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生死

  桓安沿着道边疾行,一抬眼,只见前方一位老伯正跌跌撞撞地朝他而来。

老伯神色慌张,并且不断往后张望,一时竟没注意到前方的桓安,跑着跑着便直接撞进了他怀里。

“老伯,您没事吧?”

桓安见状,立刻扶住他,在抓住他双臂的同时,一层结界也显现在老伯身边。

“妖怪啊……后面,后面有妖怪……”老伯用他颤抖的声音,语无伦次地说道。

妖怪?

桓安抬头看了看前方——莫不会是那惹来妖雨的妖怪?

他将老伯扶起站好,缓缓道:“老伯,您别害怕,且问那妖怪所在何处?”

“在,在药堂里……”

老伯用他抖动的手朝后方一指,这桓安便立刻皱眉,他看了看前方,又转而看向老伯,安慰道:“老伯不必再担心了,您快回家去吧。”

说罢,桓安便迈步,朝着药堂方向跑去,不料却听见老伯在他身后喊道:“你快回来!那妖怪是杀人的,你过去会送命的——”

杀人!?

听得老伯这一喊,惹得桓安更是心急如焚——难道药堂里的人已经遭遇不测……

桓安心里一紧,加快了脚下步伐,急速朝药堂奔去……

他越接近药堂,越能感受到一股强大的妖气迎面而来。

看来那妖怪果真在药堂内。

桓安跑到药堂门口,只见鲜血从屋内缓缓流出,他震惊地露出满脸忧伤,却又立刻转而被怒容取代。

“不要!救命啊——”

听着屋内传来一把女声的尖叫,桓安便迅速唤出仙剑,直接冲进屋内。

余蜍听着门口传来动静,他便停下手上动作,扭头望去。

桓安紧咬牙关,只见余蜍身下正压着常熙,她头发散乱,衣不遮体,浑身是被抓出的血痕,在她雪白的肌肤之上显得极为刺眼……

常熙也转头看向门口,一见前来之人是桓安,她便立刻红了双眼,一抹清泪从她的眼角滑出……

“桓安,救我……”

桓安见常熙如此,双眉不禁呈现八字,随之又抬眼怒视着余蜍,喝道:“大胆妖孽,胆敢在城中造次,休要怪我不给你今生来世!”

余蜍看着桓安,像是来了兴致,他起身站好,又不忘随手掐住常熙的脖子,将她吊着悬在半空,故意放在桓安面前示威,他轻蔑地说道:“早就听闻桓安大名,没想到能在这相遇——怎么,你是想跟我上演一出英雄救美吗?”

见着常熙面色大变,桓安心中一急,怒道:“快放开她!”

余蜍一声冷笑:“放开她?”

他侧头看了眼常熙,随后又看向桓安,竟突然一扬手,直接把常熙朝桓安的方向扔了出去,与此同时,他迈开步子,快速向桓安奔去。

桓安见状,大惊,他毫无顾虑地收起仙剑,冲向前方将常熙一把接住抱在怀中。

而此时,余蜍却出现在了桓安身后……

桓安瞳孔猛然放大,深知身受陷阱,却为时已晚。

余蜍伸出一掌利剑,朝着桓安的后心便重重刺下!

常熙见着桓安胸前被余蜍的手掌刺穿,鲜血喷涌到她身上,惹得她立刻失声叫了出来……

桓安嘴角流出鲜血,顺着他的下巴滴在了常熙的额头上……

“桓安,桓安你没事吧……”

常熙眼含泪水,伸手为他擦去血迹。

余蜍又是一声冷笑,将手掌从桓安身体里抽出,使得桓安的身体再次一震。

桓安身体里流出的血液染红了他的白衣,他抱着常熙走到药堂一隅,将她安置在此,又脱下自身外衫为她披上。

“我没事。”桓安淡淡道。

随后,他转身面对余蜍,语气一时变得冰冷,道:“你就这点本事吗?”

见着桓安露出一脸淡然,余蜍则变得凶狠,他扬声道:“那我就让你尝尝——受死的滋味!”

说罢,余蜍快速朝桓安冲去。

桓安见着余蜍移动而来的身影,他体内瞬间爆发出阵阵缥缈仙气,扬手一挥握住仙剑,与余蜍展开了正面交锋。

余蜍利用着手掌利剑,对着桓安左右开弓,处处针对致命要害。

桓安强忍伤口剧痛,转手将仙剑幻化出五把剑身,分别朝着余蜍袭去。

面对五把仙剑,余蜍应付不及,身上便划出多处剑伤,如此,他更加愤怒,一掌劈向五把仙剑,将幻化出的仙剑立刻被劈断化烟。

桓安扬手唤回仙剑真身,转而向余蜍发起先手。

余蜍应对着桓安打出的各个招式,竟步步向后退去。

桓安挥舞着手中仙剑,踏着地面,一步一脚血迹,一动一幕惊心……

骤然间,桓安扬起左手二指,仙剑便随着这二指的意念自动攻击起余蜍。

余蜍见状,一时变得诧异——他竟然要分半他的法力,这究竟有何意图?

桓安右手则升起一团仙气,袅袅仙气聚集在一起,萦绕在他的手腕和指尖。

余蜍惊异地观察着他的举动,正想去上前阻止,却被仙剑拦回。

桓安手中的仙气越聚越多,而他身上的护体仙气则越来越少,余蜍见状,深感大事不好,他一声怒吼,大力挑开仙剑,举起手掌利剑再次朝着桓安冲去。

桓安抬眼,见他奔来,便立刻抬手。

当余蜍到他面前时,当余蜍对着他举起利剑之时,桓安却快他一步将满手仙气打入他的体内。

“这是……”余蜍惊恐地睁着眸子,突然感到他的身体出现异样。

这时,听得“碰”地一声,仙气在余蜍体内爆破开来,从他身后袅袅化烟。

“你……”余蜍举着他的利剑,想要再次击穿桓安的身体,只可惜力不从心。

霎时间,桓安的仙剑忽然疾驰飞来,朝着余蜍的后心直接冲出了他的身体,带着余蜍的鲜血,飞回到桓安身边。

“我是仙,你是妖——”桓安对他冷冷说道:“我的仙气,你受不起。”

语毕,桓安收回手,起身站好,只见余蜍立刻倒地不起。

窗外的妖雨虽然渐渐地减小,但是却依旧在继续滴落……

见着余蜍如此,桓安终于支撑不住,一声吃痛,双腿一软,抓着仙剑支撑着身体半跪在地。

在角落里的常熙见状,立刻飞奔到桓安面前,伸手扶住他,带着哭腔担忧道:“你没事吧……”

桓安勉强朝她扬起一抹微笑,却又奈何不住被伤口痛得咬牙切齿。

“药堂里应该还有些药,我去帮你拿。”

常熙说着,起身就要帮桓安去拿药,却在这时,她的长发不知被何物揪住,一时动弹不得。

“啊!怎么回事?”

常熙惊恐地拽住自己的头发。

桓安却瞬间抓起仙剑。

“亡府空虚……”

从常熙身后传来余蜍虚弱的声音。

“我必须得带一个,跟我一起下去……”

余蜍语毕,猛地抬起手,用尽他余生的最后一点力气,将手掌利剑刺穿了常熙的身体,随后他浑身瘫软,头一歪,一命呜呼了。

“常熙!”

桓安手一松,扔了仙剑便上前将常熙抱回怀里。

他看着她胸口越涌越多的血液,感受着她身体的越发冰冷,不由得紧皱起了忧眉……

“桓安……”

她用尽她的气息唤着他的名字。

而此时,雨停了……

第三十九章 生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