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河水风月

  老人说:“那我就给大家摆摆龙门阵(讲故事)。”

接着老人讲了一个关于槐树紫藤的传说。 

  从前,有一个喜欢穿紫色衣服的女子。她每天地向月老祈求,希望自己遇到一个能够珍惜自己的人。

月老被女孩的虔诚感动了,在她的梦中对她说:“当春天到来时,在后山的槐树林里,你会遇到一个白衣男子,那就是你期待的情缘。”

  等到春天花开的日子,女子来到了槐树林,等待着属于她的情缘。 可一直等到天快黑了,那个白衣男子还是没有出现,女子却被草丛里的蛇咬伤了脚踝。女子不能走路了,家也不能回了,女子很害怕。

  就在这时,白衣男子出现了,白衣男子上前用嘴帮她吸出了脚踝上被蛇咬过的毒血。女子爱上了他,可是白衣男子来自他乡,他们的婚事遭到了村里人的反对。最终两个相爱的人双双跳崖殉情。

  后来,在他们殉情的悬崖边上长出了一棵槐树,那树上居然缠着一棵藤,开出紫藤花,紫藤花需缠树而生,独自不能存活,便有人说那紫藤是紫衣女子变的,槐树是白衣男子变的,紫藤为情活,为爱死。

爱情啊,是一个怎样永恒的主题,那么多的民间故事大多是关于爱情的,几乎每个人的一生都会邂逅爱情或者牵涉爱情,每当人们提到这个话题,常常为之动心,可能还伴随着美好的向往,仿佛那是一片遥远美丽的花园,一处纯洁神秘的圣地,令人愿意付出一切去追求。

小河春曾经在大学宿舍下过一个结论,任何一部长篇小说,都没有能避开爱情的。起初有同学不赞同这个观点,于是开始举例,每举出一部长篇小说,小河春都指出其中有写爱情,直到最后,所有同学都接受这个观点,并形成新的观点,长篇小说是要刻画人物的,是要揭示人物的感情世界的,而爱情又是感情世界中最重要的内容之一,所以长篇小说必然会写爱情。

听了老人的故事,大家都沉浸在故事中,各自回想或者憧憬着一段段爱情,心里变得柔软而细腻,甜蜜而忧伤。

河风上来了,温柔清爽,带点水的湿润,那种湿润仿佛十分懂事乖巧,只轻轻点点肌肤,感觉正好的时候,立即被风带走,正怅然若失间,她忽然又突袭似的回来了,让人心里生起一份惊喜和惬意,还有一份感激,感激她的善解人意和机灵乖巧。

这样的风是清纯的,她被清澈的河水洗过,它拂过,如同拂尘在心上轻柔地扫过,心便明镜般清亮干净,不留一丝杂念。

这样的风是悠久的,千百年前就是这样的吧,它吹过几千年前的田野,几千年前的山峦河川,花草树木,从先秦的茅屋上吹过吧,风里一定融入了那些古老的劳动的歌谣,那些质朴的诗,有诗经的味道,带着远古野草的味道,树叶的味道,庄稼的味道,农家粟米饭的味道。。。

这样的风是珍稀的,没有被污染的风,坚守本色的风,只有在这青山绿水的地方才有,在这宁静干净的地方才有,在人心单纯善良的地方才有,这样的风让人心里轻松愉悦,踏实亲切,柔软感动,干净清爽,心无杂念。城里没有这样的风,城里的风早已经被污染,被改变,被异化,城里的风只会让人烦躁,让人迷茫,让人窒息。

啊,这让人沉醉的风啊,这让人爱到心灵微微发痛的风啊,感谢你今夜温柔的陪伴和长久的留恋,人们将永远把你珍藏在心里。

月亮上来了,清辉洒在山梁,点染了草木的肤色;落在河里,明亮了鱼儿的眼;照在草地上,撩拨了虫子的歌喉;轻抚在人们的身上,融化了心中的冷硬。

这有点清冷的月亮,撩动人心里一些遥远的情绪,关于童年,关于初恋,也让人想起母爱的温暖和疼爱,即便是一颗饱经沧桑的心也常常会软软地融化在这如水的柔柔的月光里了。

草虫在林间,在草丛里鸣叫,陌生而亲切的声音,应合着流水的潺潺,在夏风中,在月色里,是天地间神奇美妙的合唱,夜晚在这合唱中越发的宁静、详和、美丽,一种美好的情怀在人们心里涌动,那似乎既是一种怀念和追忆的情怀,也是一种憧憬和向往的情怀。

小河春想老阙追买龙生股份,我们追忆石人龙女、槐树紫藤,都是在追求某种心理需要,某种精神渴望的满足啊,不过老阙追求的是物质钱财,我们追求的是精神情怀,前者实,后者虚,前者沉重,后者也并不轻松,可见人无论在哪个层次,都有难以去掉的烦恼。

月下河水波光粼粼,缓缓流淌,显得宁静从容。

小河春心里不由涌起感叹:这是一条英雄的河啊。千百年来,她像怀着某种使命,一直奔波不息,以柔弱之躯,行万里之路,历千种艰险,虽曾在河湾处徘徊犹豫,畏难胆怯,但最终还是鼓起勇气,继续艰难跋涉,即便遇到悬崖峭壁,纵然粉身碎骨,也毅然跳下,绝不退缩,最终到达目的地,拓展了生命,壮大了情怀,成就了海洋的博大深沉。

这也是一条悲情的河啊。这河里有石人远行壮志未酬的悲愤之泪,有龙女爱情无望的悲伤之泪,还有河边芸芸众生的各种失意悲苦之泪,有上天的悲悯之泪,这些共同汇成了这条千年的河流。河水就是泪水,仿佛述说着一个又一个不幸的故事,反复抒发着悲情的永恒主题。

正是:一河西流一河泪,石人龙女意不遂。千年梦想传说里,悠悠月色何处归?

看看老人似乎有点精神不支,云横秦岭建议回去休息。大家动身向岸上的黎坪人家走去。

小河春觉得老人陪了大家半天,很辛苦,在老人离开时掏出200元钱给老人,老人连连摆手推辞,说:“已经从旅游站拿过工钱了,凭啥再要?等于耍了一天,你们还管饭。”

小河春忽然想起沈从文的《边城》里面那个渡船老人,一样的执拗和质朴厚道,他不由心生敬意,觉得这个老人更加亲切了。便想,明天游了龙潭后买些东西去老人家里看看吧。

夜晚,有两位美女悄悄溜进了西门哥的房间。那房间大半夜灯光未灭,不时传出放浪的调笑声,那是西门哥在上演孤龙戏双凤,三人一起拆掉道德的篱笆,放纵肉体的欲望,却把灵魂关进地域,让生命堕入空虚和绝望。。。是本性如此,还是景区凉爽的气候,滋补壮阳的食品娃娃鱼、血圆子、烤羊肉以及酒水激发和膨胀了这些人的欲火?

第十七章 河水风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