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股市如江湖

  他记起了小河春的那句话“唯捷径以窘步”,后悔没有听从朋友的忠告,羡慕小河春及时退出股市,远离股市这个险恶的江湖,这个杀人不见血的死亡地!

他约云横秦岭一起去找小河春,这些年来,尽管小河春是孩子的老师,但是他对小河春多少有些那啥,也许是有点看不起或者说是不认同吧,总觉得他过于务虚,有时候明明很好的赚钱机会他却表现冷淡,仿佛钱财与己无关,倒是对一些虚头巴脑的事情兴趣浓厚,比如,什么环保志愿者协会啊,小区健身协会啊,青少年作文辅导啊,山石上的石刻啊,全是一些无利可图的事情,要不是因为云横秦岭这样什么人都交往的主的联络,真的不可能跟他成为朋友。不过,小河春待人真诚,愿意倾听,很多时候,无论倒出什么,他都那么安静地听着,表现出比较浓厚的兴趣,仿佛别人讲的无论是什么,都有价值,都可以挖掘出什么有用的素材,这是老阙在脆弱的时候想起找小河春的缘故。

小河春听了老阙悲情地诉说,看了看云横秦岭,意思是想听听建议。

云横秦岭说:“我的观点还是,清仓止损,在龙生等相关方面没有回应路漫漫文章之前,这是最好的选择。”

小河春点点头:“在网络时代,有时候媒体的力量怎么高估都不为过,路漫漫文章的影响力会持续很长一段时间,在这期间,它都将是压制股价的大山。不过,龙生既然已经在短期内大跌了近20点,恐慌情绪有所释放,空方力量暂时减弱,估计再急速暴跌的概率比较小,很可能会横盘一段时间,根据市场各种信息综合判断后,再选择方向。”

老阙已经明白了小河春的倾向,但还是问:“清仓还是死守啊?”

小河春没有回答,云横秦岭知道这是小河春的习惯,只分析,不做建议,便帮着说:“既然是横盘,你愿意守,就还是守吧。”

老阙的一块石头暂时落地了,他觉得小河春分析得有道理,有点佩服,但困惑的是为什么对股市看得如此清楚的人却退出股市呢?便好奇地问小河春:“你因为什么原因退出股市的?是不是受‘韭菜姑娘’的影响?”

“股市是有点暗,运气是有点惨……被套我不敢谈,可怜赔掉嫁妆……庄家不善良,假消息说得如同真相,我该怎么办,难道永远做韭菜姑娘?”

老阙开始哼唱这首当年红极一时的股市叹咏调。

“你们还记得2000年底,著名的庄股中科创业突然出现‘断崖式’下跌,连续10个跌停让人触目惊心吗?

后经查实,此案违规资金数高达54亿元,‘庄家’筹集巨资后,开了1500个股东账户,以不转移所有权方式进行自我买卖,并通过发布上市公司虚假信息,来操纵证券交易价格。

这件恶性案件,让多少股民惨遭不幸,有的亏得倾家荡产,一无所有啊。我当时虽然只买了几万,但是那种天塌地陷般的暴跌,那种摧毁一切,掠夺一切的冷酷惨烈,至今都记忆犹新。深感股市如江湖,处处险滩暗礁,稍不留神,就可能粉身碎骨,后悔不及。

从那之后,我开始痛苦地思考股市的性质,通过搜集大量案例,特别是假消息,欺骗作假的例子,结合自己那些年股市收益状况,重点分析了一个最简单的问题,股市上利润的来源问题,也就是赚谁的钱的问题,通过这些思考分析,我越来越觉得股市从一开始就带有邪恶的性质,有着难以洗脱的原罪,至少在虚假消息层出不穷,假账泛滥成灾的时期里,股市具有这样的邪恶的性质。

通俗地讲,在不健康的股市里,无非是少数占据优势资源的人利用自己的优势榨取、剥夺大多少处于劣势的人财富的过程,少数人的暴富,是建立在大多数人的亏损上,也就是说,大多数人的亏损是进入股市的必然宿命。涨停板股神徐的奇迹创富,很可能就是建立在张大爷,李大妈,王大姐,赵大哥等等人的亏损上,他的暴利就来自这些人的生活费,养老金,房屋抵押贷款,一生积蓄,来自无数人的血汗钱!

不健康的股市,就是一个少数人剥夺抢劫大多数人财富的罪恶场所!这样的地方,想想都让人恶心,又怎能进入呢?进入无非成为两种人中的一种,被抢劫的人或者抢劫的人。

当股市利润不是主要或者全部来自上市公司的盈利分红,而是像目前这样主要来自另外一部分人的亏损,我都不会考虑进入股市。不管某些分析师喊得有多响亮,看得有多高,我都不会进入股市。

网友‘谈股论金’在博文中也说不建议年轻人炒股,并且还说股市赚钱是反人性的。

一些有良知的精英人士也建议老百姓不要炒股,比如邦明资本管理合伙人蒋永祥在接受网易财经专访时,就强烈建议大量的老百姓不要去炒股。

还有深圳创新发展研究院邀请著名经济学家、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副会长、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樊纲也建议,个人应该退出炒股。他认为炒股是有风险的,而且是专业的,没有4个电脑屏放在那儿你都没资格炒股,你得看这个指数、那个指数。

‘最牛基金经理’王亚伟就曾告诫散户别买股票,他说,任何一只股票都不适合散户买,除非他对该公司非常了解。”

老阙懊悔地说:“早该如此啊,炒什么股,真傻,傻到被人当韭菜割了!”

见老阙过分悲观,小河春又说:“不过,现在上面开始重视股市健康,监管会逐渐严格,或许情况慢慢会好些,至少明目张胆地做假账,欺骗投资人的情况会有所收敛。毕竟,社会还是会进步的。具体到你的龙生股份,尽管短期情况悲观,但是长期讲,超材料应该还是有前景的,只是时间大概会比较长些,需要有恒心等待。”

“的确如此”,云横秦岭插话说,“光启控股龙生,管理层发生变化,人事调整,团队磨合,企业文化的改变和重塑,新项目推进,这些都需要时间,也存在一些不确定的东西,股价短期内恐怕很难有大的趋势性突破。”

老阙努力睁着眼睛听着,却还是哈欠连天,一副困得快要支撑不住的样子,他被连续折腾了几天,精力透支严重,几乎到了心力交瘁的地步。

见此情景,云横秦岭起身和老阙一起告辞而去。

看着老阙那有些驼的背影渐渐融入楼下夜幕中,小河春忽然心里涌起一股悲悯和痛惜,抬头望向没有月光的天空,天空浩瀚无边,如深邃的海洋,苦海无边这个词闪过心头,他不由长叹一声,陷入沉重的思索中。。。

很多人都有梦想,梦想是美好的,可是有时候梦想是最折磨人的,把人带入痛苦的深渊,难以自拔,特别是不切实际的疯狂梦想,有时候会让人万劫不复。

第八章 股市如江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