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二章 房子没了

  小河春跟云横秦岭一起到医院去看老阙,依照股神的主意,小河春建议老阙卖出龙生股份,偿还借款,然后将剩余的钱买入GZ茅台,并长期持有,说这是目前最稳妥的办法,特别强调这是一低调股神的建议。

可是老阙说:“中国哪有什么股神,股神我只认巴菲特。”他非常固执,认为龙生即将反转,大涨指日可待,说什么也不愿意卖出股票。

小河春非常遗憾,云横秦岭有些气愤地说:“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老阙下士也!”

两人心情有点沉重,无奈,也没有别的办法帮助老阙,只能心里默祝老阙能度过难关。

不听忠言劝,倒霉在眼前。

龙生股份一直没有反弹,老阙的心情越来越坏,整日胡思乱想,心烦意乱,烦躁不安,一些虚妄的念头时不时地冒出来,让他激动不已。

他幻想,要是能亲自聆听股神巴菲特的教诲,哪怕是股神给一个小小的暗示也好,那都将包含了足够他享用一生的股市秘籍,如果足够幸运的话,再能套出巴菲特未来投资计划,那简直相当于习武之人获得了葵花宝典和九阴真经这样的巅峰秘籍一样,从此便可以纵横股市,大败庄家,广收世财,富可胜国。那时候,这么一两百万的亏损又算得了什么。可是听说巴菲特慈善午餐参与资格都拍卖上千万美金了,他知道对他来说那简直是一个下辈子都无法实现的梦想。那么要是能在梦中见见也好,给点启示也行啊。

一天晚上他还真的梦到了巴菲特。在梦中他恍恍惚惚进入了股神的城堡,城堡里面像迷宫一样,有着数不清的门,从那些门进去墙上挂着不同的牌子,有的挂着“生地”两字的牌子,有挂着“绝地”两字的牌子 ,还有“死亡谷”,“金山谷”等等,不一而足。

在一个房间里面,他还见到了很多书籍。他翻了翻,发现都是记载的股市悲惨事迹,都是血淋淋的失败史,是庄家的屠杀史,阴谋史,掠夺史。在庄家阴谋史部分,他看到了有偷梁换柱,瞒天过海, 趁火打劫, 声东击西,无中生有, 暗渡陈仓,欲擒姑纵,混水摸鱼,金蝉脱壳等字眼。

只粗略看了一部分,他就心惊肉跳,大汗淋漓。他遗憾没有能早些时候看到这样珍贵的股市典籍,要是能早点看到,以史为鉴,就可以预先识破庄家阴谋诡计,避免庄家的屠杀和掠夺。

正看着,一阵阴风凛冽地刮过,随后牛头和马面气势汹汹地过来,给了他几棒,呵斥训骂着说:“执迷不悟的股民在此面壁思过一周,然后需要看完全部典籍,并写出读书体会和检讨,尊贵的大阎王审核后,觉得真正醒悟了,戒掉了股瘾,保证来生不再做股民,方可投生!”他猛地一惊,醒了过来,回想起梦中所见,依然心有余悸。

两周之后,民事调解协议书发到了老阙的手中。由于老阙受伤在床,两周前法院让素莲出庭参加庭审。经过法庭调查,老阙的财产包括一套三室一厅两卫的商品房,和130800股龙生股份,以及门窗材料和租用的门店一间。由于老阙一再跟法院民事庭调解法官申请不同意卖出股票偿债,再者由于门窗材料等物资变现能力差,法院感觉执行难度大,而老阙的房子所处地段不错,小区环境好,又是精品装修,加上房地产回暖,二线城市商品房热销,房子变现能力强,容易执行,所以法院就避难就易选择了拍卖房子。拍卖房子前,法院限期要求老阙腾空房子。

素莲哭成了泪人。在搬家的前一天晚上,她一遍遍地在每一间房内走着,抚摸门窗,灶台,心中充满了痛惜和留恋。

她回想起2005年春节过后不久,他们买下了这套房子,当时首付三十万,几乎是他们全部的积蓄。可是他们多么高兴啊!在这样的城市里拥有一大套房子,而且地段又好,还是高档小区,那种成就感,自豪感,那种满满的幸福感温润着他们之后无数个艰辛的日子。自从买了房子,运气似乎也更好起来:老阙的生意也顺,特别运气的是他们竟然生下了一对龙凤胎!这是多么大的福份啊!就像许多人说的那样,真不知道是多少代人修来的大福鸿运。

