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安顿

  莫嫣带常熙去了城中,在一家药堂中将常熙安顿下来。

“老伯,真是谢谢你了。”常熙有礼道。

那药堂的堂主是位花甲爷爷,他虽白眉白胡,却感觉精神抖擞。

“姑娘不必言谢,我这药堂之下正巧缺了人手,姑娘能来我药堂帮忙,老夫心里自是喜悦。”老人笑道。

常熙虽也笑了笑,却又感到了自身难处,“可是……”她忧道:“我什么都不会呀,也从来没有识过什么草药……”

堂主摆摆手,道:“那不成问题!不会可以学,只要姑娘能在药堂虚心学习,努力工作,老夫是不会亏待你的!”说到此,那老人却痴痴地笑了笑。

“啊?”常熙惊到:“我只需能在此处得食居住便可,不用很高待遇,甚至月钱——堂主只需少给予些便可。”

“放心放心。”老人大幅度摸了摸白胡,又看向莫嫣,问道:“这位姑娘你怎么看,若觉得可以,您就放心地把您妹妹留在此工作。”

莫嫣抬眼,额上魔纹却一亮,她淡淡道:“可以。”

老人笑着,坐到一张桌前,从底处拿出一张纸,用毛笔在上细细地写了许久,随后放下笔,把纸上内容交给莫嫣看。

“姑娘你看看,若同意了,就在此处签字吧。”语毕,老人指了指纸上一角。

常熙看向莫嫣,见莫嫣点了点头,她才提笔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好好好!”老人眉开眼笑,起身道:“既然如此,这位姑娘。”他冲常熙做了个请的手势,又道:“随老夫进去吧。”

常熙答应着,转头向莫嫣道别,而莫嫣则示意她不必多说。

老人冲莫嫣笑了笑,正要进里屋,不料却被莫嫣叫住。

“怎么了?”老人问道。

“我想单独跟你说点事。”莫嫣昂起头,又转身对常熙道:“妹妹你先进去吧。”

常熙愣了愣,不明莫嫣之意,又看了看堂主。

老人见了忙笑道:“常熙姑娘你先进去,到里头找一瘦精精的伙计,他叫高宇。我吩咐过他了,让他照顾好新人,你有什么不懂得就去问他。”

常熙听了,谢过老人,便进了里屋去。

待常熙走后,老人转过头,见了莫嫣,装模作样地地行了个礼,阴声怪气道:“参见小姐。”

莫嫣一脸不屑,道:“前些日子我在此城中,没见过什么异样,而今日来了这药堂,不见了那药草之香,反而闻见了一阵癞蛤蟆的恶臭。”

此时老人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阴险与狡诈。

“谢小姐夸奖!”他拱了拱手。

莫嫣看着他一副假恭敬的嘴脸,气不打一处来,只见她额上魔纹一亮,用法术关上了周围门窗。

老人皮笑肉不笑,问道:“小姐这是何故?”

莫嫣二话不说,伸手撕下了他脸上的人皮。

只见老人的脸皮被莫嫣扔到一边,而在眼前的却呈现出一张蛤蟆的嘴脸。

他脸上长满了大大小小的疙瘩,嘴角扯到了耳后根,两只圆溜溜的大眼睛上带着粘液,正恶狠狠地瞪着莫嫣。

莫嫣冷笑一声:“看来这生回堂的堂主早就让你吃了呀。”

“可惜是个老头——没滋味!”

“大胆!”莫嫣一声喝道。

那蟾蜍精惊到,瞥了眼莫嫣,不再说话。

“这生回堂的老头与羽仙山那群人来往密切,时不时羽仙山就会派人前来送草药,你怎么敢吃了这老头!若那群明教之人发现这堂主已死,定会前来取你性命!”莫嫣怒道:“了了你的狗命是小事,若因此事与魔界结下根源而闹到教主那去,就是株连你蟾蜍精全族都不够!”

这蟾蜍精是魔界蟾蜍精族的妖精头,向来横行霸道,自然是不把莫嫣放在眼里。

“若这生回堂的堂主没有被我所食,而小姐你今日来将一只灵狐寄于此处,您这行为,也实属让小的捉摸不透啊!”

