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师兄

  “既然万事俱备,秦公子,是否就要与小女在此别过?”莫嫣低眉。

“恩。”秦冉道:“一周后,我会来寻你,再次给你丹药。”

莫嫣缓缓为他行了个礼,道:“那小女——便去了。”

秦冉点了点头,“再见。”

她闻声抬眼,听得‘再见’两字,不免内心有些难解之情——他真的就如此信我吗?身为魔教教主之女,怎就会如此轻易地答应他去做凡人之事;还是他曾经说过,不管我如何学,只顾自己如何教?落得一周不见,即使见了面,他也不过是来送丹药;如此,自己不过是成了一位莫名的学徒罢了。

这与她原先所想是截然不同的……

“告辞。”

她语毕,便转身离开。

此时,岑羽正走在秦冉身后,一抬眼,便见着了他与莫嫣,岑羽止住脚,禁不得微微启开了薄唇。

秦冉这时并没有转身,只是注视着莫嫣的背影渐行渐远。

他早已不知如何把握情绪,也许他心底子里是信莫嫣的:可能是在那一次归还老人钱袋,或者是引亮了琉璃盏的灯芯,再者是此次愿意服下丹药——她,似乎不同于其他魔者……

岑羽看了看秦冉,又转眼望了望那红色的背影,不禁皱了皱眉,却也在一时就这么松了开。

他盯了秦冉半天,却也不见得秦冉愿意回眸一下。

他无奈,迈出大步,仰天一声长叹,出了一声“哎呀”,道:“师弟入凡为成仙,不料半道遇莫嫣……”

秦冉身子一怔,闻得此爽朗之音,便也知为何人。

他不敢回头——师兄怎如此之巧也在此处!还有,他怎识得的莫嫣?

见他没有回身之意,岑羽便继续扬声道:“君子好逑新佳人,也得考虑喻岚艰。”

听得‘喻岚’两字,秦冉不免轻叹了口气,慢慢转过身,弯下腰,冲他拱了拱手,恭敬道:“参见师兄。”

见得秦冉这一弯腰,倒引得他有些不悦,“都是曾经说好的事,你我之间,不存在这些礼仪。”

秦冉起身站好,略略为难道:“只怕此时不在这些客套用处上讨好师兄,等会,可能就要挨皮肉之苦了。”

岑羽盯着他,心里一声哼,想道:“臭小子,以为你用我平日里最厌烦的礼节来敷衍此事,我便不再追究了吗——做梦去吧!”

“说吧,怎么回事。”岑羽哼道。

秦冉笑了笑,道:“刚才师兄即兴发挥的一首诗真是‘妙’!师弟听了,便来回您一首。”

岑羽眯了眯眼,不知他要如何。

听得秦冉此时假假一声咳,开嗓道:“弟子下山欲炼仙,不料遇那魔女嫣,她求师弟解谜经,为她化仙上天间!”

只见岑羽听完后,嘴角抽搐了几下,只见他眼中似信非信;缓缓,他才从口中挤出一个字,道:“屁……”

“唉!”秦冉对他另眼相看,道:“师兄乃仙人,怎说出了如此不文雅之词!”

岑羽揉了揉鼻子,淡淡道:“你见师兄我何时文雅过?”

秦冉无奈笑了笑,道:“想想也是——师兄你天生得如此俊美,无人匹敌,又要那‘文雅’何用呢?”

“秦冉。”岑羽勉强冲他扬起嘴角,勾了勾食指,道:“你过来。”

秦冉耍笑道:“我就在你面前啊。”

岑羽的笑容僵住,却又立刻垮了下来,做出了百无一见的面无表情。

岑羽看了看秦冉,二话不说,他便拉住秦冉的胳膊,自己的大手一挥,扬出袅袅仙气,仙气顺着他与秦冉缠绕,两人便瞬间消失在了凡人的眼中。

“师兄?”秦冉不解他意。

但岑羽却只是有所示意地瞥了眼秦冉。

他大力拉住秦冉,脚下一步登天,直上青云,此时低头便能见到渺小的城池。

只见他向下方一伸手,脚下便震出大片气流,落得了岑羽与秦冉直立与苍穹之上。

秦冉稳稳站好,看了看自己脚下,又看向身边,感叹道:“师兄不愧是仙者。”

“带你来此,不是炫耀自己。”

“还请师兄明示。”

岑羽眼中留笑,却也慢慢正经道:“你看脚下的那座城池,自我成仙之后便常来此处,只因它极为有趣——此城南有葱木,北有荒谷,故名为半城;虽万物皆半,却平衡融洽。”他语毕,却又道:“而别处却无了这番景色。”

秦冉注视着身下,道:“师弟理解师兄之意。”

“我与那莫嫣有过两次交涉。”他看向秦冉,又道:“不过是觉得她虽为魔,却也只是本性狡黠了些罢,倒无再多诡术。”

“原来师兄信我所说?”

“当然信。”岑羽道:“你我是发小之交,你的性格我很了解;与魔教中人相处,必定不是你主动之行。”

“是。我与她偶遇,之后她便来求我为她盖去身上魔气,虽依旧身为魔,却心怀正义,此事我之前也是讶异不已,原本并不想与她纠缠,只因琉璃盏为她亮起两次灯芯……”

“灯芯被点亮了!?”岑羽惊道。

秦冉点头道:“只是短暂亮起了两次,并没有发散出持久的光。”

“那灯中光点可曾飞出来过?”岑羽急急问道。

“出来过,只是——”秦冉缓缓道:“只是她身有魔纹,光点近不得她身。”

岑羽低语道:“灯中光点是善者之魂,不曾轻易飞出,或许莫嫣她,以后可入正教……”

“咳”秦冉冲他笑了笑,道:“谁知她以后呢,不过魔教以后若能因她而改变出一大部,那便也是不错的。”

岑羽点了点头。

秦冉见了师兄,心中自是极为喜悦,他笑道:“打师兄成仙后,你我便再没怎么见面,真是没想到如今下山,能与师兄在同一城中相遇,可能算此为天意?”

岑羽瞧了瞧他,就着身边的一片云坐下,脸上露出俊朗的笑容,道:“是很巧。”

秦冉也坐下,关怀道:“真不知师兄在人间过得如何,许久也不回一次仙山,叫那些不能下山的弟子们挂念毁了。”

“我在凡间为世人算命。”他笑露齿,“各人有各人的命运,算着有趣,不乏,自是很好!”

听着岑羽的话语,秦冉心下想了想,却又问道:“其实——师弟心中有一事不明,为何师兄你练就了仙骨,却不入仙班……”

“师弟!”岑羽故意打断他。

秦冉回眸瞅他。

岑羽面容依旧带笑,揶揄道:“师弟快别说我了,说说你吧,活了二十几年了才下山,感觉山下如何?”

“自是很好。”秦冉答道。

“觉得人间比仙山好?”

“各有千秋。”

“那跟戚喻岚比呢?”

“……”

“哈哈。”

见着秦冉语塞,岑羽再此发出爽朗的一声笑。

他笑着,却又这么停了下来,道:“说真的,你应该很想她吧?”

“一日不见,如三月兮。”

听得秦冉如此多情的语句,岑羽不免啧起了嘴。

秦冉看了看他,故作嫌弃,道:“问我又笑我,就好寻我开心!”

“你有啥可捡笑的?”岑羽冲他挑起一道眉毛,“等我说严重了还得以拳脚相见,啧啧啧——不敢惹!”

听了此语,倒轮得秦冉笑出了声,但他却也并不否认岑羽之言……

……

第二十一章 师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