在这套房里,在这个家里,他们看着孩子一天天成长,享受了多少幸福和快乐,有过多少难忘的美好时光。他和老阙的那些让人回味悠长的卿卿我我的激情浪漫时光,那些茶米油盐、家长里短的点点滴滴,那些与孩子在一起的喜乐甜蜜,孩子在房里跌跌撞撞地跑来跑去的欢快,孩子音乐般的笑声,还有自己对未来的美好憧憬和期待,对于明天的金色的梦想,一切的一切,都在这里啊。这房子就是他们十一年来几乎全部生活的百宝箱,是记忆的宝库。有这房子,才有家,才有了继续向前的根基和动力。家是多么温馨的字眼啊,是多么安全和牢固的避风港,是多么踏实亲切的身心的寄托处啊,如同风雨中航船的锚点和码头,那是一份安稳,一份可靠,一份放心,一份踏实。

阳台的牵牛花多么茂盛啊,它们像懂事的孩子,静静地长叶,开花,奉献绿色,散发芬芳,呈现绚烂,点缀墙壁,装点心情,让她一家的生活洋溢着触手可及的诗情画意般的美好。

还有卧室窗外的那几株高大笔直的棕榈,据说是来自遥远的HN岛,背井离乡来到了这西北干旱之地,这么些年来,它们克服水土不服的艰难,顽强地生长,把一片浓绿的凉爽投落在窗户上,让夏天也不感觉炎热烦躁,冬天也不感觉枯黄萧瑟。

谢谢你们这些年的奉献和陪伴。

别了,这熟悉亲切的一切。明天就成为一个无家可归的人了,一个没有房子的人,还谈什么家?

无论怎么留恋不舍,无论多少次幻想希望这一切都是梦幻,希望房子还是自家的,可是到了第二天,冷酷的现实逼迫着素莲忍着心痛搬离了。

没有别的去处,只有先住在店里。好在店面后面有一间库房,由于近来没有钱进货,库存的材料不多,空出了一块地方。素莲把它用帘子隔开做两孩子的卧室,自己就在店面里的沙发上凑合。

孩子嚷着闹着,说感觉不舒服,有什么味道刺鼻。住惯了窗明几亮的高档房子,现在这库房光线又暗,那些铝合金还有玻璃总是散发出某些陌生的味道,孩子哪能习惯呢。

听着孩子嚷嚷,素莲感觉心都痛碎了。她没敢跟孩子说房子没了,她骗孩子说房子要重新装修,等装修好了,再搬回去。虽然这样瞒不了多久,但是瞒一天是一天吧。如果孩子知道自家房子没了,该会多伤心,多难过啊,小小的年纪怎么能承受这样的打击?

她不想让孩子幼小的年纪就跟着自己承担和感受生活的苦难变故,作为父母,应该给他们快乐的童年,给他们充分的保障,让他们健康顺利成长。哪怕自己受多大的委屈也不能让孩子受委屈。可是窘迫的现实,还是不可避免地影响到了孩子。

孩子嚷着要洗澡,可是这一带属于繁华地段,没有有公共浴池。公共浴池城边才有。每天晚上她得带着孩子乘坐公交车花一个多小时去洗澡,那儿卫生环境还差,孩子每次洗澡回来都闷闷不乐。

还有做饭也很不方便,因为油烟的问题,店里不能炒菜,只能炖汤,饭菜质量急剧下降。孩子意见很大,女儿还好,儿子动不动就撂下碗不吃了。去餐馆吧,不卫生,又贵,现在每一笔开支都要精打细算,稍不注意就要发生经济危机,一家人的生活就可能断炊。

生意越来越难做,自从老阙出事后,很多老主顾都不上门了,能合作的材料商,通通都变了脸,再也不能赊账了,每次都必须现款结清,这样资金需求就大,周转就慢,利润就低了。

生活往往是一事不顺,便百事不顺。这些大大小小的不顺和挫折都愁坏了素莲,她一次次感觉自己快要撑不下去了,经常无望地看着街面发呆,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特别是下雨的天气,心里更是满满的焦虑和担忧。

这时候她常常会记起李清照的词: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守著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她感觉那简直就是自己现在的逼真写照。

她多么希望老阙能早点出院,好分担她肩上的担子,她实在是挑不动啊。有时她真担心自己会累死,愁死,如果那样,两孩子怎么办啊?一想到孩子,她就咬牙鼓励自己要坚持。

她在想,如果老阙的股票一直不卖,而这个店铺的租金三个月后就到期了,那时候该怎么办?如果不交租金,连这个最后的落脚地都没有了。那就只有流落街头了!她真不敢想象那会有多么悲惨。

