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擒拿

  常熙看着他,牵强地将惨白的嘴角弯出一个弧度,却无奈阵阵困倦来袭。

“谢谢……”

她乏力地从口中对他道了最后一句话,随后缓缓合上了双眼。

常熙瘫软地倒在了桓安的怀里,只见一条流动的黄光从她动脉中流出指尖,而桓安动脉中的黄光也随之消失。

他心头一震,不免有些沉痛。

桓安凝视着她,呼吸变得有些哽咽。

他对她的改变,竟在不经意间成为生死离别,他是否在一开始就应该强留她在羽仙山,强留她在他身边安心做一名弟子,强留她的生命不在此处消散……

“你是我的灵狐……”桓安一声沉重的叹息,深情地说道:“我不会就这么轻易放你离开的……”

语毕,桓安轻轻地将她扶起,使她盘腿面对着自己,再用法力定格住她的尸身后,桓安也盘腿坐到她面前。

桓安抬手放在胸前,正要运功,不料从嗓中涌出一口鲜血,惹得桓安立刻捂住了嘴。

“唔……”

他稳了稳情绪,又抬眼看了看常熙,他深深吸了口气,缓缓将血液又咽了回去,只留得嘴角鲜红。

桓安用手按了一把自己胸前的伤口,使得手上沾满自己的鲜血,他将血液蕴蓄在手中,又从动脉之中唤出灵脉,与自身血液融合。

随后,他拉过常熙的手,并划伤她的手掌,在其中留出一道血痕。

他与她双手紧握。

他的灵脉顺着常熙手掌中的伤口缓缓游进她的动脉,从她的动脉一直往上游移,游进她的胸腔,游入她的伤口。

桓安缓缓闭上了双眼,任其灵脉带着他的血液缓缓涌入常熙的身体。

他将他的温度传递给她,自己却渐渐感到口中苦涩……

直到常熙胸前微微发散出黄色光芒,伤口随着光芒的散射慢慢开始愈合,桓安张开双眼,见她面容重新出现血色,感受到她的手心传出热感,他小心翼翼地收回自己的灵脉,却依旧见到常熙体内有黄光发散,灵脉在她的动脉之中清晰可见。

桓安见了,瞬间感到极为释然,他长吁了一口气,静坐在此。

又过了一会,黄光渐渐减弱,退回常熙体内不见了踪影,而她动脉中的灵脉也渐渐黯淡了下去。

桓安微微蹙眉,他抬手,再次唤出自己的灵脉,只见常熙动脉中的灵脉也随之亮起,他这才放下一颗心来。

随后,常熙的身体伴随着呼吸声缓缓起伏,她微微启开了樱口,接着,她颤抖的睫毛随着眼帘一同扬起,如同蝴蝶拍打着双翼。

常熙眼前的景象慢慢变得清晰,她看见桓安正坐在她面前,这便使她有些不解。

“桓安?你……”她轻轻摇了摇头,又问道:“我死了吗,我在哪?”

桓安笑了笑,道:“你没有死,你还在人间。”

“可是我记得我……”常熙皱了皱眉,本想抬起右手却发现根本动弹不得,她有些惊异,又道:“这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动不了了?”

桓安一扬手,撤回了法力。

常熙被解除了束缚,便立刻感到身子一松。

“我用通灵之术救回你。”桓安柔声道:“你本就是我的灵狐,我用自身血液与你的血融合成新的灵脉,你就可以重生。”

常熙听着,不禁一怔,她露出一脸忧容道:“是,是你救了我,可我不知,该如何报答你……”

“做我的亲传弟子。”桓安慢条斯理地说道:“跟我回羽仙山,这便是最好的回报。”

常熙仿佛就知道桓安会这么说,她无奈地摇了摇头,道:“桓安,我与你的缘分,可能是真的做不了师徒……”

“可你已成灵兽,魔界是不会要你的。”桓安不甘心地说道。

“少主说,她有办法让我的灵脉生化出魔根,我……”

“我不会让她这么做的!”桓安当机立断道。

常熙缓缓叹了一口气,她不知再如何与桓安交谈,她侧了侧头,看到高宇的尸体倒在血泊之中,她便问向桓安,道:“桓安,你有能力救我,是不是也可以救回高宇?”

桓安顺着常熙的目光看向倒在一旁的尸体,他无奈摇了摇头,说道:“他气数已尽,我无力回天。”

常熙听了桓安一语,她双眉立刻呈现八字,眼中景物被液体打湿而变得模糊。

屋内气氛一时变得压抑。

桓安看了眼常熙,亦是万般无奈,随后,他直起腰板,正要开始打坐,却骤然感到一阵毛骨悚然的阴风冲进屋内,他立刻感到周围被一股强大而危险的魔气所包围。

桓安警觉地握住剑柄,却发觉自己的脖子早已被某种冰凉的金属所抵住。

“啊!”

听着常熙的一声尖叫,桓安立刻转眼看向她,却惊然发现一个黑色的人形影子正拿着一把匕首架在了她的脖子上。

“住手!”

莫嫣从屋外快速迈步进屋内。

常熙诧异地转过头,见是莫嫣,便激动地唤道:“小姐!”

那条影子愣了一下,随后与它手中的匕首瞬间化为了黑烟。

桓安扬起脖子,垂下眼帘,只见自己脖下拿着匕首的那双手带着黑色手套,看起开不像是人影。

“放下手中仙剑,饶你不死。”

从桓安身后传来一把冰冷彻骨的声音。

“什么人如此张狂,却只会背后偷袭?”桓安漠然道。

莫伦收紧了手上的匕首,带着一声冷笑,淡漠地说道:“背后偷袭?是你太过迟钝了!”

此时莫嫣走向余蜍的尸体,细细看了一番后,侧过头对莫伦说道:“的确是余蜍——他已经死了。”

“既然人赃俱获,就一并带回魔界吧。”

莫嫣转过身,看了一眼被莫伦挟制的桓安——她并不认识他,却凭借他的衣着和修为深知他是羽仙山的弟子,这便使她心存顾虑……

莫伦看穿了莫嫣的心思,他便刻意地提醒道:“他杀了余蜍,带回去让教主决判,不用你费心。”

莫嫣转眼瞪向莫伦,瞥了她一眼,不屑道:“那就劳烦莫伦大人带回去了。”

莫嫣回过身去不再看他,谁知他的声音却再度响起。

“还有那只狐狸,我也要带走。”

“什么!?”

莫嫣一惊,迅速又转回身体,却发现莫伦与桓安已经不见了,她再侧过头去看,也不见了常熙的身影……

她眉头一横,只得化为红烟,随着莫伦一同离开了。

……

第四十章 擒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