菲特的话严格地讲只对巴菲特对,并且是在某个特定的时间针对某个特定的股票才是对的。”云横秦岭说,“对于我们,大多数时候都是不对的,否则,那么多学习过巴菲特这句话的人就不会出现屡次亏损的情况了。比如,巴菲特反复说要坚持价值投资,可是多少价值型股票,比如,复星医药,是大家公认的稳健增长,市盈率低的价值型标的,可是它的股价上涨比笨熊都慢,下跌跑得比灵猴都快。还有恒瑞医药,多好的价值型标的啊,国内创新医药第一股,连年较快增长,可是你看看股价,近半年来都几乎在原地踏步。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对那些炒股经典千万不要教条迷信。”

“那照你说,股市就没有经验可循了,完全是博傻游戏了?”老阙继续反驳。

“没有一成不变,永远都灵的经验,股市形势千变万化,过去的经验有时会带你跳入今天的陷阱,唯一的经验是实事求是,具体情况具体对待,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大盘,不同的股票,采用的操作方法都应该各不相同。如果说股市有秘籍,这就是秘籍。具体到龙生股份,你说的所谓主力阴谋,也许就是你想当然的,实际上根本没有你想象的那种掌控一切的主力,即便有,也许主力根本就不是想打压吸筹,而是完全不看好龙生,借机出逃。”云横秦岭耐心地说。

“何以见得?”老阙问。

“盘面上股价的走势啊,这才是我们唯一应该作为判断依据的确定性的东西,别的都是不大不靠谱的。”云横秦岭说。

“作为几年的老股票民了,主力骗线的事情你该不会陌生吧。”老阙说。

“的确有这种情况,那么我们何不将计就计,顺势而为,主力骗线往下打,我乘早出来,等你打到底了,开始拉升了,趋势比较明朗了,再进来不就行了吗?”云横秦岭开导老阙。

“那万一主力突然封停,再不打开,连板上拉,岂不踏空?眼睁睁与财富擦肩而过?”老阙说。

“这种可能性目前看已经没有了,如果主力有强烈的做多意愿并且也有做多的实力,那为什么不乘势而为,借助审核通过的重大利好,散户热情高涨,众人拾柴火焰高,一鼓作气,轻松直达巅峰,而要自找麻烦,制造恐慌,涣散人心,迫使散户离场,让股价下行,与自己做多目标背道而驰呢?”云横秦岭分析道。

“股吧里面那个气势如虹的南宁人,还有那个连续三日上图准确预测走势的神一样的高手锦杰灿之韵,都坚定看多啊,难道他们都错了吗?”老阙搬出了股友作为论据。

“股吧如广场,大多随性而言,有感便发,空言虚语多也,岂可当真?”云横秦岭说。

“不管你怎么贬低龙生,我将坚定看好,请不要再动摇军心,否则斩!”老阙半庄半谐地说完挂了电话。

云横秦岭感觉老阙似乎没有丝毫动摇,他真希望老阙能听从自己的建议,尽快卖出股票。

云横秦岭想这人啊,一旦陷进某个念头里,一时半会真的很难自拔。

他回想起上次老阙玩3M的事情。老阙玩得疯狂,开了十个账户,天天在云横秦岭面前大讲特讲谢尔盖·马夫罗季,什么互助,什么匹配,什么提供帮助等等,不断炫耀自己的收益。

云横秦岭一针见血地指出这种凭空的高收益违背基本经济规律,迟早会资金链断裂,崩盘无法避免,血本无归是一开始就注定了的结局。

并提醒老阙是否还记得朋友老万被骗的事。老万被HN衡阳HD县的董亚云和SCYB市靠近竹海的邓兰那一对夫妻骗得差点倾家荡产,报了FS市黄岐镇派出所,至今都没有找到那对骗子夫妻,这还是在国内,有名有姓,有在佛山黄岐镇西围村南路8号租房的信息,有董亚云在SCYB市邓兰家建新房的信息,老万想查出二人的老家地址信息,几个月过去了,都没有结果,现在还在网上发帖,发誓要用一生的时间,纵然是上穷碧落下黄泉,都要找到HN衡阳HD县的董亚云和SCYB市靠近竹海的邓兰(董亚云四十来岁,中等身材,偏瘦,门牙为假牙;邓兰,三十来岁,中等偏矮身材。董亚云曾经在广州做皮料生意,后来在佛山黄岐镇西围村西围南路8号开鞋坊和老婆邓兰做鞋。如有HNHD县和SCYB市的朋友知道二人老家信息请留言,本人代表老万表示一万分地感谢,并将有酬谢金。)。

国内的骗子都这么难找,更何况3M这种国外的平台,骗起人来恐怕更是有恃无恐,追讨之难难于上青天!你还指望公安能帮你抓住骗子?

老阙举出玩3M中无数个成功暴富的例子来反驳云横秦岭,并且说,早点脱身就无忧。

云横秦岭说:“关键是你能做到早脱身吗?财富的诱惑如性感美女妩媚的勾引,冲动贪婪的荷尔蒙足够淹没摧毁一切理性的堤坝啊!意志薄弱是所有贪婪之人与生俱来的弱点。”

后来果不出所料,还没到过年,就传出3M平台账户冻结的噩耗。

老阙痛心疾首,为自己被冻结的60万和被自己拉进3M的不少亲朋好友被冻结的更多的钱而差点哭爹喊娘。

回想起这些,云横秦岭不由叹口气,他真希望老阙这次在龙生股份上能及时抽身而出,不要重蹈3M覆辙。

第三章 出乎意料的股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