一天西门哥到店里来了。见到素莲,西门哥吃了一惊,因为他到南方出差——实际旅游,十几天没见,素莲竟然如此地憔悴。

当得知房子被强制拍卖了后,他建议素莲搬家,他说自己在附近有一套房。

素莲拒绝了。

西门哥便说:“租给你总可以吧,租金吗,后面再说。”

素莲说:“现在哪租得起房,先凑合着住吧。”

“你能凑合,孩子呢,你不能委屈孩子啊,这环境怎么行,这空气质量,有毒气体,这不是害了孩子吗?你就忍心他们跟着你在这里遭受有毒气体的荼毒吗?”

西门哥一番话说得素莲紧张害怕了。

西门哥见素莲动心了,乘机说:“先去看看房吧,带上孩子,租不租都没有关系。”

西门哥知道,那房子孩子一定喜欢,那是他买的一栋别墅,奢华装修,内有游泳池,有仿海滩椰岛风情,白沙铺地,碧波荡漾,绿叶婆娑,是他偶尔与重要情人幽会的去处。他自称“行宫”——“行宫”他有好几处,这个经常空着——也可以说是作为固定资产待价而沽的,属于投机炒房。

两孩子去了就不想走了,因为他们被西门哥逗引到游泳池里,让西门哥陪着在水里嬉戏逗乐。两孩子玩得是乐不思家了。

西门哥拨弄着男孩的短裤,哼唱着自己编的滑稽歌谣:

小短裤,湿呀么湿漉漉,有了它我们不粗鲁,再急也要坚持住。男子汉真威武,不能脱了小短裤 ,长大了,变老虎,吓得狐狸呜呜。小短裤,男人的一面鼓,咚咕咚咕 咚咚咕。。。

还对女孩哼唱:

小公主,爱跳舞,拍拍小手跳个舞。小公主,爱跳舞,摇摇脖子跳个舞。小公主,爱跳舞,扭扭屁股跳个舞。跳呀么跳个舞,咚咕咚咕 咚咚咕。。。

两孩子感觉很有意思,发出一阵阵开心的笑声,玩得更起劲了,还跟西门哥打起了水仗。男孩见西门哥老扒拉自己的短裤,也调皮地去扯西门哥的短裤。

素莲红着脸笑着,把脸转一边,同时制止孩子不要调皮,有那么一刹那,她想,要是老阙能和孩子们玩得这么开心该多好。记忆中,老阙好像从来没有跟孩子这么疯玩过,他对孩子也许是过严肃和严厉了些,不像西门哥这么轻松幽默,这么会逗哄孩子,所以两孩子对他多少有点距离感。

西门哥让素莲也下水,素莲死活都不愿下去。西门哥又发动两孩子嚷着叫妈妈下去。素莲对两孩子说:“妈妈没带游泳衣。”两孩子说:“我们都没有游泳衣啊,下来吧,可舒服啦。”

西门哥望着素莲得意地一笑,走出游泳池,从旁边一房间里取出了一套女士泳衣交给素莲。

素莲吃惊地看着西门哥,心想好像什么都备好了的一样。素莲想得没错,一起游泳,这是西门哥曾经无数次梦想过的事情,为此他备好了女士需要的一切游泳装备。和西门哥一起游泳,素莲觉得非常不妥,这不仅仅是因为害羞,更多的是一种直觉的抗拒和反感,还有警觉——对某种说不清楚的危险的担忧和惧怕。特别是看到西门哥那双眼睛,那目光尽管经过了刻意的掩饰,但是对于一个三十来岁的聪慧灵俏的女人来说,其中的意思是再清楚不过了。对于两性感情,她喜欢清清明明,干干净净,堂堂正正,坦坦荡荡,就像跟老阙之间的感情一样,合情合理合德合法,入得睡房,上得厅堂,能隐藏于夜晚的黑暗,也能坦然面对白昼的阳光,大大方方,两身正气,忠贞不二,敞敞亮亮,地老天荒。

可是现在,她觉得自己的心里蒙上了一层云雾,一片水汽,迷茫,朦胧,黏糊,湿重,心仿佛悬浮在云雾上,浸泡在水汽里,以前的那种踏地的平稳踏实感没有了,置身阳光下的敞亮感没有了。

