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跌跌不休

  老阙整个晚上彻夜难眠,痛苦纠结,直到天亮也没有决定下来是清仓还是死抗。第二天,老阙双眼通红,面目狰狞,仿佛整夜都在与魔鬼撕打,最后还被魔鬼上身。

早餐时,他老婆见他样子可怕,担心地问他是不是病了。他勃然大怒,指着老婆大吼:“你才病了呢,你们全家都病了!”

骂完还不解气,又猛喝牛奶,仿佛牛奶可以带来股市的牛气,可是由于喝得太急,加上怒火攻心,肺气上逆,一阵猛咳嗽,喝进去的牛奶全部喷了出来。他心疼极了,气极了,牛奶喷出来,散了牛气,多不吉利啊!

一向文静柔软的老婆,莫名其妙被骂,愣了半分钟后眼泪下来了,继而呜呜地哭起来。两个孩子见妈妈哭,懵懵懂懂地心疼起来,怕起来,对爸爸的粗暴也不满,便跟着哭起来,并且童音嘹亮,哭得很响很响,比赛似的一声大过一声。

他认为一大清早哭,很不吉利,这更惹得他心烦意乱,拍打着桌子,咆哮起来:“哭什么哭,财运都被哭没了,还哭!”

也许是老天垂怜,股价勉强飘红,这给了老阙极大的安慰,他觉得那是平生见到的最美的颜色,好像等了一个冬天才迎来的春花,犹如黑沉了几个月的天空刚刚绽放的朝霞,仿佛历尽艰辛寻觅到的最美的画,多美的红色啊,多么温暖,让人陶醉,心里充满了希望和力量。

他激动地跟云横秦岭说:“稳住了,稳住了,稳住了!反转即将开始!”

云横秦岭还是建议清仓,至少减掉半仓,判断依据还是龙生和光启,以及证监会没有回应路漫漫的文章。

可是面对飘红的盘面,老阙信心恢复,热情高涨,哪还听得进去?

下午两点多开始,股价飞速下跌,收盘下跌2。72%!

老阙的损失高达98万多!这是至少几年十年门窗生意才勉强可以赚到的钱啊,就这样,短短四天,就没了,连个响声都没有,去哪里了都不知道啊。就算是丢钱,还大致知道地儿啊,就算是被抢劫了,至少还能接触抢劫犯啊!早知道这样,不如捐给别人,还能落个谢谢,不如直接在大街上散发了,还能留下片刻的痛快啊!

为了赚钱,这些年来没日没夜地干活,忍着苦累,冒着危险,多少次半夜了还在送完货回来的路上,有几次给客户安装窗户,差点从楼上摔下来。还有自己的老婆,一年365天天守着店铺,从没有一次像样地出市旅游,没有一天整日逛街的休闲,从19岁最美的年华跟了自己,十多年过去了,当年高中绝代风化的校花,现在已是人近中年,青春不在,美丽将逝。用青春换来的一点财富,竟然短短四天就被自己损失了三分之一以上,这该如何跟她交代啊。

老阙的内心充满了内疚和担忧,世界瞬间黯淡无光。还有明天吗,还有希望吗?

第七章 跌跌不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