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接受事实

  永康宫里面一片狼藉,地上的琐碎的瓷片和残破的花枝。

立在一旁的宫女们大气都不敢出,任由萧贵妃这么发泄,砸累了,气愤的坐下,胸腔因为怒火似乎要喷射而出而剧烈起伏着。见渐渐平静下来的镶贵妃坐了下来,就上前拾起地上的碎片,不想弄出声响来。

“狗奴才,没用的东西,我要你们有何用。”听到声音起身上前,抬脚就踹了上去,被踹翻在地的宫女不敢喊疼只能一味的求饶。

“娘娘饶命,奴婢不敢了,娘娘开恩。”伏在地上磕头如捣蒜般的宫女,却只换来了迁怒被发泄的下场。

“本宫不得意,你们也来作践本宫,来人,给我拉出去掌嘴。”用力的拍着桌面,一身戾气的吩咐着。一旁的侍从们只得将一身颤栗求饶的宫女拖了下去,就只听见耳光的响声和哀嚎,一侧的宫女只能看了看对方,把头缩的更低了。

听见外面的哀嚎心下也渐渐解了气,除了自己的永康宫,禁城宫内四处张灯结彩,喜气洋洋,可是这要迎接的主母却不是自己,最让镶贵妃心气的是,自己一向讨好重华太后,为的就是博得重华太后的喜欢,这立后一事上能站在自己这一边,就算不站在自己这一边也不会去站在对立的一面,可没想到,重华太后是力主那个安爵府的郡主为后,陛下更是亲自把关大婚各个步骤,使禁城的侍从们无不尽心竭力的去准备这场帝后大婚。

‘要不是那个女人回来都城,这后位一定是自己的’想到这不觉得更加恨了起来,银牙咬碎,羽鳥更是朝政和大婚的事宜两头跑,根本不来自己的永康宫。

想起父亲大人着人传来的消息,看来今后这宫里只怕就不是自己能说的算的了,原本想着要是这个郡主是一个绣花大枕头身家高些也就罢了,不过是任由自己摆布的命运,这宫里不比外面。可听父亲大人查到的消息似乎这个郡主还是个狠角色,不得不像个法子来稳住自己了,她新入后宫上任必然三把火,自己必然是首当其冲,这三把火无论是哪一把火都能烧的到自己,再说朝政上,双方的政见不同早已势同水火,在后宫要是想安宁都不成了。

“秋心”

“是,娘娘。”

“去请陛下,说是晚膳,本宫备了陛下爱吃的!”

“是,娘娘”待到秋心走了出去,注意到了外面的声响,随即扁了扁嘴,翻了个白眼,随口慵懒的倚了下去吩咐到。

“去告诉外面,本宫今天就饶了那个狗奴才,你们也都警醒着点。”

“是,娘娘。”

“你们都是瞎的啊!地上这样脏,等陛下来了,要是碰着了你们担待得起吗?还不快收拾了。”瞄了一眼地上的狼藉,嗔怒道。

话一出口,身边的宫女忙不迭的跪倒在地上捡着碎屑,就算被刺破了手指也不敢坑出一声来。

“服侍本宫更衣,梳妆,陛下晚上可能会来,还有吩咐小厨房准备。”

“是”……

天硕殿内间,忙了一上午,重华又吩咐人来为自己准备大婚礼服的量身,立在落地大镜子前面,看着前前后后的人在身上比量着,圣司和帛已立在一旁也看着礼单上的行程。

“陛下,菲琳身体不适,昨日醒了就不见任何人,量身定制凤冠礼服的事能不能先搁置两天?”想起自己昨晚上去看望菲林的时候,连门都没进去就让睦月给拦住了,到最后也没见到菲林的面,圣司想想就觉得头疼,大婚是件喜事,可是怎么这么难熬那!

“赶制凤冠礼服刻不容缓,纳彩的日子和物件准备起了吗?。”

听了圣司的话,觉得刺耳无比,醒来后就谁也不见吗?原本是想可以容她缓两天的,可是想到她御前晕倒,政辛不顾一切的扑上去接住倒下的她就不爽,到最后,在自己没动怒之前,圣司接过去了,不然也不知道自己能做出什么来,想到这硬是尖刻的提出刻不容缓四个字。

“陛下,菲琳身体底子弱,先让她缓缓可好?实在不行,明天、明天再去,至于纳彩也不急于一时。”圣司不死心的讨价还价着。

“你是在给朕谈判?”看向镜子的脸不悦的转向圣司,挥了挥手,圣司上到跟前,一手握住圣司的肩膀。

“不敢,臣不敢,只是请陛下酌情处理。”

“圣司,大婚后你就是国舅了,你就菲琳这么一个宗族妹妹,应该更为尽心的准备她的大婚才是。”用力的握了握,松开手转过身继续让身边的人在自己身上忙活。

“是…”

“帛已,下午没什么事了,你随着圣司一道回安爵府,若是需要什么,记下来,宫里备齐了送去。”

“是”

“多谢陛下,近日来重华太后与陛下的封赏,菲琳在大婚前夕不便进宫谢恩,臣代为谢恩了。”

“恩!醒了就多调理一下,再从御医院里面挑选两个出类拔萃的人下午和你们一同去。”

“是,那臣先去准备了。”

“下去吧!”

接受事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