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云之墨鼓起劲,大声的喊叫着,“自己人,快答应,一定要打败那个抢本小王爷东西的死女人!!”

死女人!

金华听到这三个字火了,“什么死女人!臭小子输不起就不要比,你要是在叫我死女人,本公主就立马让父皇出……”

金华看见高位上的云皇瞬间想起自己现在在云国,而不是金国,“云皇,金华公主太任性了,请原谅。”

云霄倒时满不在意的笑了笑 ,“小孩子吗,说一些大人不爱听的也很正常,而且这次是云国的不对。”

“云皇,金华公主已经十八了,不是小孩子。”

“呵呵,小孩子也有不懂事的时候,不过,爱抢大人和小孩子东西的金华公主在本皇眼里还是小孩子?”

“云皇!您误会了,我只是喜欢云国的东西,跟小王爷那次也只是比赛的交换而已,而且金华确定没有抢过大人的东西?”

金华着急的为自己辨别着,丝毫没看到云霄和季怜星嘴角的笑。

“金华公主,虽然接下来本后要说的话,有些违反你们的比赛,但是我还是要与众亲家和各位来使介绍,我们云国雪藏多年的明珠。”

“云兮婼,我以二十出六的老妹妹。”

一瞬间爆炸开来的声音纷纷扬扬的传开,根本没人想像的到,眼前的人已经二十六,明明还像是十六的,小姑娘……

金华公主也想不到,她还以为云兮婼比她还小呢!没想到,没想到。

“那个额,我不比了,这个给你。”

金华抛下令牌从从的跑回自己的位子,一直低着头,这样的金华让云之墨感到一阵自豪。

云兮婼把玩着令牌,依旧的笑容,“金华喜欢,云国的衣服吗?若喜欢,来城中的云兮阁,凭这个,公主可以在哪里得到专门为公主定制的衣服,就当是我们结为好友的贺礼。”

金华抬起头,“我并不害怕跟大人比赛会输,只是……”

“我知道,金华是不想让我难堪,让世人说我是个只会欺负小孩大人。”

“喜欢,我喜欢云国的衣服。”

“金华喜欢伞,那我便在制一把适合公主的伞,只要不是这把伞,什么都好说。”

“宴会,开始吧!皇。”不等金华在开口。

云霄点了点头,冲着身边的公公使了个眼色,不一会功夫,舞娘,乐娘一一上台,使臣们才把目光转向一边。

云兮婼看到云之墨和云之裳坐到自己对面的位置才明白。

那是为他们准备的位置,不过为两个五岁的小孩子准备,那么高的桌子够的到么?

那张桌子应该还有他们的父王,云墨裳的位置。

战神王爷,吗?

兮婼呡了一口季怜星给她准备花茶,她对云墨裳并没有多少的相关资料,也就说没有多少的接触和他有关的认识

不过相对五国人来说,它不仅是云国的战神,也是其四国的煞神。

这不,战神王爷一来四国人都静静的做这自己不惹人注意的小事情。

这可不是静寂的静,而是死寂的静,俩小霸王很乖地给自己父王让位,自己二人坐在他的怀里,真的是很乖很乖。

“父王,你听我说,你听我说。”云之墨爬上云墨裳的肩膀,附在耳朵边,“父王,你知道,她么?”

说着手还指向对面的云兮婼。

云墨裳看到云兮婼是眼中闪过一丝惊讶,喜悦,还有不安……

“不认识。”

虽然嘴上是这么说说,但,目光却没有从她身上离开。

“那人好厉害,一下子就让欺负过我的金国公主臣服了!”

她是在维护之墨?

“你认识…那个人吗?”

云之墨摇头。

哼,他到忘了,送她离开时,她都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

“父王,还是让我说吧!”

云之裳清清嗓子,将金国公主的挑战,云兮婼的接受,云之墨的捣乱,云皇与云后的解释,道说身份,还有金国公主最后与云兮婼的妥协,以及帮云国收获第一个“朋友”通通说了出来,说到同时还在不断的夸张。

舞娘中,一袭水袖远远的抚向云兮婼,将她整个人带向舞女的中央。

见云兮婼不见了,云皇云后着急的喊着近卫救人,近卫将舞娘团团为住,却不敢向前,应该是不想吧?身为战神的云墨裳也不由地走向近卫包围的圈里,可他看见的却是……

一个女人搂着云兮婼,很暧,昧地靠在云兮婼的身上额,靠在,肩的下方,靠近胸脯的地方。

只见那女人发出像女人的男人声,说话间还不安安分地乱蹭。

“婼婼,你看人家漂亮吗?”

“婼婼你看人家穿的是你亲手做的衣服。”

“婼婼你不理人家,人家会很伤心的。”

一阵恶寒。

一把赤玉箫横穿两人之间的,水袖劈开,两人也分开了,那只赤玉箫落在地上,被云兮婼捡到手里。

“那是给你的礼物,兮儿。”

一个白衣飘飘的人从殿门外缓步走进,“尚,你知道的,我喜欢的是翠色。”

“兮儿也很适合红色。”

“沐尚,你什么意思!”

看着几乎暴跳如雷的水念,沐尚一笑,“什么。”

水念指着云兮婼手里的赤玉箫,越看越不顺眼,想要夺过来,毁掉。

“再次见面的礼物。”

“你也可以送,如果兮儿收的话。”

水念左思右想了一下,不知从哪里拿出一个蓝色的伞,样式上倒是与云兮婼手里的那把很想,不过材料却比云兮婼的贵重多了。

“婼婼,你看,这是我的赔罪礼物。”

云兮婼没有理他。

“你看我都穿上女装,还在大庭广众之下,你就原谅我将你地伞扔了的死罪吧。”

云兮婼松了一怨气后,“伞就算了,我的已经找到了,但,死罪可……”

“死罪不可免!”

又来了一个,这次又是谁!?

全场的人纷纷寻找声音的来源,却发现,这次站在该站的地方上是炎国的皇帝,炎诚,每个人都在否定这自己的想法。

炎诚开口了,“死罪不可免。”

呆了。。。。。。

沐王爷,水太子,炎皇帝。

你们要不要这么吓人了?

最吓人的还是她。

“婼儿姐姐,你看,他都把你的伞扔了,还扔到悬崖下面,而且还有条河,都是因为他害的婼儿姐姐每次来例假肚子都特别的疼。”

“就是是平时婼儿姐姐都比别人体寒的严重。”

“这样的死罪,怎样都不能免。”

姐姐是什么鬼!

哦!按照年龄炎皇二十五岁,比云兮婼的确下,确是要叫姐姐。

可您是皇帝!

怎么要叫一个没您身份高的人叫姐姐!

等等……

这都不是重点好不好!

例假?!

体寒!!

您到底是怎么样知道的!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