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去黎坪旅游

  4月26-29号,股价基本处于横盘状态,前两天各小涨了一个多点,第三天跌了一个多点,第四天微跌,老阙艰难地忍受着,等待着,整个心思都在股票上,可是股票仿佛失去了活力,病了一样,病恹恹地,震荡乏力,成交量萎缩,这样的盘面最磨人,让人提不起一点精神,老阙几次想扔掉手机不看了,可是又担心不盯着,万一暴跌怎错过了逃命的时间怎么办。

就在老阙这边郁闷痛苦的时候,西门哥却于29号成功捕捉到当升科技涨停板,加上近来对素莲他感觉似乎有了机会。人逢喜事精神爽,西门哥一高兴,提议约些朋友周末去玩。主题口号是会炒股,会休闲,人生不能像头猪。

其真实的用意在于吹嘘—不能说人家西门哥是吹嘘了,人家那是实打实的涨停板,那就用炫耀吧—其真实用意是想向股友们炫耀他成功抓住涨停板的辉煌胜利,当然也奢望着素莲能同去—他知道野外旅游,是男女增加感情,升级感情的最佳途径。西门哥还邀请云横秦岭和小河春,两人答应了。地点呢?一时都不知道去哪,云横秦岭问小河春。小河春想想说,上次老阙不是说黎坪龙潭如何如何神奇嘛,要不咱们也去黎坪转转?

小河春说希望能有一位当地身体硬朗性格开朗的的老人做向导,因为他觉得那种专业的导游喜欢浮夸,爱哗众取宠,太吵,还难以听到朴实的当地方言,也难以了解到一些原汁原味的民间传说。西门哥和云横秦岭说,这个好办,一个电话的事情。果然,不一会儿云横秦岭告诉小河春,当地旅游站点说小事一桩,一定照办。

第二天周六一大早小河春到达西门出发聚合地,看到西门哥组织的这次黎坪之行队伍人数众多,约有四五十人的样子,除了几位自己开的车外,还专门调了一辆豪华大巴。经过云横秦岭的简单介绍后,小河春知道西门哥请的人类别丰富,可谓是三教九流应有尽有,有生意人和文化界人士,机关单位的居多,几乎涵盖了近乎半数的机关单位,年轻女性多,还有几位是大妈和大爷级的。小河春想这里面大部分人除了因为西门哥的男性魅力这个原因外,恐怕主要还是是冲着西门哥的短线股神吸引力来的。

果然,有人对小河春说:“河春老师,你是长线股神,吕科长是短线股神,这次你们不要保守,多给我们谈谈股票秘籍吧,让大家都发点财啊,我们可都是冲着你们来的啊。”

小河春刚想说,我算什么股神,我都不炒股了,只不过对股市有些粗浅的研究,偶然帮别人推荐了几只股票,人家有耐性拿住了,又赶上牛市赚了大钱,不昧功,在朋友圈里宣传了我选股很神,赢得了一点虚名而已。

西门哥却抢着说:“没有问题啊,我是毫无保留的,有钱大家赚嘛。”

那口气真把自己当股神了。

小河春想,西门哥怎么就这么自信,一点都不知道谦虚呢?

大概四五个小时之后,经历了盘山道的反复环绕,终于到了黎坪。向导,一位六七十岁的看起来饱经风霜的老人已经满面笑容地等在那了。

云横秦岭对小河春说:“这是你要找的向导,地地道道的本地大山里人,据说熟悉这里的每一条河沟,每一块石头,每一座山,每一棵树,每一株草,每一只鸟,每一条鱼。。。”

小河春一边笑着云横秦岭的夸张,一边跟老人打过招呼,请老人一起吃饭,老人说刚吃过了,你们先用餐,完了看是休息还是先看看风景。

许多女士都说累坏了,几小时的长途跋涉,翻山越岭,绕来绕去的转,休息好了才看风景。小河春想,这些办公室女士们,也太好娇弱了吧。

“ 好像你们是步行了几小时似的,风尘仆仆的车都没说累,驮着着你们丰满肥硕的身体的轮胎都没说累,左转右转的方向盘都没说累,手脚并用的司机都没说累,你们倒说累了!”云横秦岭一本正经地训斥道,男士们望着女士们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起来。