莫嫣瞪了他一眼,却又移开视线,道:“若没被你所食,我也不会将她寄于此处。”

蟾蜍精耍笑道:“这不就是了,我食了这堂主,小姐你才能将这小狐狸寄放在我处啊。”

莫嫣侧过头,不语。

蟾蜍精见了,得理不饶人,继续道:“小姐这刚刚还对我是劈头盖脸一顿批斗,如今却也是——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软!”语毕,他便大笑起来。

莫嫣怒目圆瞪,大喝:“你这厮!不分尊卑,竟敢对我如此放肆!你可信我这就回了魔界禀告父王,定你大不敬之罪!”

蟾蜍精一听,反而笑得更嚣张,他道:“那我倒想看看,是你回魔界快,还是我现在就杀了这小狐狸快!”

“你!”莫嫣语塞。

蟾蜍精走近莫嫣,细细地瞧着她,放柔了音调,道:“小姐你容华若桃李,又何必跟我动怒,坏了这一脸好颜色呢?”

莫嫣紧蹙起眉头,愠道:“面对你,怎可能留得一脸好颜色!”

蟾蜍精收起笑容,提高音调,道:“别人敬你,怕你,是因为你是教主的女儿,可我不敬你,也不怕你!我蟾蜍精一族,妖精成千上万,你父王都得靠我打江山!”

莫嫣紧咬牙关,双手握拳,突然感觉手边传来一片柔软,她垂下眼帘瞄了一眼,原来是片从花谷带来的红色花瓣。

她抬眼,若有所思,舒展开眉头。

蟾蜍精诡异一笑,瞧了瞧里屋的门,又看向莫嫣,邪邪道:“这小狐狸我见过的,不就是十三娘身边的狐狸精嘛,如今变成一只灵狐,你也是不敢把她带回魔界,才带到这来。你不敢让教主得知,我都能猜得到。”他笑着擦了擦嘴角,继续道:“不过,如果你能求我,让本妖精大王高兴高兴,我还能考虑帮你守住这个秘密,不然的话——嘿嘿……”

莫嫣看着他,眯了眯眼,她扬起嘴角,妩媚笑出声。

蟾蜍精看着她咽了咽口水。

“既然如此——”莫嫣走近他两步。

蟾蜍精露出邪恶的笑容。

“我便给你看个东西。”

“何物?”蟾蜍精急不可耐。

莫嫣后退两步,从手中展现出一颗褐色光球。

蟾蜍精瞳孔猛一收缩,大惊道:“这!”

莫嫣看着眼中光球,显出失落之情,娇柔道:“来此处之前,我去了你蟾蜍之地,真是巧,你猜我看见了什么?”莫嫣看向他,笑道:“我看见你夫人正呵护着这光球,我便上前去询问此为何物,这一问不打紧,问了才知,这是你刚出生的小儿子啊!”

语毕,莫嫣大笑。

“我儿……”蟾蜍精呆住,上前去瞧。

莫嫣立刻后退。

“这真是我儿……”他不可相信,大声问道:“我夫人怎么会如此轻易交出此胚胎?”

莫嫣冲他挑挑眉,道:“我见这胚胎妖性强得很,打算带回去让父王瞧瞧,正好为这胚胎洗礼,以后好助他成为新一代妖王啊!”

“你!”蟾蜍精牙根痒痒。

莫嫣继续道:“顺便再让父王瞧瞧,这小蟾蜍长大后,会不会像他爹一样,对教主‘忠诚’!”

蟾蜍精语塞,垂下大眼,思索不语。

“不过,我发现这小胚胎有个很好的作用呢!”

蟾蜍精抬眼惊恐地看着莫嫣。

“它可以让某些人变乖,变懂事!”

蟾蜍精的脸部突然变得膨胀,他的眼球也随之突出血丝。

突然,他伸手扑向莫嫣。

就在此时,莫嫣额前魔纹亮出一道光,将蟾蜍精反弹回去。

莫嫣冷笑:“你可以不敬我,也可以不怕我,但你最好别表现出来!”

蟾蜍精不知所措,他睁着圆圆的双眼,缓缓,就这么跪了下来:“还求小姐不要伤我孩儿。”

莫嫣看着他,已达到自己的目的,她抬头,高傲道:“那就要看你如何待常熙了!”语毕,她离身到门边,随后,又侧过头,轻蔑道:“还不快套上你的人皮,也好装个人样!”

莫嫣笑着,推开大门,头也不回,迈步离开。

莫嫣走了许久,在一处却又停下了脚步,拿出那颗褐色光球,心中默念魔咒。

此时,那颗光球便立刻变成了一片红色花瓣。

她瞧着花瓣,一脸怜惜,将其轻轻放入怀中……

第十章 安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