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起姑娘,我更爱梦想

牧逸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正文

  1。

在读大学之前,我一直以为凭借我傲人的身高,一定能在一众格子衬衫配牛仔裤的工科男大军中杀出重围,成功吸引到妹子的眼球。可来到大学,推开宿舍门的那一刹那,我就知道我的梦想破灭了——因为比我更早到的室友竟然是个帅哥。

而更糟糕的是,他要只是个绣花枕头那也就罢了,至少咱还能比比内涵,可我凑过去一瞧,好家伙,人正铺开了纸笔在那画画呢,那画工可高出只会画火柴人的我不知道几个数量级。

人长得帅,又会画画,岂不正是最吸引女孩子的搭配?我只感到未来一片黑暗,难不成大学四年我就只能当他的陪衬了?

正愁着呢,另外两个室友也前脚后脚地到了,我们仨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里看到了对帅哥的嫉妒。于是在按照年龄大小给室友们排序时,老二这个最不招人待见的称呼便理所当然地落在了那位帅哥的头上。

不过老二本人倒是并不介意被我们这么喊,或者说,一心画画的他根本不知道我们喊了一上午的老二就是他自己——直到我们拍拍他的肩,他这才一个哆嗦,然后满脸惊讶地缓缓转过身:“你们……是在喊我?”

我们仨恍然大悟,原来这就是一个沉浸于自己小世界中的单纯少年啊,心中的芥蒂却也因此放下了大半。

2。

军训的前一晚上,班里开了班会竞选班长,又选了个女生当团支书,末了还去校门口吃了烧烤。回宿舍以后,大家的热情劲儿依然没有消退,继续在群里火热地聊着天。

那会儿大家还习惯使人人,我们便挨个添加了班级同学的人人好友,顺带翻找一下女生的照片。

当我们宿舍除了老二的三人正为班里谁是班花争吵不休的时候,团支书突然在班级群里用最大号的字体喊了一句:“没想到哈,咱们班还有个画家!”说着还甩上几张图片,有照片也有画。

班级群里一下子炸开了花,大家各种膜拜与赞美。我们仨一瞅,嘿哟,这不就是老二么?赶紧拍拍正埋头画画的老二,让他在群里说两句话。

老二打字:“大家好,我是那些漫画的作者,我的梦想就是成为一个漫画家。”

团支书继续发话:“那敢情好,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军训的时候就跟我去院刊编辑部吧!”

老四咬牙切齿地小声嘀咕:“会画画还真好使,这就逃了军训了。”

老大却摇头:“这不是重点,你看看团支书说的,老二是她的人了,啧啧啧,咱们团支书的身材那可真是一级棒……”

我接上话茬:“可是这脸,却有点白瞎这身材。”

大家深表同意。

但我们依然羡慕老二,毕竟这种既能逃军训,又能和女生独处的机会可不是人人都有的。可老二似乎并不这么觉得,打从军训开始他去院刊编辑部的第一天起,每晚回来他都愁眉苦脸,无精打采。

我们问他是怎么了。

老二告诉我们,团支书像是故意针对他似的,想尽办法压榨他的劳动力,甚至还让他晚上构思出一个关于军训的漫画出来。

说这些的时候,这单纯的少年甚至都爆了粗口:“我只想画自己的漫画,完成自己的梦想,可现在,老子都快把自己漫画的剧情和这劳什子军训漫画的剧情搞混了!”

抱怨归抱怨,老二也不希望搞僵与团支书的关系,便只能尽可能地缩减睡眠时间来完成任务。几个礼拜下来,他倒比军训的我们瘦得更多。

3。

好不容易熬到军训结束,老二本以为可以就此逃离苦海,一心只画他自己的漫画,没想到团支书像是缠上了他一样,竟然跑来要求一起自习。

当然,也不愧是班干部,用的理由也是冠冕堂皇。

团支书说:“我看你整天都想着画画,一定也不会好好学习。”说着又点点我们,“你们仨呢,看样子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本着班级同学互帮互助的原则,我决定,我和你们宿舍就此结为学习互助小组。”

我悄悄问老大:“你说,咱们团支书是不是看上老二了?可要真看上他了,为啥他俩不单独自习,非要捎上咱们?”

