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药堂

  天色将晚,她托着下巴趴在窗边,端详着天边的余晖。

夕阳原来是这般模样——不如晨曦的耀眼,也不极午日的明亮,有点像是薄薄的纱,或者是淡淡的笔墨,被一点点渲染出来,那样平凡和谐,正是她心中所喜爱的。

似乎是看得出了神,她保持着同一个姿势,呆在这一角久久没有离开……

“常熙?”一名穿着便装的男子朝她走来。

他对她轻轻一声唤,站在她背后,道:“你睡着了吗,常熙?”

她纹丝不动,依旧是沉浸在自己的夕阳世界里。

男子疑惑,只得伸手推了推她的肩膀,又道:“该过来捡草药了。”

“啊?”常熙猛然回头,视线离开了窗外,“但是我才刚坐过来啊!”

他无奈摇摇头,道:“你还好意思说——你都坐这有半柱香的时间了!”

“又是这么久嘛……”常熙稍稍有些尴尬,赶忙起身站好。

“每次你都坐在这里望天,什么活都压给我,要是被老堂主瞧见,偏饶不了你!”他故作生气。

“嘿嘿……”她抿了抿嘴,低声道:“不好意思嘛……”

“真是的。”他走过去关上窗户,略有责备道:“真不知道天有什么好看的,瞧你这样,像是魂儿被勾去了。”

常熙见他关上了窗户,不免感到失落,道:“我只是在看夕阳呀,你不觉得夕阳很美吗?”

听了她这话,他便更是无奈,“你没听过这样一句诗词吗?”他有所示意地看着她。

常熙愣了愣,问道:“什么诗词?”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他得意道。

“从来没听说过……”常熙抠着手指说道。

“这都没听说过?!”他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但又转念一想,道,“罢了罢了,女子无才便是德,不跟你说这些了,快去捡草药吧!”

常熙瞄了他一眼,乖乖坐到长木桌上开始挑拣各色的药材。

她拿起离她手边最近的一株草,捏着它的叶片瞧了瞧,又放到鼻下闻了闻,然后便毫不犹豫地丢到了杂草框里。

“你在干嘛!?”他忽然高声喊道。

她一惊,本能地缩到一边。

他看着她突如其来的举动,面容一惊:“你至于吓成这样吗?”他将她拉起:“像个动物似的。”

常熙低了低头,重新坐回桌旁。

他看了看她,似乎是红了脸颊。

他清了清嗓子,示意她看向自己,他把刚刚被丢进杂草框里的小草挑出来,降低了音量,道:“这是个很名贵的药材,只是外表很普通像杂草,也没有什么特殊的气味。”语毕,他把这株草递给她,又继续道:“放到那边的竹筐里。”他冲另一个竹筐努了努嘴。

常熙接过草药,放了过去,然后接着挑拣别的药材。

他撇了她一眼,也继续挑拣草药。

这时,突然门帘被掀起,一名老伯以不寻常的大力冲了过来。

“高宇!”

“诶!”他忙放下手中活,起身,道:“怎么了,堂主?”

常熙也放下了手中药草,站起身。

“有人来送草药了,高宇,你出去接一下,我现在有急事要出去一趟。”老伯气喘吁吁道。

他点了点头,道:“我这就去。”

老伯应了应,转身从后门跑了出去。

高宇看着堂主的背影,皱了皱眉,他侧头对常熙道:“你有没有觉得最近堂主有点奇怪?”

“啊?”常熙睁大了眼睛,“我不知道啊……”

他的双眉立刻斜过来,叹了口气,道:“我忘了你是新来的。”

“不过——”常熙若有所思道:“堂主说的那个送草药的人是谁啊?我感觉堂主有好多次都没亲自去接草药了。”

“就是怪在这。”高宇道:“以前不管是谁来送草药,堂主都回去亲自过目的。”

“草药还分是谁来送的吗?”常熙问道。

“一般都是采药的药农,最近来送药的都是一位仙人。”

“仙人!?”常熙惊讶道。

“对。”高宇看了看她,又道:“你还没去接过草药吧,这次接草药就让你去吧。”

常熙欣喜道:“我只要把草药接过来就可以了吗?”

“要把草药的品种跟单子上的好好对照,再记下来就可以了。”

常熙喜悦地点了点头,道:“那我这就去了!”

语毕,她笑着去了前堂。

高宇坐回桌子,边挑拣着药材,边又思索着皱起双眉……

常熙掀开门帘,直径走到前堂的桌子旁,她蹲下身子从桌下找出草药单,起身趴在桌前,拿过毛笔细细地在纸上画了两笔。

“常熙!?”伴随着一阵脚步声,一把熟悉的声音传到她耳边。

她眨了眨眼,悬住笔尖,抬起头。

看到他,她有些惊讶:“桓安!?”

桓安走近长桌前,将身上的竹筐褪下放到脚边。

他看着她,微微摇了摇头,温文尔雅道:“宁愿来此药堂扶贫济困,也不愿去羽仙山做我的亲传。”

常熙抬眼瞧了瞧他,垂下眼帘,低语道:“都说过我不能做你的徒弟……”

“罢了。”他微微一笑,道:“你在此炼化也是有益而无害的。”

她又抬眼看了看他,竟也微微扬起了嘴角。

原来高宇说的仙人便是他呀——那日在山脚见他背着一竹筐药材,原来是送往人间的。

“仙人还请把药材递上来,我要记录了。”

桓安看了看她,将竹筐里的药材纷纷抓起递放到桌子上。

“叫我桓安便是。”他温柔道。

常熙看着他,却觉得自己脸上微微泛热,她轻轻唤道:“桓安……”

“恩?”他扬起俊眉,“怎么了?”

“啊?”常熙惊到:“没怎么呀,不是你让我叫你嘛?”

他听了竟“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道:“只是让你称呼我为桓安。”

“这样啊……”此时常熙满脸绯红,却也清了清嗓缓解尴尬,“桓安你就带了这些草药吗?”

他看了看桌上的草药,答道:“是。”

“为什么你的草药是不沾泥土的?别的药农采来的草药的根部都会有泥土。”常熙问道。

“我采完的草药都会带回羽仙山用仙泉洗涤,自然就没有泥土了。”他缓缓答道。

常熙点了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语毕,她便开始低头记录草药单,按着一种草药一记的顺序认真写着。

桓安看着她垂下的眼帘,长睫随着眨动而微微颤抖,看着她娟秀的字迹,生疏地挑拣着草药,缓慢地记录着单目。

不过,他不急,他待她滴水不漏地记完所有药草。

此时天色已晚。

“真是怪我太笨了,记了这么久才记好……”常熙挠了挠脖子。

“不必自责,熟能生巧,你还需多加练习。”桓安温和道:“既然已经记好了单目,在下便也告辞了。”

“还请仙人慢走。”她冲他行了个礼。

桓安见了,便以礼相回,随后转身离开了药堂……

常熙看着他消失的方向,竟不自然地咬了咬下唇,腼腆地笑出了声……

……

第十六章 药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