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参见主上。”

  “恩,影一,暗一该回来了吧。”

  “回禀主上,暗一已经拿到碧灵草,后天午时能够抵达。”影一身着黑色劲装,古铜色皮肤,五官立体,棱角分明,目光锐利,透着几分肃杀之气,左脸有一道约五公分的刀疤,延伸至下颌骨,带有一丝狂野。

  “快入夏了…她…快沉不住气了吧,呵。”嘴角微勾。

  东宫

  “参见太子殿下,段殿下来了。”

  “那我们改日再议,你们下去休息吧。”宫司澈将手中的信纸烧毁,退下众位谋臣,捏了捏眉心,略感疲倦。

  院中,只见一人一身水蓝色绸缎,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上系一块羊脂白玉,手里把玩着金丝玉骨扇。眉长入鬓,狭长的丹凤眼微微上挑,朱唇轻抿,似笑非笑。

  “九誉,今儿个是什么风把你这尊大佛给吹我这儿来了。”宫司澈见到挚友才露出一丝笑容,这几天一直忙着母妃的后事,有一段时间没有见着段九誉了。

  “司澈,我对你可是甚念啊~”段九誉拿着金丝玉骨扇戳了戳宫司澈的胸口,笑得不怀好意。

  “你又拿我打趣儿。”宫司澈翻了个白眼,径直走到院中的棋盘旁,“陪我下棋吧。”

  “正有此意。”段九誉一撩衣摆,坐在了石凳上,一蓝一白。

  宫司澈执黑先行,而段九誉则是慢悠悠地用两指夹起白子,先后占据了棋盘左上和左下的星位。

  “呦,你什么时候下棋这么正儿八经了,我真是受宠若惊啊。”宫司澈边落子边道,嘴角浮现温和笑意,黑子落在了右下侧一个位置,非攻非防。段九誉瞥了一眼,气定神闲地进攻右上角,“啪”地落下白子。

  “皇兄,我给你做了些桂花糖蒸栗粉糕,我让奶娘教的。”未见其人先闻其声。宫里人都知道,太子殿下对瑾瑜帝姬宠爱非常,进殿无需通报,无人敢拦。

  宫司澈当下放下棋子起了身,笑看着亲自端着一小盘桂花糖蒸栗粉糕的宫琉璃,被晾着的段九誉挑了挑眉,余光中那一小片蓝色衣角,让他不禁扬起一抹小弧度。

  宫琉璃献宝似的捏起一小块桂花糖蒸栗粉糕塞进宫司澈的口中,小眼神儿亮晶晶的,她希望自己能做出和母亲的一样的味道,以后常做给皇兄吃。

  宫司澈细细咀嚼,桂花糖蒸栗粉糕滑软油润,软糯甘饴,甜而不腻,清香可口。他伸出手摸了摸宫琉璃的头:“恩,很好吃。”因为你喜欢吃,所以我也喜欢吃。

  宫琉璃满意地笑了笑,她还有皇兄。刚想放下手中的盘子,才看见还有一个人在,匆忙敛下表情,以及,眼底的那一抹惊艳。恩,段九誉,比自己和皇兄年长三岁,和皇兄交情深笃,只是自己在七岁那年上云雾山学医了两年,之间就变得陌生了。

  “为何没有我的份?”段九誉用右手撑着下巴,不知看了两人多久,一双丹凤眼微眯着,勾人心魄。宫琉璃怔了怔,犹如当年初见。

  “咦,你不是向来都不喜甜食的吗?”宫司澈又执起一小块桂花糕。

  “此一时,彼一时。”话音刚落,金丝玉骨扇就打中了宫司澈的手,桂花糖蒸栗粉糕毫无意外地落入了段九誉口中,舌尖舔了舔嘴角的残渣。

  “琉璃啊,下次做桂花糖蒸栗粉糕的时候,可别忘记我啊,犹记得小时候,你不是让我……”琉璃,琉璃,多久没有这么叫你了。

  宫琉璃唰地转过头,美眸微瞪,阻止了段九誉的话。四目相对,宫琉璃心中莫名地一阵悸动。简直,妖孽。

  “半月,半月,今天我的小脸是不是摆得很冷酷啊,唬得那几位妹妹都不敢说话了,哈哈哈……”

  “恩,琉璃很厉害。”

  “那本帝姬勉为其难地当你娘子好了,不让那些人欺负你。”

  “好。”

  段九誉,小名,半月。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