老大思考一会,摸着下巴说:“我看她就是看上老二了。你说谁看不上老二呀?要我是个女生我也投怀送抱了。不过就咱老二的德行,团支书估计没戏。”

然而不管怎么样,有团支书这么一个学霸在,就连期末的时候她都给我们划好了重点指导我们复习,让我们想不考好都难。

可唯独《工程制图》这门课,大概是女生的空间感没那么好,团支书也是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只能放任我们自生自灭。

不过她对老二倒是信心满满,进考场前还单独鼓励老二:“你画漫画这么好,拿出一半的功力就能搞定这门课了。”

可考完试的第二天一大早,迷迷糊糊间我们听到有人敲门,开门一看,辅导员正怒气腾腾地站在门外,见到老二就指着鼻子骂他:“你到底是怎么学的?我当了好几年的辅导员,从来没见过有人能把《工程制图》的三视图给画成素描的!”

4。

大概是觉得我们实在是烂泥扶不上墙,第二个学期,团支书再也没和我们一块儿自习过,不过她却开始三天两头地单独找老二,这天要搬点东西,那天要画个展板,帮完忙了又顺便请老二吃个饭。

老大说:“这小娘子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我就说她看上老二了吧!”

不过对于这件事我们倒是乐见其成,毕竟老二要是被团支书收了的话,这么一个大帅哥就不会成为我们追妹子道路上的阻碍了。

于是我们也开始努力撮合老二和团支书。

我们告诉老二,人家喊你帮忙,你就脸皮厚点多让她请你吃几顿饭;然后又告诉老二,人家请你吃饭,你总得请人看个电影算是回礼。

老二被我们唬得一愣一愣的,开始频繁地与团支书出双入对。

可每每我们问起老二对团支书的感觉,他总是满脸莫名地反问我们:“什么是对她的感觉?”

老大扶额:“比如说,和她走在一起有没有心跳加速?有没有想牵住她的小手搂住她的腰?”

老二说:“我只想画漫画,哪有心思想这种事。再说了,她又不好看。”

老四嘀咕:“反正关了灯就看不到脸了……”

但毕竟室友一场,也不能把事做绝,我们只能祈祷团支书自己能给力点,要么霸王硬上弓,要么去韩国整容。

还别说,团支书真是个霸气的土木妹子,没过几天,她就跑来找老二,要他去参加一个学校组织的类似非诚勿扰的相亲活动。

老二挠着脑袋:“我又不找对象,为啥要去?”

团支书说:“我报名了女嘉宾,可要是没人选我做心动女生就太尴尬了,你就帮帮我,参加一下呗。”

架不住团支书的苦苦哀求,老二只能无奈地报名。

活动当天,我们仨去现场打算看一出好戏,顺带给老二加油助威。

到了现场我才发现,团支书这天似乎认真地化了妆,配上高挑的身材,竟也变得亭亭玉立,倒让我们吓了一跳。

不过学校组织的活动毕竟不如正宗的好看,我们仨看的是昏昏欲睡呵欠连天,终于是盼到老二要出场了。可主持人才介绍完老二来自土木工程学院,老二的人还没上台呢,我们仨就听到前面的女生在小声嘀咕:“土木工程啊,听着就又土又木的,肯定不懂文艺,算了,灭灯吧。”

