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政辛来了

  “卓衣、睦月,明天我就回来,这边的事情你们斟酌的处理。”

“郡主,身体刚好,御医还嘱咐多休息,进食营养的膳食,连夜奔波,我怕郡主撑不住,郡主要三思啊!。”

“没事,时间不多,机会更是不多了。”

“郡主放心。”睦月倒是不以为然的回答道。

等弥月准备好,起身走了出去,此时不能多加张扬,无奈走了一半,就返回走了后角门出去的,出了后角门,没等走出街道,借着夜色朦胧看到街口有熙熙攘攘的一个黑影,仔细看来倒是能看得出来是骑着马的两个人,一旁还多了两匹马。弥月上前走了几步,回头对着自己说到。

“少爷,是政辛郡王和南德来了!”

“胡说八道,她们怎么会在这?你别是看错了,谁都是南德。”

“少爷,是他们,我知道少爷今晚要去那个地方,所以就…,也算是圆了心愿了。”弥月低着头,自己这么做也是不想少爷有什么遗憾。

“走吧!”

“诶”看见少爷并没有什么怪罪,立马殷勤了起来。

“菲琳”骑在马上的政辛多了一份英气,和当初来都城的时候一样的蓝衫,像是为了要几年今天似的,回头一想,自己不也是穿了当初的那件吗?及时天气都有点冷了,也鬼使神差的穿了那件,只在外面批了秋日的大氅,而政辛似乎也看到了来人的装束,为了两个人不约而同心有灵犀而苦笑。

“政辛”虽然别辞职时候换啦地方额秘密,但是都清楚有些话不必说,都能懂,低着脑袋不由得也自嘲地笑了。

“我们走吧!”一句我们走吧,让菲琳觉得这一切都不真实,就像自己和他从封城出发时候的样子,也是一句我们走吧!如今同样的一句话,却又是这样一番场景。

拉过马匹,蹬了上去,稳住自己的身形,两人并列,相视一笑,政辛策马前行,菲琳随后跟上,南德呵呵弥月也看看对方撒开蹄子不远不近的追上去了。

微风徐徐,一前一后的两个人,一个偏若游龙,一个宛如惊鸿,脸上都有着笑,这一次世间的烦恼皆抛之脑后,以这次都想任凭自己任性一回,衣袦翻飞,不再理会那世间的繁华和王侯将相家的宿命。

天硕殿。

“陛下,密报说菲琳郡主连夜离开的都城。”帛已走进来看到羽鳥屏退左右后,开口说道。

“连夜?那妮子想干什么?”并不认为那妮子想单纯的逃跑,以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二来就是安爵府,刚想定下心来的时候。

“知道了,秘密着人小心注视着,跑不了。”坐下身子依旧拿起述章阅读起来,感觉到帛已并没有出去,不禁抬头。

“怎么?还有事要奏?”

“陛下,政辛郡王也连夜离开都城,臣冒昧揣想,二人很可能在一起。”

“怎么不早说。”‘啪’拍了桌子一把,起身走到宫门,又停了下来,缓了缓回过头。

“来人更衣,朕要休息了。”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帛已,大福进来服侍自己进了内间。

政辛来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