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利空文章惹的祸

  午后,云横秦岭无意中看到一篇被疯转的文章—《龙生股份豪赌第二季》,文章指出龙生财务数据存在不实,有夸大造假之嫌,被打架的数据抽了龙生的脸。“笔者发现,同样的业务,光启科学披露的数据与龙生股份的反馈意见回复披露的经过审计的相关数据存在巨大出入。光启科学公告的“云端号”及深度空间顾问服务(即龙生股份公告中提及的新型空间技术业务)2015年收入为2。79亿港元,按照公告中港元与人民币1:0。8116的汇率折算,折合人民币只有2。26亿元,而龙生股份公告的数据为3。64亿元,相差约1。38亿元。除了营业收入存在巨大差异外,光启科学2015年亏损498万港元,而龙生股份披露的新型空间技术业务实现净利润1。75亿元。”

文章还进一步将矛头指向光启科学,点了光启科学的几处穴位:

一、刘若鹏所做的项目似有虎头蛇尾之嫌—“事实上,在龙生股份超材料募投项目之前,刘若鹏已经进行多个超材料项目商业化尝试,虽然开始时声势浩大,各种技术领先,但进展一直不理想。”

二、刘若鹏不敢做业绩承诺—“如果真的对项目有信心,承诺业绩又何妨?。。。按照现有方案,刘若鹏无需任何业绩承诺。。。”

三、刘若鹏有提前套现之可能—“本次非公开发行股份的限售期为自发行结束之日起36个月,意味着超材料募投项目尚未完工,刘若鹏就可以套现。”

四、盈利主要靠政府补贴和利息收入—“巨额的利息收入及政府补助是2015年没有出现巨亏的最主要原因。”

五、应收账款急增,隐含财务风险—“光启科学2015年收入暴增,但应收款项增加的更多,客户回款少得可怜。2014年实现收入7946万港元,而当年末贸易及其他应收款项为3341万港元。2015年实现收入35383万港元,但当年末贸易及其他应收款项高达35806万港元,其中贸易应收款项为31045万港元,账龄0-30日的贸易应收款项为29799万港元,过期时间0-30日的贸易应收款项高达27676万港元。”

六、令人费解的低调—“2016年2月,龙生股份曾称,本次募投项目建成达产后将具备年产75套可穿戴式超材料智能结构的生产能力,每年预计为公司产生4500万元的营业收入。根据测算,仅在中国安防反恐和应急救援方面的可穿戴式超材料智能结构潜在需求即达到6。1万-9。4万台,价值超过366亿元。面对金额高达366亿元的市场,公司目标只是每年收入4500万元,市场份额只占千分之二,自称有着超然竞争力的公司怎么如此‘低调’?”

文章也捎带指出保荐机构国泰君安因为不慎重严谨而被打脸。

这篇文章让公众知道龙生股份和国泰君安被抽了脸。我们知道每一个企业对应的都是活生生的有尊严的人,说龙生股份和国泰君安被打脸,其实质就是说这两家公司的法人代表,高层管理等人员被抽了脸。云横秦岭查了下,龙生股份的主要管理者是俞龙生和郑玉英,国泰君安是杨德红和王松。不知道这两家公司相关人员看了文章之后作何感想? |

文章最后通过疑问再次提醒投资者,慎重而行,注意风险。“龙生股份豪赌的超材料募投项目又能走多远呢?”

云横秦岭把这篇文章反复读了三遍,深知这是一篇杀伤力极大,相当平添空军千万的文章,极有可能瞬间摧毁众人的信心,引起夺路奔逃。虽然对文章的真实性可信性没有绝对把握,但是他知道股市上任何利空消息突然出现,无论真假,即便是假的,由于人们无从判断也往往选择宁可信其真,从而产生恐慌,导致抛售,再结合盘面股价走势,他更加坚信了自己对龙生股份的判断,此股危在旦夕,立即抛售刻不容缓!

老阙对云横秦岭的忧心如焚和火急火燎地催促卖出劝告仍然无动于衷。

他固执地认为,如果龙生作假,证监会岂能发现不了?如果发现了作假,又岂能通过审核?如果龙生真的作假,而证监会没有发现,显然属于严重失职渎职,那么对于以严谨为基本工作要求的政府机构证监会该是多么大的笑话,证监会也将被打脸!这样的事情绝无可能!

云横秦岭看着股价连续下跌,又多次劝告老阙卖出。老阙固执得像钢铁,死活都要坚守,还在心里隐隐憎恨某些人见不得别人发财。

直到收盘,股价放量下跌,跌幅高达5。11%!

晚上,云横秦岭再次告诉老阙,明天将继续下跌,如果龙生股份和光启科学,还有证监会没有出来澄清驳斥利空文章的话,问题将会更加严重。因为已经整整一天,龙生股份沉默,光启科学静音,证监会无声,而路漫漫的文章却被疯转,路漫漫的忠告越来越被人接受,龙生和光启在人们心中的形象大有被不断被矮化的趋势。

第四章 利空文章惹的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