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幻化

  黑衣人立于房檐之上,他冷眸穿破黑夜,看见屋里男子用法术把地板上躺着的小二移到床上,随后又看见一缕红烟从房顶升起,渐渐消失在黑暗中。

   他抬头,见月色凉如水,深吸一口气,离去了……

  一夜过去,海上升晨曦,羽仙山上浮起流岚,托着红光缓缓升起。

  此美景是仙境,又似世外桃源,可若在天上便看不见了。

  一只小白狐懒懒得躺在山脚前的丛林里,一夜的路程让她感到疲惫,便在此躺了一夜。

  阳光从层层的树叶之间照射进来,盖在她的绒毛上,鸟儿在树上唱出旋律,惹得白狐睁开了眼睛。

  她抬了抬头,又再躺了下去,伸了伸前爪和后腿,这才坐着起身。起了身,又舔舔爪子摸摸耳朵,正准备离开,突然从前方飘来一缕仙气让她感到头晕目眩。

  从远处慢慢走来一名白衣男子,他身后背着一个竹筐,里面满载着青绿。

  白狐不知那人是谁,只知道像这样的男子,从未在她的世界里出现过,她好奇又喜欢。

  即使不知那男子身上飘出来的气息是何物,也不管为何让她感到如此不适,她还是直径走到路中间,就这么坐了下来。

  男子看见了白狐,感到新奇,从未在山里山外见到过狐狸,更别说是白狐了,于是他快速走到她跟前,蹲下瞧着她。

  阳光明媚,照射在她蓬松的白毛上,看样子绒毛在闪闪发光,很是好看。

  男子冲白狐伸出手,又停悬在半空,见白狐没有害怕的意思,他便去抚摸她的头。

  不料,他刚触碰到白狐,便有一缕仙气将白狐毛里的皮肤划出一道血口。

  白狐吃痛叫了一声,血流过白狐的皮毛,鲜红的血便衬得她的毛更加雪白。

  伤口在前额,白狐无助,她不能舔拭伤口,无奈作痛,只得向后退步。

  男子也一惊,没想到是只妖——这只白狐身上没有妖气,却容不得仙气,又毫无修为化不成人形,看来只是有妖魂罢了。

  但他看了白狐的伤口,于心不忍——世间万物转世轮回,前世化尘,今世为妖,怪不得这白狐。

  他轻轻叹了口气,温柔道:“别怕,我不会伤害你的。”

  她依旧后退,不敢上前。

  他见此,又道:“我这就撤了仙气,你上前来,让我为你疗伤。”

  白狐看着他秀美的面容,不知是该信还是不信。

  这时,男子褪下身后的竹筐,将其放到一边,又挥了挥衣袖,打散了仙气。

  白狐瞬间感到周围空气不再压抑,她感到一阵轻松,这才缓缓向前走了两步。

  男子笑了笑,直起身,对白狐扬起手,使白狐悬浮在他面前。

  白狐一惊,在空中挣扎。她从未在悬空中过,又是害怕,又是新奇。

  男子施展法术,让白狐平稳地悬立于他前方。

  他的法术柔和温婉,这才渐渐让白狐不再感到畏惧。

  只见缕缕素烟在白狐身边缠绕而上,白狐目光也随之顾盼着。

  素烟环绕到她额头,形成一道光圈,光圈内,伤口渐渐愈合。随后,光圈又由上而下旋转着飘散,就在这时,一道白光从白狐体内闪出,遮住了白狐的身体。

  男子一惊,忙收手,他惊讶地看着这一幕,一个最不可能地念头从他脑海里闪过。他抬手,欲唤回法术,但光芒却并不听从他调遣,反而却越来越刺眼,他只得收手,直立在一边,等待白光慢慢消失,他无奈轻叹。