说归说,可是没办法,都是西门哥的客人,又是女士,少数服从多数,男人服从女人,只有先让她们休息。

小河春和云横秦岭乘这段时间到黎坪街上溜达。走了一圈,发现是一处普通的小镇,建筑都是钢筋混凝土结构,和别处街道没有什么特别的不同,感觉索然无味。云横秦岭说假如让他来设计这个街道,他一定要把所有的建筑都做成仿古的,材质用木竹,尽量古朴简单,让建筑和周围的山水显得协调。这样才有原始森林景区的感觉。

“你是不是希望这里的人都穿上古代的服装?”小河春调侃道。

“建筑首先是要考虑实用性,要考虑成本,要考虑结实耐用,建筑不是一件浪漫的事情,适合居住是其首要功能,临街的房子,还要满足其展览功能。如果从建筑的风格来说,人家这是现代风格的建筑,是以体现时代特征为主,不做过分的装饰,从功能出发,讲究造型比例适度、空间结构明确,强调外观的明快、简洁。体现现代生活快节奏、简约和实用,富有生活气息。

如果在冬天,你说客人是愿意住在造型古朴简单但却四面透风、冷入骨髓的,一阵大风都可能吹到天上去的竹木结构的房子里,还是愿意住在现代实用的、避寒保暖性好、结实坚固的钢筋混凝土结构房子里呢?”小河春打击了云横秦岭的浪漫想法。

云横秦岭觉得小河春说的似乎也有道理,但是总还是对街道的缺乏特色感到遗憾和失望,也许是他先入为主地想象了这儿街道的古朴景象和清雅境界吧。

“不管你怎么说,我都不喜欢这样的街道,放在风景区还是太俗气了。”云横秦岭不服气地说。

“无论哪里的街道永远都是世俗的,都是充满了烟火气的地方啊。”小河春还想改变云横秦岭的看法,“即便是张瑞泽笔下的清明上河图那样的地方,仔细看看,也一样的世俗,充满了烟火气,充满了油盐酱醋的味道。”

云横秦岭默然不语,大概觉得这样的问题见仁见智,难以有什么统一的结果。

“不过,你的想法很有诗意,跟散文大家李汉荣先生对于街道的想法很像,你们应该是知音。现在这样的社会还有如此超然和诗意的想法也很难得。”小河春记起李汉荣先生曾经在一篇文章中好像说过希望城市能桃花一条街,翠竹一条街,樱花一条街。。。让街道变成花的海洋,美的胜地。。。当年自己读这篇文章的时候也非常赞同和向往,觉得如果街道真的那样美丽,那样富有诗情画意的话,那不就是人间仙境吗?那该多好啊!

“李汉荣先生就是陕南这片土地上孕育出的杰出的散文家,他的散文几乎每篇我都喜欢,那是一个善良,细腻,敏感,无比真诚地,怀着悲悯的之心的人对生命的关照和爱抚、怜惜和祝福。那是一位内心世界无比美丽和丰富的作家。”云横秦岭充满敬意地说。

“这片土地上还有一位文学家,你大概不知道,虽然在全国没有什么名气,甚至在当地也不是很有名,也没有获得某些权威机构和专家所颁发的文学家的封号,但是在我心里他是真正的文学家,是我佩服的文学家,他的文章思想深刻独到,感情丰沛,富有责任感和正义感,语言准确精炼,文章风格有小说—《啊,淡淡的槐花香!》和《故事新编:孟母四迁》,随笔—《是非三门峡》等,以及杂文。我认为《是非三门峡》是当代最有力量和魄力,最具有责任感和正义感的文章之一。

他就是汉中的曲浜雁先生,在我心目中他就是当代的鲁迅。他的文章你一定要读。真的很值得一读!”小河春怀着崇敬的心情,热情地向云横秦岭介绍道。

“看来这还是一片宝地呢,人杰地灵啊!”云横秦岭由衷地赞叹道。

“可不是吗,陕南可有小江南之称呢。”小河春自豪地说。

望望四周山势地貌,小河春忽然对云横秦岭说:“就拿眼前这地方来说吧,你有没有觉得这里有点像某个地方?”

