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好东西真不少

  还没等菲林消化完这头一天的疲惫,大清早的外面就喧闹了起来,随后弥月就跑急马似的进来,又在门口略顿了一下。

“少爷,祭爵找少爷去正厅,说是宫里纳彩。

“知道了”

慢悠悠的走到正厅,看了看那气派的阵杖,见怪不怪了。嗬!这全家一二三四号都到齐了。

“承天序,钦绍鸿图,经国之道,正家为本。夫妇之伦,乾坤之义。实以相宗祀之敬,协奉养之诚,所资惟重,祗遵重华皇太后命。遣使持节,以礼采择。”

聘黄金二万斤,纳采鴈璧乘马束帛,一如旧典,另珠玉珍宝以封良家子。”

迷迷糊糊的听司仪礼官念了一大堆,无非就是纳彩封赏着一些事情。边念着边看到从门口陆陆续续地抬进来的一箱箱一摞摞的都是什么啊?念完了那些个冠冕堂皇的话语就开始念封赏的东西了,念完了都正午了,都不知道这是第几次倚在旁边的柱子上了,心里默念着,‘妖魔鬼怪快离开,妖魔鬼怪快离开’!

实在是受不了。谁乐意忍耐就去忍耐吧!

“行了,先不要念了,你,就是你,把你手上的礼单给我就行了,我自己会看。”

手指着那个滔滔不绝的司仪礼官,满是不耐烦的倚着柱子说到,司仪礼官也惊呆了,不知所措的看向这边。

“菲林,不得无礼。”说话的父亲大人,而旁边的昭和和琪朵雅听见打断的声音都愣住了。

“我的姑奶奶,你就再忍耐一下吧!看上去还有几页就念完了。”

圣司看着自己那祖宗一样的妹子显然要发火了,尽力安慰着。说实话他都快不耐烦了,这一定是羽鸟故意的!

无奈的抱抱肩膀,老大不乐意歪着脑袋盯那个司仪。司仪礼官并不觉得这个差事有多么好,口干舌燥不说,这面前的可是未来的主母啊!忙不迭地把手里的礼单递了上去。

“郡主想必是累了,大婚在即要是累到了可是我们奴才死罪,请郡主慢慢查看,奴才这就退下。”

笑话,谁跟自己的小明过不去啊!看陛下给的这么多东西,就差把国库给搬来了,世上有的没有不堆山填海的!在宫里一向是老油条的司仪礼官自然知道风往安爵府上吹。

等都离开之后,安祭爵无奈的起身到菲林面前,无奈的抬起手摸摸菲林的肩膀。

“菲林啊!太胡闹了,以后要是在宫里可不能这么任性了!”

“知道了,可是我是真饿了啊!父亲大人,你也不想我还没嫁人就挂了吧!”

“别乱说,快回去吧!东西和你哥哥看着清点一下!”

这是本性的驱使啊!伴有撒娇的小女儿娇态拉着自己父亲的手臂,安祭爵也因为这一暖心的举动而越发宠溺起来。

等回到自己的寝阁外间,为什么是外间那?因为里面已经放不下了,不光是里面,她妹的这一定时在显摆自己富有,所以这么多的东西,连院子都满了,在门口的位置,都有箱子是摞起来的了。圣司一连头疼的看着这壮观的景象,转头看看自家妹子那懒蛋的样子,这只是纳彩这第一步骤啊!就这么多,还有问名,纳吉,纳征,告期,亲迎五个步骤那。这还能不能活了?妹妹这一大婚不折腾死自己啊!

“来来来,这是时候用到你这个哥哥的了。如月也回来了,弥月你去把她俩也叫来,卓衣你们就和哥哥清点吧!先给我搬一把椅子来,要躺椅啊!”

“我们清点,那你那?”圣司听完了这调配之后,问道。

“我?我看着你们清点啊!”

显然某只懒蛋还一派天真的回答到,仿佛这是意见多么正常的事情啊!

“额……!”圣司认命了,摸了摸额头,看向卓衣和弥月,睦月,如月她们,交换了一下眼神,心照不宣的开始忙碌起来。

这头时不时的拿来什么好东西让自己过目,嘴里还吧唧吧唧的嚼着。

“嗯……!这东西还不错啊!不错不错!好东西真不少啊!他吖的不是把国库搬来了吧?”

不时地发出这样的赞叹,等到了大致清点完,都黑了,自己院里的库房已经满的老鼠都没法呆了!

好东西真不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