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又识

  她回到花谷,一人清净,静坐了整夜。

可惜自己不会琴瑟之音,不可弹奏出心曲,只得依身于槐树下。

她的槐树,据说已有千年之寿——像她的祖母,修为千年,却最终尘埃落定,一生精华交于槐树,化其根,盘绕交错;幻其枝,盘虬卧龙;枝繁叶茂,繁花似锦……

在这花谷,并无四季之分,万花皆可开,凋谢皆又重新含苞,暮去朝来,永留花香。

她的槐花,四季盛开,却不开出纯白之色,只绽放腥红花瓣;一串串垂于树下,像是渡船星灯,又不时飘落拂袖,弥漫甜息。

她不悦于素雅的清香,只好这浓郁的芬芳,正因有此,她才可安心落意……

她抽出一直别在腰间的檀香扇,打开此扇,扇子本身的香气便都被花谷的花香覆盖得无影无踪。

纤纤玉手轻抚上扇面,摩挲着扇面上镂空的百花,——自从父王交给她此扇后,她并没用留得的时间细细端详它,如今却因莫伦一席话才将魔器拿出炼化,想到此,莫嫣心里便无了滋味。

“他是什么意思?”莫嫣心想:“莫伦并不打算将此事告知父王,又给我魔石让我炼化魔气,他是想帮我掩盖此事吗……”

久久,她又从怀中掏出魔石,拿捏在手中把玩,看着那魔石,她又想到莫伦留给她的最后一句话——他真的会去杀秦冉吗?虽然秦冉的实力不容小觑,但他莫伦又怎会是等闲之辈,双方若开战定会百害而无一利,反而事情会关乎正邪之帮——莫伦向来虑无不周,他应该不会做出此事的……

“莫伦……”她口中喃喃道:“你究竟想干什么……”

她把檀香扇放到双腿上,腾出一只手,在自己身边随意摘下一朵五瓣花,漫不经心地将其揉搓在手中,挤捏出水分,此时花朵糜烂,却在手上留得了丝丝香气,她看了看那已经蔫巴了的花瓣,便将它轻轻埋入了泥土中。

她缓缓一声叹,把檀香扇与魔石一同拿起,自己也起身站好。

只见她前额上的魔纹亮起,手中的魔石徐徐飘散出黑烟,檀香扇随之悬浮在面前,与魔石一同炼化。

黑烟萦绕在檀香扇周围,莫嫣略施法术,使得黑烟慢慢环绕上她的指尖……

此时,黑烟渐渐聚少成多,像植物的根,轻轻缠上她全身,她看着黑烟一点一点向上爬,已经轻抚上了她的面颊,这时她正想缓缓闭上双眼,却发现自己身边的物体正开始变得明朗。

她看了看周围,又仰头望向天空,原来此时已经到黎明了。

她低下头,突然想到今日清晨要与秦冉相见于街市,她便连忙将黑烟打散,此时檀香扇在空中微微一震,缓缓地坠落了下来。

莫嫣将手中的魔石重新放回怀中,又蹲下拾起檀香扇,将其别在腰间。

她起身,走到小溪边,简单地整理了自己妆容,随后便化为一缕红烟离开了花谷……

……

红烟随着旭日东升,一路划过天际,见云下渐渐浮出城楼影,红烟便在空中消失,迅速下降,出现在城内。

清晨,早市内极为喧嚷,来此多时的小贩,在道路两旁摆满了新鲜的果蔬;商店也挨家挨户开启了门窗,准备迎接客人。

红烟消散化为人形,而街边的行人并没有关注到她,都在纷纷着忙碌各自的事情。

莫嫣在街市内转了一圈,并没有看见秦冉的身影。

“可能是自己来得太早了吧?”她想。

她止住脚步,立身于街市之中,一扭头,见自己身边有一家茶馆,正巧她此时也感到饥肠辘辘,便移步进了屋内。

谁知,她前脚刚踏进茶馆,便一眼瞧见了一名白衣男子正背对着她,样似在饮茶。

一名伙计见了莫嫣,便快步迎上来,刚要开腔,莫嫣却示意他不必多言。

她直径走向那名白衣男子,坐到他面前,并不抬眼看他,反而很自然地拿起他面前的茶壶,又拿过旁边的空茶杯,淡淡然地为自己倒了一杯茶。

对面的男子有些诧异,他看了看莫嫣,忽然淡淡地勾起嘴角,轻啜了一口茶,道:“原来是酒友嫣儿呀!”

闻其声,得知此人并不是秦冉!

她睁大了双眼,身体僵在那。

细细听来,声音颇为耳熟,却又一时想不起来是何人。

但是听到对方提到‘酒友’,她心中倒也分辨出一二了。

“嫣儿怎知我在此?”他放下茶杯,用一双明亮的眼眸淡淡地瞅着她。

她略略感到窘迫,但却依旧抬起头来,露出那娇媚的神态,道:“只是清晨路过此地,正巧遇见岑公子,便前来与公子打声招呼。”

“哦?原来还有这般巧事。”岑羽冲她挑起一道眉,“那既然嫣儿你来了,那这壶茶——我便请了。”

莫嫣妩媚一笑:“以茶代酒?好像也不错。”

语毕,她便掩面饮了一口茶。

“怎么样?”岑羽问道:“可还和嫣儿的口味?”

听着他称呼自己为“嫣儿”,莫嫣心里便怎么听都不得劲。

她缓缓放下茶杯,微微点了点头,道:“莫嫣尝着是不错,不过小女并不常喝茶,也不懂茶,还请岑公子能解释一二。”

他看着莫嫣,爽朗地笑出了声,道:“其实我也不懂,就是随便喝一喝的!”

莫嫣嘴边的笑容定格在脸上,竟无言以对。

“既然嫣儿觉得茶水不错,那就多饮些吧!”

“不必了。”她勉强笑笑,道:“小女只是巧见了岑公子,便于公子多说了些话,现下小女还有事在身,就不多陪公子了。”

她起身。

岑羽也起身站好,道:“既然是如此,我便也不留嫣儿了,嫣儿慢走,有缘再见。”

她冲他点了下头,离开位子,正要离开,却又言道:“下次还请岑公子唤小女大名便是,嫣儿怎么听都像是侍女之名。”

“嫣儿怎么会听着像侍女之名呢?”他迷惑。

“因为小女有一侍女名为姬儿。”莫嫣道。

“原来是这样。我先前觉得嫣儿念着较为亲切,不过,既然如此——就唤为莫姑娘吧。”他冲她拱了拱手。

莫嫣也对他拱了拱手,道:“谢谢公子理解。莫嫣便告辞了。”

语毕,她便转身离开了茶馆……

……

第十七章 又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