“像某个地方?给点提示。”云横秦岭好奇地问。

“某个革命圣地。”小河春说。

“井冈山?”云横秦岭猜道。

“不是。”小河春答道。

“延安!”云横秦岭恍然大悟似的说。

“对!”小河春惊喜而激动地说。

云横秦岭仔细望望四周,觉得还真有点延安的感觉,只是没有宝塔。

“只是没有宝塔。也没有延河。”

“那不是‘延河’吗?”小河春指着不远处的河说。

“可是没有用兵如神的主席,没有德高望重的朱总司令,没有才华横溢的周副主席,没有横刀立马的彭大将军的足迹啊。可能连红军的足迹都没有呢?”云横秦岭故意抬杠似的说。

“错,这一带还真有革命足迹,我查相关资料,20世纪30年代初,NZ县是中国工农红军创建的川陕革命根据地之重要组成部分,徐向前元帅的部队曾经有路过这一带的,另外,没准这一带当年也有地下革命者活动过呢。”小河春自信地说。

“这倒是有可能!”云横秦岭点点头。

说着,两人不由陷入了对革命先烈的怀念和向往中,内心是满满的怀旧幽思,仿佛当年革命者的壮怀激烈,慷慨豪迈就在眼前,似乎鲜艳的五星红旗在风中招展,勇士们冲锋陷阵的高声呐喊在山上响起。。。

生活在那样的时代真好,那才是属于男人的时代,属于勇士的时代,属于英雄的时代!

乱世虽然残酷,甚至人命危贱,但是却有机会投身报国,痛快酣畅,哪怕是慷慨就义,也悲壮轰烈啊!

心中有着鲜明的信仰,坚定的理想,灿烂的憧憬,不像现在,常常在安逸中陷入迷茫,在舒适中走向颓废,在稳定中日渐世俗平庸,甚至麻木,在过分地计较中落入狭隘甚至猥琐。。。多没有意思啊!

这是一个缺乏信仰的时代,也是一个缺乏激情的时代,因而也就出不了真英雄,大英雄!

。。。

两人正靠着街边临河的一棵大麻柳树怀想着,感慨着,小河春父母打来电话,说老阙的两孩子送来了,孩子让问做什么作业。

小河春才意识到忘记跟素莲说自己要出门的事情,想想便让父母把电话调到免提,跟两孩子说:“对不起,忘记跟你们说了,老师出门旅游了,你们学校老师有给你们留周末作业吗?”

“老师让自拟题目写作文呢。”两孩子争先恐后地抢着说。

“那你们就写我最开心的事和最不开心的事情吧,好好想想什么事情是你们最开心的,什么是最不开心的吧,注意把事情经过写清楚。另外,一人画一幅画吧。其余的时间,你们就跟爷爷奶奶一起看看电视就行了。”小河春用温和地适合孩子听的语气给孩子布置了任务。

两孩子大概是在爷爷奶奶的引导下,说希望老师早点回来,祝老师旅游愉快,玩得嗨哦。

小河春能感觉到,孩子很开心,便想是不是自己平常给了两孩子压力呢?还是所有的孩子无论怎么爱老师,都在潜意识里面希望老师不在呢?当年自己做学生的时候,每逢老师有事不上课,全班同学几乎都异口同声地欢呼的情景在脑海里闪过。

小河春不由轻声笑起来。

那些休息够了的人,打牌打腻了的人,终于准备活动活动筋骨了。时间却已经临近傍晚,远处是不方便去了。老人建议可以就近看看石人潭,在河边烧烤,乘凉,还说石人潭有石人,有石船,有神话传说。

立即有几个美女问:“什么传说啊?”

云横秦岭笑着说:“等到了那儿,请老人家给大家讲讲,现在不要一个个像幼儿园小朋友似的急吼吼地要听故事啊。”

西门哥对着那些美女们做了个暧昧的带点嘲笑的表情,哈哈大笑,说:“哇噻,幼儿园小朋友们,跟着云老师出发咯!”

一朵朵红霞飞落在那些美女们脸上,她们嘻嘻哈哈地笑着,回击说:“你们才幼儿园小朋友呢。你们一辈子都是幼儿园小朋友!”

第十三章 去黎坪旅游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