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息争

  “可是,你不是答应了每天都要教我正道之理吗!?”莫嫣继续追问道。

秦冉狐疑地打量了她一眼,不知她又在想些什么。

“没错,怎么了?”

“但是你如今却让我独自在人间,这怎么能算得上是每天炼化?”

秦冉听着,倒是笑了笑,曰:“你是想让我每日在你身边传授书本之理?”

她想了想,道:“书本之理也可,反正就是你得每日在我身边传教!”

莫嫣双手叉起腰,愣了愣,却又放下了。

他摇了摇头,“莫姑娘是在魔教里时间呆久了吧,难道你就不知,实践的成果要比书面来得更有效吗?”

“但是,你连书面的都没教啊!”

秦冉看着她,不知她为何那般急切——莫非她是心切于学术?如此,他心中便是惊叹不已:魔教的教主之女居然如此心向正道,难道是魔教的政教有所变化?还是想窥窃我正教之术的精华?

这到让秦冉想起一个人——魔教教主,莫语公。

此名,是他从小听着长大的。

在他幼童时期,深刻记着魔界曾发生过内乱,而且,这莫名的战乱瞬间关乎到了人间。

蟾蜍精一族的妖精打算由内将魔界分成两半,一半为魔,一半为妖。而此时莫语公竟对此不管不顾,任由蟾蜍精在人间的大肆杀戮,占领地盘,本是魔教内部的私事,却发展成公开的正邪之乱;正教掌门即墨青亲自会面莫语公却只吃得闭门羹,留得了不见之理。

后来,仙者即墨青只得带领仲孙齐与颜许到人间除妖,三神与蟾蜍精一族对抗了三天三夜,使得其族伤亡惨重,无奈退兵回魔界边缘;却在此刻,莫语公竟大开魔界之门,允蟾蜍精回魔界,不费吹灰之力收复了蟾蜍精族,留得了魔界妖魔共存。

因蟾蜍精一族妖精无数,只靠得魔兵亡灵硬碰硬,最终只能削弱魔界总体实力;若不出兵,则人间天降灾难,关乎人间之事,即墨青定不会袖手旁观,而即墨青出手,蟾蜍精必会大败;这样一来,既收了妖精族,又不损耗一兵一卒——莫语公便是一心算计好了双利之策。

虽然即墨青深知莫语公的计谋,却只因他身为仙者,不能不保护人间。

事后,羽仙山与各正教之人便都与魔教划分界限,确立黑白之道。

如今,谈起此事,与魔界说不上为仇,也谈不上怨恨,只是黑白之教再无人往来,各为陌路;就怕若有一天黑白相争,事态便会千钧一发了。

“喂!正教之人。”莫嫣一声愠怒将秦冉的思绪拉回,“你不会是拿到了解药,就不教了吧?”

“正有此意。”秦冉淡淡道。

“你!”

“不过!”他瞥了眼她,昂首,道:“我可不是你魔教之人——鬼胎奇多;我答应你的事自会办到,这我之前就说过。我只不过是想按照自己的方式教化你罢了,若是让我教化你,定就全部都是让你去亲身体会,而不是整天拿着书本背诵通俗之理。”

他低了低头,看到了她如水般的双眸,似乎是因情绪漾得涟漪泛起——心中有话却说不出。

见她无话,他便继续道:“你若是还想接受炼化,就按照我说的做:为穷苦,乞讨之人攒钱做粥;如果不想在我这炼化,你就把丹药还给我,从此我们便分道扬镳。”

秦冉此言一出,莫嫣心下便一片慌乱:若是一周一见还不打紧,但这分道扬镳,可不是要让自己前功尽弃!她又怎能任由这种结果发生?

“不就是做粥吗?”她又在一瞬间变得淡淡然,道:“我做便是。”

秦冉笑了笑,道:“好,既然莫姑娘一心向正,想必,这煮粥之事定不会难住姑娘你很久,毕竟——有志者,事竟成。”

她抬眼注视到秦冉的面容,实是清新俊逸,雅人深致。这想来,曾经的城北徐公,现下应要改成仙山秦公了吧。

自己究竟是为何爱慕于他了?莫嫣想着:只是被他的气质所吸引?还是因一时糊涂,就想接触正教之人?不过,不管因为何,只是觉得与他一起的感觉,是曾经在魔界所没有的,是她如今想拥有的……

被莫嫣这样看着自己,他有些拘谨:一个魔界的魔女,怎么表现地有点——“多情”?

“怎么如此看着我?”他开口问道。

莫嫣心中回了回神,但双眸依旧紧盯着他,默默地将手中丹药放入口中。

此丹药入口便即化,一阵阵清凉之感由心底触及到全身……

她闭了闭眼感受着,随后,又缓缓将其睁开。

“当着你面,服下丹药呀。”莫嫣徐徐开口道:“记得一周后给我送药。”

秦冉虽心中预料过,但没想到她能服用地如此爽快,毕竟是个人来之不易的法术修为,她倒如此舍得……

“为了你能顺利炼化,此事我不会忘的。”秦冉冲她微微笑了笑。

莫嫣看着他再一次朝自己微笑,她心里自是喜悦。

“对了。”秦冉又道:“此次你的炼化时间为一个月,我便直接送给那小二一个月的解药。”

“可以。”莫嫣点了点头。

“只是我一事不明。”秦冉道,“想来询问你。”

莫嫣看着他,不免打趣道:“秦公子都将是修炼为仙者之人了,还会有何事不明?”

“仙者又不是佛祖,怎么会万事皆知?”他扬起双眉。

“我不过是随口一说。”眼看着秦冉要较起真,莫嫣便嗔道:“公子有何想问的?”

秦冉轻咳一声,道:“你给我的解药我昨日细数过了——若一片花瓣便是一日的解药,按照你所说的,你下的毒需半年时间才能全部解除,可这解药的个数却只有俩月有余,而且,你的药瓶也不可能装得下半年的药量……”

秦冉点到为止,就这样语毕,静待莫嫣的解释。

谁知莫嫣一声娇笑,道:“此药内有玄机,还请公子待小女做出粥后,再做解释。”

秦冉听了,无奈一声轻叹,点点头,答应了。

……

第二十章 息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