西门哥那目光,让她害怕,让她担忧,那是一种怎样的目光啊,灼热似火,胜过夏季正午的太阳,有时让她眩晕,如果长时间暴露在这样的目光下,她真担心自己会被融化成水汽。

那是一双复杂难测的眼睛,非常漂亮,很有力量,尽管平时显得散漫不羁,有时还显得冷峻凶狠,但是一旦投射到她的身上,立马就换了模样,变得专注,温和,火热,深情,有种让她无法抵抗的,能摧毁或俘获一切的力量,她有时候不敢相信这世界上会有这样一双有力,神奇,漂亮迷人的眼睛,让人既怕又担忧又喜欢的眼睛。

这种暧昧让她很难受,真想很快逃走。可是见孩子好长时间没有这么开心过了,一时又不忍心让孩子走。

直玩到很晚,素莲觉得心里慌慌的,很不踏实,仿佛做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于是招呼孩子准备走,对西门哥说:“这样的地方真的不是我们这样的人住的,住着也不踏实。”

西门哥说:“你付租金,有什么不踏实的?”

“这租金我们一辈子都付不起。”素莲说。

“你看着给,多少都行,等于帮我看房子吧,反正空着也不放心。有人住着,还积聚人气呢。”西门哥说。

素莲还是觉得不妥。

西门哥鼓捣两孩子充当说客。

“妈妈,妈妈,我好喜欢这,我们住这儿吧。”孩子恳求着说。

“你看看,孩子多喜欢这啊,住这儿,保管两孩子呼吸的是全市最干净的空气。这儿的装修材料全是德国进口有机绿色材料,对人体没有一点伤害。特别有利于孩子健康。”西门哥很善于抓人心。

素莲有点心动了。看着孩子,一想到孩子住在店里的委屈,她开始动摇了。“我再想想吧,跟老阙商量下再说。”素莲说。

“不要耽误,耽误一天孩子就多受一天罪。这样吧,两孩子今天晚上就住这儿了,先体验体验。”西门哥想,留住孩子,就不怕素莲不搬过来。

“孩子还是跟我回去吧。”素莲坚持着。

“不,妈妈,我们要住这里!”两孩子嚷嚷。

“这样吧,我陪两孩子住这儿吧。好不好,小朋友。”西门哥说。

“妈妈也住这儿吧。”男孩子没心没肺地说。

素莲拗不过两孩子,就让孩子留下了。

之后的几天西门哥天天催素莲搬家,可是素莲犹豫着,她总觉得事情什么地方不对,心理有种很不安,不踏实的感觉,有时候觉得像在将醒未醒的时候做的梦,无端的梦,怪异的梦,让人很不踏实。

可是素莲忽然决定搬家了,促使她做出这个决定的是一件很小的事情。由于店里没有洗手间,上厕所需要跨过一条街,再走半里路去肯德基。一个周末晚上,两孩子去上厕所,去了很久都没有回来。素莲不放心,就关了店去找。她看到两孩子在厕所门前排队,脸上青紫青紫的,挂着泪珠,显然是憋坏了。她的心像被针刺着一般,她不知道两孩子忍受了多大的委屈,遭受了多大的痛苦,这么小的孩子,为了这样的基本生活问题遭受这么大的作难,无异于是作父母的在对孩子造孽犯罪啊。

两孩子看到她,泪水哗哗地直往下流,放声地哭起来,哭得那个伤心悲惨。

随后,她什么都不再想,立即给西门哥发了信息。同时她也给老阙说了,她觉得必须让老阙知道,只是她没有讲房子的主人是谁,他不想让老阙在养伤期间产生不必要的想法,白白生气。她只是租他的房子,后面会尽己所能给他出房租。没准他真的需要人帮忙看房子呢。尽管她知道这是西门哥故意这样说的,但是有时候她宁愿这样想,这样,她心中的不安会减少很多。

素莲搬家,两孩子开心,不过,最开心的是西门哥。他感觉一切都很顺利,仿佛有如天助。

素莲,一个自己多年来暗恋的女人,一个正派,端庄,纯净的女人,一个倾国倾城的女人,一个令自己魂牵梦绕的女人,终于进入了自己的地盘,这就像进入了自己的狩猎场的猎物一样,跑是跑不掉了,至于什么时候收网捕获,就看天气和心情了。

他喜不自胜, 赋诗一首:

一千次的呼唤

一万次的望眼欲穿

送走冬寒

迎来花开春暖

月亮穿过云层

星星露出笑脸

海枯石烂

是真爱的誓言

你纵使在另一个星球

哪怕比天边还远

我也要乘坐飞船

来到你的身边

呵护 陪伴

你是温暖的春天

你是甘甜的清泉

你是最美的鲜花

永远盛开在我心间

。。。

第二十二章 房子没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