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继续大跌

  第二天,云横秦岭搜索了一遍,仍然没有见到龙生和光启以及证监会有关路漫漫文章的任何澄清和驳斥,更坚信了龙生弄假,光启作虚,证监会失职的判断,对龙生股份股价的走势已经确定不疑了。

这时候,一些有识之士,有几位高人从15号开始就极富预见性地看空龙生,一些富有良知、心怀善意的好人开始发帖提醒大家危机深重,警惕风险,其中就有:

A股坑坑坑坑坑:

前天我最高点让你们出,骂我的都给我出来…那个叫什么韵的…已经让你们成功的套了十多个点…你们这些一点脑子没有的人,太可笑了…谁是庄托显而易。

GD广州手机网友:

走势昭然若揭,4。15是散户疯抢形成的涨停,所以挂单不多;这两日是主力打压,散户惊恐出逃,筹码已经到了庄家手上。说明什么?1、庄家过去手上筹码不够,只能打压吸筹不能抬轿;2、包括这票,任何股票没有庄家坐镇操盘,靠散户是绝对不行的,乌合之众永远都是一哄而起一哄而散,成不了气候。结论:庄家吸筹够了,股价才会上涨,如果它筹码差得太多,股价还会大跌。

火箭军战略部队:

不要指望定增通过就会一飞冲天。那都是一厢情愿的。庄家可不是这么想的。庄家是一夜/赚了就留了。余下的都是散户站岗放哨。周五早上买的,明天还有机会出逃。待调整到位再说也不迟。反正股市里的钱你是赚不完的。 记住龙生是长线股。没有2年以上你是看不到龙生真正的腾飞的。龙生不是一夜暴富的股票。也不是短期内你就会发财的股票。见好就收。落袋为安。严重关切,今天庄家出货3个亿,说明调整开始。见好就收,落袋为安。

SH布依:

龙生股份今日超大单流出排名第10名,说明调整开始。见好就收,落袋为安。定增价格7。2元,现价55元,庄家有这么傻给你散户抬轿吗?谁买坚决套谁。

这些观点更坚定了云横秦岭的判断,使他对老阙面临的风险更加忧心忡忡,一再劝告老阙赶紧清仓,可是却激起了老阙的逆反情绪,执拗还劲儿上来了,又一次搬出股神:“巴菲特说了,众人恐惧我贪婪,现在是众人恐惧的时候,本人岂能也傻不拉唧地跟着恐惧?那如何能成大事,赚大钱?”

并且还拉出一长串龙粉坚守唱多的誓言,其中有:

GX南宁人:

龙生股份守护者联盟今天正式成立,GX南宁人自封盟主大家同意吗

I will protect you forever and ever

I can !!!

彼怎赴锋:

周三市场大跌,可能的催化剂在于信用风险和货币政策转向等方面的担忧。目前看,信用风险不至于出现不断扩散的现象。价格方面,各利率反应平稳,无骤然收紧迹象,应无实质风险。尽管目前增长有所企稳,但增长压力始终存在,货币政策不会转向。降准后的反弹核心其实在于增长的超预期和估值的修复。前者基于地产和基建的带动,后者基于美国加息的推迟、国内债务置换、债转股带来风险偏好的提升以及央行适度宽松流动性的支撑。

老阙把唱空的人恨得咬牙切齿,仿佛是这些唱空的人破坏了他的发财美梦,阻挡了他迈向金光闪闪的财富之路,对大力唱空的布衣大骂不已,说此人一定是庄托,配合庄家来打压股价诱空的,这样的人尤其可恨,简直是在扰乱社会主义经济秩序,破坏祖国伟大复兴,粉碎美好的中国梦,是民族的罪人,国家的敌人,纵然打入十八层地狱都难解其恨;对于唱多的人,他视为知音,亲如兄弟,大有相识恨晚的意思,对高调唱多的GX南宁人,他视为股市高人,表达了充分无限的佩服,感激,赞赏,高度评价这样的人是振兴繁荣社会主义经济的中流砥柱,国家之栋梁,民族之希望。

他说如果大家都像南宁人这样胸怀博大,视野开阔,积极做多,只买不卖,中国股市上万点,不,就是上十万点又有何难!

并展开丰富的想象力,那样多美啊,几乎每个股民都可能是百万,千万,亿万富翁,所有的股民再也没有穷人,股民的社会地位,经济地位,政治地位将空前提升,再也没有人歧视股民不务正业,投机弄虚,股民成了推动经济极大繁荣的主力军,股民将成为国家的功臣,胸戴大红花,肩扛功勋章,所有非股民见了股民都像战争年代群众见了军人一样,心里是满满的爱戴和钦佩,引得那些芳龄美女双目放光,春情澎湃,恨不得立即以身相许,相伴终生。

云横秦岭看劝不了老阙,就说:“小河春是咱们都信得过的朋友,又是你两孩子的老师,现在虽然不炒股了,但是他一直关注和研究着股市,对股市判断大多时候都比较准确,旁观者清,你问问他的意见吧。”

“小河春,做教师的,又忙于写小说,业余时间都沉浸在那些虚构的人物关系中,为主角的悲欢离合、命运沉浮而劳心伤神,有多少精力顾及股票,对股市能有清醒的判断吗?”老阙有些怀疑地说。

尽管这样说,老阙还是致电朋友小河春,他只是希望小河春能提出与云横秦岭相反的意见,以占据舆论优势,杀杀云横秦岭的自负。

小河春听了老阙对龙生股份和超材料无限广阔前景滔滔不绝的宣讲,沉默一会,然后说:“唯捷径以窘步,勿怀一夜暴富之心,须知欲速则不达。你说的这只股票我不看好,目前处于弱势中,估计还会下跌,至少短期来看是这样。”

老阙不满,有点生气地说:“如果你很了解龙生股份,了解超材料,就不会这么说了。这是一只多么好的股票啊!哪怕你们所有人都不看好,我也会坚持持有的。”

小河春淡然一笑,他感觉到老阙正如云横秦岭所担心的那样,已经执迷不悟快到疯狂的地步了,很难听进逆耳忠言了。

为了对朋友尽到最后的心意,小河春还是劝告了老阙:“一味偏执,知进不知退,是炒股之大忌,炒股不可用力太猛,就如同抓沙子,越用力,抓得越紧,抓住的越少。”

老阙觉得小河春是在教训自己,忍着强烈的不满和怒火听完,要不是考虑到是孩子的老师,真想立马直接挂了电话。他后悔不该听云横秦岭的话打这个电话,早就应该知道他跟云横秦岭是穿同一条又破又空的烂裤子,这么好的股票,竟然看空,就这判断力,还教训人!

老阙依然坚信股价很快会暴涨,十多个涨停板指日可待。

云横秦岭知道,老阙是废了,疯狂了。有人说,只有诗人或者疯子才会不切实际的幻想,老阙不是诗人,所以老阙必定是疯了。

看着不断下跌的股价,云横秦岭深深地为老阙遗憾和惋惜,人一旦被发财的执念蒙蔽心智,无论多么精明的人,智商都低得可怜。

4月19日,龙生股份下跌3。52%,收盘53。43元,与成本价55,85元相比,已经下跌了2。42元,总亏31万多元。老阙虽然心痛,但是他安慰自己,胜败乃兵家常事,况且现在还只是主力诱空,暂时的调整而已,何惧之有?乐观的革命领袖不是说过,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吗?

第五章 继续大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