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审核通过

  老阙的运气真不错,中午休息时间,传来了审核通过的消息,这个消息对所有买入龙生股份的人都是天大的喜事。有人在股吧里抒情,说无数个不眠之夜孤独等待,终于感动天,感动地,也感动了证监会,激动得真个是泪流满面啊。。。

老阙提着酒,满面笑容,一身喜气地找到云横秦岭。在来之前,老阙已经发了三条短信,打了三个电话,内容只有一个,龙生股份增发审核获得通过!

云横秦岭很平静地跟老阙说已经知道了,不用使用反复的修辞手法。老阙时髦地说:“重要的事情说三遍!”。并且将这句话本身也说了三遍,仿佛每说一次股价就会再涨一些,仿佛涨停板会因为他无上的热情和兴奋劲头而被冲上去,10%的上限会变成20%,股价会在当天就从58。36元变成64。20元。。。

老阙一边自斟自饮,一边吟诗: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古来圣贤皆寂寞,唯有散户留其名。。。”

还开始计算自己的财富会发生怎样的变化,那变化仿佛是几何级地增长,就算最低十个板,现在四百多万的股本,到时候,应该是一千多万吧。

“老云,你说是一千多万吗?我现在喝高了,计算功力废了,你给算算。”

云横秦岭嘿嘿一笑,知道精明如老阙的人自然不会不懂复利计算方法,他是想通过别人来确认,是想让喜讯再一次甜蜜兴奋他的心,让他再一次体会即将获得巨额财富的喜悦。人啊,谁不这样呢?好事情哪怕别人说一万遍,也不会有丝毫的厌烦。

云横秦岭本想满足下老阙,给他计算出正确的数字,但是对十个涨停板的判断实在不愿意苟同,便不想违背自己的心给老阙一个不可能实现的结果,觉得老阙过于兴奋,隐约感觉这样不好,便劝道:“宁静而吉,平心静气才好。”

老阙还是按捺不住兴奋,一个劲地看时间,几乎不停地饮酒。

下午开盘,龙生几乎是瞬间就拉上了涨停,稍后虽然又打开几分钟,但是最终还是杠杠地打了板。这更让老阙坚信了至少十多个涨停板的判断。

周六,老阙告诉云横秦岭,他正在募集资金,准备继续追龙,天天追,等板打开那天立即追入。

云横秦岭告诉老阙,没那个必要,自己半仓都满足了。

老阙惊讶而遗憾地说:“为什么不全仓,多好的机会,千载难逢啊!”

云横秦岭说,自己在这样的不牛不熊的市道上从来都不会全仓,留几分仓位,轻松,过满易损。还说,不要过分看好,周五封板并不坚决,曾反复打开,主力无大将风度,缺乏强势主力雷霆万钧之气魄,脉搏微弱,似乎是散户所为,预后不良。

老阙生气了,当即反驳说那是主力诱空行为,故意封不住,吓唬散户,让不知情的散户交出筹码,这更说明了主力抢筹,志在高远,心比天大。

“你不信,就等着看吧,到时候没准暴涨程度超出一般小散的想象极限!”老阙信心满满地说。

云横秦岭淡然一笑,不语。

16日,17日,周六周日休市,两天时间,老阙感觉时间真是太慢了,他多么希望周一马上就到,周二也马上就到,最好是将时间以光的速度快进,让那一个又一个笔直美丽的一字板闪着金光在眼前翻过,让账户市值见风而涨,千万富翁,不,亿万富翁—最初这样想他吓了一跳,不过很快他就兴奋地接受了这种可能,继而夯实成心中的现实—十个板,一千多万吧,二十个板,可不就几千万了吗?上了几千万,再奔亿又有何难?具体几个千万他不想费劲去算,对于大数字,他常感觉陌生而笨拙,计算能力常常归零。管它呢,只要上千万就行,就是质的飞跃啊。上千万的财富。然后再上亿,那是一种怎样的辉煌灿烂啊!

换成黄金大概也上吨吧。

本镇最有钱的人,资产算尽大概也不过上千万,到时候,自己将是无可置疑地全镇首富,不,应该是全县首富,或许还是全市首富呢。

到那个时候,什么宝马奔驰都弱爆了,直接私人飞机,就取名龙生号!

普通别墅算什么,直接到美国夏威夷秒购super house!

还有一定找个明星做红颜知己!

半夜,他一反常态要和老婆那个,老婆显然因他久违了的热情而感到困惑,迷迷糊糊地说大半夜地闹腾什么。他傲慢地说:“你知道现在是在和谁说话吗?你现在是在和千万富翁爱爱,以后。。。”他忍住了想说的话,他想说以后我的身边美女如云,春色满园,多少人抢着呢。

这次押对了股票,老阙那种辉煌胜利的成就感,丝毫不亚于HSD的约克镇大捷,拿破仑的奥斯特里茨战役。

云横秦岭告诉他,亢龙有悔,切记切记!

他答飞龙在天,天高任龙飞,何悔之有?

云横秦岭提示他,当初玩3M的教训当汲取,他说人不可能两次跨入同一条河流,不要被过去的失败吓住。

为了消磨掉漫长的周日时间,也为了沾沾龙气,周末他去游览汉中黎坪风景区的龙潭,尽管已经去过很多次了,但是一想到龙带给他的吉祥如意,他就禁不住要再次领略有关龙的传说。目前他见到有关龙的任何事物都心情愉悦,龙成了绝对的吉祥物,最万能的财神,他是遇龙则喜。

第二章 审核通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