可老二甫一登场,那张帅脸就让女生们些许激动了起来。而当老二说出他的爱好是画画,梦想当一名漫画家时,甚至都有女生开始尖叫。

不愧是老二,完美符合了女生心目中诗和远方的形象。

可我们仨看到这场景,嫉妒得简直都快把牙齿给咬碎了,心里祈祷着老二赶紧被团支书给收了,好把别的女生留给咱们。

在经历过许多个女生环节以后,团支书作为老二的心动女生,终于和另外两名为老二留灯的漂亮姑娘站在了老二对面。

面对着老二,团支书只敢悄悄抬眼打量老二,整一副情意绵绵的小女生样。可另外两个女生环肥燕瘦,各有千秋,也直向老二暗送秋波。虽然我们盼着团支书能把老二给收了,但这时候我突然有些担心团支书,毕竟没有哪个正常男人会拒绝漂亮女生的示好,而作为男嘉宾心动女生的她,在最终时刻却没被男嘉宾选择,那一定会非常尴尬。

然而就在我们替团支书捏着一把汗的时候,老二已经飞快地做出了选择。

出乎我们意料的是,老二还真的是不解风情,这耿直少年给足了团支书面子,愣是放着漂亮女生不选,最终在众目睽睽之下和团支书牵手成功,成为了晚上唯一成功的人。

5。

相亲活动的第二天,老二终于发现自己被团支书套路了。

由于是全校性质的活动,而且又是当晚唯一成功的一对,老二出了门走在路上,总有人用好奇的目光上下打量他,更有好事者上来调侃两句“你女朋友在哪呀”,搞得老二崩溃不已。

他打电话质问团支书,团支书却生了气:“我都表现得这么明显了,你才看出来么?我做了这么多事情,可不就是为了能更多地接触你么?咱俩昨晚当着全校人的面牵手成功,我以为你已经接受我了,没想到你反而开始嫌弃我了?”

我们仨也在一边劝老二,团支书虽然脸蛋不怎么样,可身材那是谁都比不上的,更何况人家对你一往情深,你就忍心辜负她?

老二登时就心软了,只好答应团支书先处处看再说。

他俩开始一起上课下课,去图书馆自习,出门吃饭看电影,也会由老二载着团支书在校园里骑车飞驰,做一切情侣都会做的事。团支书和我们说,她准备让老二习惯她的存在,这样他就离不开她了。

可每天晚上老二回宿舍以后都会摇头叹息,似乎很是疲惫。

我们忙问他怎么回事。

老二说,因为天天都和团支书腻在一块儿,他都好久没画漫画了。

老大拍拍老二的肩:“有了妹子,还画啥漫画啊?”

老二摇头:“你知道我为什么喜欢画画么?因为我害怕未来的自己会过上那种日复一日不断重复,柴米油盐精打细算的日子。我惧怕这种一眼就能看透未来的生活。我想做着我喜欢的事,过我所希望的生活,所以我只能全心全意地追逐梦想,走出属于我自己的道路。”

老四说:“就算你要追逐梦想,也和找不找对象没关系吧?”

老二叹气:“可一旦我和她在一块儿了,我心里总要给她腾块地方,那我还能全心全意地追逐梦想么?而且,我可不喜欢这种陷入圈套的感觉。”

我们对视一眼,却发现自己还真是个俗人,怎么也理解不了“诗和远方”,只好拍拍他的肩,让他自己作出决定。

6。

那之后的几天里,老二删除了团支书的一切联系方式,整日整日地闭门不出,只是埋头画画。

团支书跑来找到我们,哭得如梨花带雨。

我们告诉团支书,我们也不知道老二的选择是对还是错,可我们知道,每一次选择都会伴随着牺牲与伤害,而我们往往会因为舍不得伤害他人而选择牺牲自己。作为室友,我们愿意尊重老二的选择。

团支书却执意要找老二,想要他当面和她说清楚。架不住团支书的哀求,我们还是帮她找来了老二。

团支书绞着双手,抱着最后一丝希望问老二,如果当初不套路他,而是用诚意来感动他,她会成功吗?

我们看着老二,害怕他再一次因为心软而做出违心的回答。

不过这一回,老二坚定地摇头。

“因为比起姑娘,我更爱梦想。”

正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