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龙凤胎孩子

  4月23号,24号,周末,由于周五股价上涨,老阙心里重新燃起了希望,因此周末尽管躺在床上,但是心情也还不坏。

小河春与云横秦岭周六上午去医院看了之后,又去老阙店里把两孩子捎回家。每周末小河春没事的情况下,两孩子都到小河春家补习。与其说是补习,倒不如说是玩耍—小河春不大主张孩子周末还累在功课上面,认为这样会减弱孩子的学习兴趣,产生厌学情绪,不利于孩子的发展,所以除了督促孩子很快完成老师留的作业外,大部分时间都是和孩子玩游戏,做手工,用泥巴做各种飞禽走兽,或者画画,或者到小区草坪上去疯玩,也给孩子讲讲故事。小河春很欣赏卢梭的自然教育观念,教育必须顺应儿童天性发展,他特别欣赏卢梭的观点—“出自造物主之手的东西,都是好的,而一到了人的手里,就全变坏了 ”,反对野蛮教育,对卢梭所否定的那种为了不可靠的将来的幸福而牺牲孩子的现在,使孩子受各种各样的束缚,把孩子弄得那么可怜的野蛮教育也持有同样的反感。

他经常冒天下之大不韪说,不调皮捣蛋的孩子不是好孩子,尽管经常被古板的校长否定和驳斥,但是他依然坚持自己的看法。

他经常说所有的教育工作者都应该好好看看让-雅克·卢梭的《爱弥儿》和让·皮亚杰的《生物学与认知》,要深刻领会,才有可能在孩子的教育上少走弯路,错路。

给老阙的孩子补习,是云横秦岭的撺掇。老阙要让自己的孩子赢在起跑线上,梦想培养超人一样的孩子,他觉得既然老天恩赐了一对龙凤胎,那么他就有义务尽一切努力将孩子培养成超级人才,否则便对不起老天,还有对不起自己出人头地的梦想。他想自己这辈子就这么平庸地过了,自己的梦想必须在孩子身上延续和实现。因此,社会上有的儿童补习班,美术,动漫,乐器,舞蹈,跆拳道,英语等等,能报的基本都报了,还不满足,还希望找一位全面的好老师做家庭教师,经常跟孩子接触,给孩子以潜移默化地熏陶。试过几个,老阙都不满意,便让云横秦岭帮忙介绍。

由于小河春在教小学的时候参加全市赛教幸运地获得第一名,又加上平实喜欢在报纸刊物上发点小豆腐块,还喜欢指导学生作文,经常以指导教师的身份出现在学生作文上,有点小名气,还因为被学校推荐参加了省级中学骨干教师培训,更幸运地是被推选为本市第一批名师系列中的一员,更添加了些光环。加上他爱好比较广泛,虽然大都属于浅尝则止的初中级水平,离准专业水平都还有点距离,但是在小圈子里竟也落了个多才多艺的虚名。小河春觉得有虚名的人有时候就像那些因为被媒体推荐吹捧的股价虚高的股票,更容易吸引人们的关注和青睐。有不少有才华但低调,不显山露水的人一辈子都不被人们所注意,像那些基本面不错但是不喜欢炒作股价,推高市值的股票。

所以当老阙找云横秦岭帮忙,他便试着问小河春是否可以帮忙辅导两孩子的功课,并推了小河春一把,说:“你不是想创作儿童文学吗?不经常接触孩子怎么行,生活是艺术的源泉啊。况且这两孩子还是龙凤胎,你知道吗,世界上生双胞胎几率最高的国家仅有千分之十五,而中国的几率是千分之五左右,生龙凤胎的概率则更是小得比中大奖的概率都低啊。为这样的孩子做家庭教师,那真是千载难逢的幸运啊。况且,那两孩子又可爱又聪明,没准将来成为天才呢,那你的启蒙教育可就是功勋至伟啊!孟子不是说,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一乐吗?”

小河春笑着说:“是你已经答应人家了吧,普通一件事情,被你说得一朵花似的,仿佛倒成了帮我的忙了呢。”

云横秦岭便故意说:“我真的已经答应老阙了,打了包票,如果你不答应,我可就丢人啦!”

小河春知道云横秦岭不可能替自己答应,但是感觉到云横秦岭帮老阙的愿望强烈,想想自己周末事情也不多,就答应下来。

第一次见到两孩子,小河春就乐了。两个可爱而特别的孩子:男孩深红色的外套上绣着一条金黄的龙,龙造型夸张,龙头显得很大,嘴里还喷着火焰,但似乎并不凶猛,估计那龙是条善良的龙,怕吓着孩子了,所以显出些温顺可爱来,还有点无法舒展龙性而委屈的滑稽感。女孩的蓝色裙装上则绣着一只色彩斑斓的大凤凰,周围飞翔着无数小凤凰,在那些凤凰的身边还点缀着各色的花朵,那些凤凰大概都因为喜欢这小女孩而显得喜气洋洋,雀跃欢快,似有凤鸣的歌声时时陪伴着小女孩。

再看到男孩的裤子上,鞋子上都绣着龙,小河春更是乐坏了。心想老阙真是对这两孩子,特别是这男孩子寄予了太多的期待,真是望子成龙心切啊。

便说:“真是个龙孩子,哦,还有凤孩子!”

老阙露出花一样的笑容,满脸的得意和骄傲,完全一副向世人展示无价之宝的神态。

两孩子都很乖巧,懂事,有礼貌,大概是老阙和素莲严重叮嘱了要给老师留个好印象,要做个好孩子,所以两孩子尽了最大努力表现,克制到了极点,写作业的时候非常安静,用橡皮擦都尽量轻轻地不弄出声音来。小河春没说让休息,就一直坚持着写,绝不自己停下来。让人很不忍心看到孩子小小年级就这样严格地要求自己。

两孩子嘴巴很甜,小嘴那个甜得像抹了蜜糖似的,休息活动的时候对小河春的父母爷爷奶奶地叫着,让两老人对两小家伙那是喜欢得不得了,像亲孙子似的,也羡慕得不得了,一次次地说,要是咱们家也有这样的龙凤胎孩子那就太好了!

可是谁能想到这样两个如此可爱的孩子后面却因为家庭的变故,会面临那样不堪的命运,让人心痛不已。这是后话,暂且按下不表。

一天补习完功课,两孩子小心地问:“爷爷奶奶,老师,我们可以看会儿大熊和光头强吗?”

这个动画片小河春比较熟悉,曾经写过评论—论《熊出没》色彩的叙事功能—他很高兴陪着两个孩子一起看,可是他很纳闷为什么两孩子只要求看这个节目,问了孩子,原来是炒股后的老阙觉得熊不吉利,阻止孩子在家里看大熊,只让孩子看喜洋洋和灰太狼。

小河春听了孩子的话,不由心生怜惜,感觉鼻子发酸,又觉好笑,心想后面得找老阙聊聊,怎么可以剥夺孩子欣赏动画片的权利呢?

第十一章 龙凤胎孩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