  白光消失,白狐轻轻落回地面,此时她化为人形,身体蜷在一起。

  男子见了,忙转过身去,他咽了口唾沫,不知该如何是好。

  白狐动了动,支撑着身体坐起,她突然发现——面前雪白的前爪变成了纤长的五指,一侧头,只见下身变成两条腿,一阵风吹来,白狐打了个哆嗦,她下意识抱住了两臂,却摸到了光滑的皮肤。

  她心中“咯噔”一声,愣愣地回过头,不见了那条长尾,白狐吓得快晕厥,却不忘在此之前发出一声尖叫,可口中“啊”字还没出来一半,她忙捂住了嘴。

  “这不是我的声音……”白狐心想。

  这时,她手中又传来了一片柔软,这用手捂住的东西又为何物?她颤抖的手胡乱摸着脸颊,发现已与之前的面庞有所不同,她似乎是明白了什么,手一松,瘫倒在一边。

  “我变成人了……”她喃喃道。

  男子忧愁不堪,转过身看到她,又忙低下头:“此事不是你我能驾驭的……”

  白狐闻声看向他,怒着窜起身,喊道:“什么不能驾驭!你伤我前额,又化我为人,是要我跟你说声谢谢吗?”语毕,她又摸上前额,感到凹凸不平,便知留下了伤疤,于是更加生气。

  男子忙又转过身,解释道:“我是羽仙山的仙者,已有仙根,刚刚无意伤了你,本想治愈你,不料你的血与我所修炼的通灵之术极为吻合,现下——你已成了我的灵狐……”

  “灵狐!”她惊叫:“使不得,这可使不得!”她无助,垂下眼帘,却发现自己全身都暴露在空气中,她记得身边幻化为人者都有布衣遮盖身体,她感觉自己脸上一热,却也不知如何是好,只得跑进草丛,在一棵树下缩成一团。

  男子知情,解开外衫,用法术移到草丛里,道:“你若不愿当我灵狐,我也不会强求,可你已成人形,这我无法改变……”

  白狐见一件外衫飘了进来,犹豫了一会,却也穿上了。

  穿好后,她起身从草丛里走了出来。

  她忧伤地看着他,眼中快滴出颜色,“可我曾经是妖,我不能成为灵狐。你是仙者,你肯定有办法……”

  “对不起。”他也看着她,道:“我无能为力。”

  白狐低下头,似乎是在抚平情绪,又好似在思索。

  久久,她道:“你叫什名字?”

  “仙者桓安。”

  “桓安。”她念着他的名字道:“那你能再助我成妖吗?”

  他蹙眉,灵若要成妖,除了走火入魔,便是要干尽天下恶事,此等请求,他又怎能答应。

  “不能。”他果断道。

  白狐不再看他,失望地转过身去。

  他不知该说些什么,他明白,万物都有其存在的理由,可如今,他改变了一只妖的妖魂,真不知这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你若改变主意,愿意当我灵狐,我便会收你为我亲传弟子。”他走到她面前,从手中幻化出一片叶子,又道:“要是你想好了,就用这片树叶吹出哨声,我会立刻出现在你面前。”

  灵狐看着树叶平平静静地躺在他手中,她伸出手,却又收回。

  她抿了抿嘴,看着树叶,再次伸手触碰到叶面,颤抖地捏到手中。

  桓安见她拿了树叶,便安心许多。

  他冲她笑了笑,走回去,拿起竹筐重新背回肩上,轻松道:“时候不早了,我该回去了。”此时,他又想到一事,便继续说道:“还不知你叫什么呢?”

  “常熙。”她紧张道。

  “常熙。”他跟着念了一遍,又抬眼望了一眼晨曦,道:“名字不错。我认定你这个徒弟了。”语毕,他便离开了。

  待他消失在她面前时,她憋了许久的眼泪才流了下来,“什么徒弟,我又怎敢当你明教之人的徒弟……”

  尽管如此,她还是将树叶放入怀中,心惊胆战地走上了另一条路……

  ……

第七章 幻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