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狂跌不止

  4月20号,股价略微高开,随后装模作样地向上佯攻,十几分钟后抛却遮羞布,凶相毕露,丑陋不堪,疲弱不堪地拉开阳痿大幕。

当天大盘气候也差,风霜加冷雨,形势非常严峻。云横秦岭恰好看到海通证券姜超课题组报告,说自从2014年3月超日债违约打开潘多拉魔盒,目前主要债券品种中已有25只债券实质性违约,涉及16个发行人,其中2016年以来已有11只债券违约,违约速度明显加快。债券恐慌逼近,债券发行频频取消。

报告说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从4月11日到15日,取消发行的债务融资工具达到51只(环比增加42只),金额合计523。8亿元(环比增加445亿元),处于近年高位。央企取消的只数和金额占比分别达到31%和35%;地方国有企业取消的只数和金额占比分别达到51%和47%。

二级市场债券违约风险上升,有一些是有恃无恐的流氓式不还,有些是长子们恃宠撒娇式的不还。债市出现一级市场冻结,一是预计4月货币流动性下降,叠加财政存款上缴周期。二是“有意”不还。

云横秦岭知道这是恐慌的真正根源,大背景如此,加上龙生股份本身飘渺的项目前景,股价焉有不跌之理?

得出这个判断后,云横秦岭心急火燎,十万火急地告诫老阙赶紧逃命,切莫有丝毫迟疑。云横秦岭告诉老阙他判断的首要依据是二级市场债券违约风险上升;另外,三天了,没有看到龙生股份,光启科学,证监会对路漫漫的揭露文章做出任何回应,这似乎已经完全默认了路漫漫文章的正确性,也即是说龙生造假,夸大数据等欺骗违规行为成立。这样股价岂有不大跌狂跌之理?另外,从盘面股价走势图也部分可以看出主力出逃,这种情况下,立即马上秒卖是最最正确的选择。

可是理性全失的老阙以大盘走坏,个股回调乃正常之举,不必大惊小怪回复云横秦岭,气得云横秦岭恨不能化身孙大圣直接给他卖出。

收盘大跌7。07%,曾一度差点跌停板!

主力的疯狂打砸砍杀,加上散户自相践踏,龙生股场上已经是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老阙损兵折将,损失高达81万之多。

惨痛的败绩,让老阙多少有些醒悟,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莫非主力真的出逃?

暴跌之后常有暴涨,老阙依据自己的经验判断21号应有反弹,这多少有些自我安慰的欺骗,他真实的心理是已经暴跌了这么多,损失如此大,现在卖出实在心有不甘,一旦卖出,损失就落实了,81万就是真金白银的81万啊,如果不卖,浮亏还只是账面上的,还有涨回来的可能啊。

云横秦岭劝他,亡羊补牢,犹未晚也,建议他21号开盘果断卖出止损。

“去年都曾经涨到120元,难道今年就上不去吗?”

老阙如此讲,让云横秦岭哭笑不得,他知道老阙是落入了典型的“股价随时间成长论”,该观点在不知不觉中简单地将时间作为股价上涨的逻辑依据,总一厢情愿地认为明天的股价应该高于今天的,下周的一定高于本周的。

“此一时彼一时,人们的认识是变化的啊,去年人们看好不等于今年还看好啊。就好比一美女,去年初识感觉很好,时间一长,发现问题了,口臭,脾气暴,不守妇道,勾引男人,并且还曾经沦落过花街柳巷。。。”云横秦岭说。

第六章 狂跌不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