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你敢跟朕抢女人?

  许久,只能相视无言苦笑着看对方的泪眼,政辛走上前两步张开怀抱对着身后的菲琳说到。

“这里以前是我的秘密,从今天起就是你的了,我送给你个绝世美景,无论是年华易逝还是物是人非,这个礼物从来不会变。”一脸温和的笑意刺痛了菲琳原本控制的很好的表情。

“这是我收到的最宁静的礼物。”

“菲琳,我什么都不要,只想你别忘记我,哪怕最后在你身边的不是我,也不要忘记我。”缓缓放下双臂,低着头,洞内的光线让原本就看不清楚的菲琳更加看不清政辛低垂的脸,那脸上又是怎么样的表情。

看着政辛被阴影遮住的脸,转过身,慢慢走了出去,政辛看到菲琳的离开,动了动手指,想要拉住,最后还是攥了攥放弃了。

菲琳失魂落魄的游离到洞口,眼睛痴痴地看着前方,弥月扑了过来,南德也紧随着,但是只看到郡主一个人出来,自己的主子却不见,抬腿进去找寻自己的主子去了。

“少爷,好像这四周有人,刚听见有动静,少爷,少爷。”弥月还警惕的看着四周,但是发现身边的少爷并没有多少给自己反应的时候,纳闷的回头唤着。

“我知道了。”听见弥月的声音回神,没什么精神的回复到。

“谁?”眼见得弥月看到米草丛中有动静后,立马喝出声来,摆出一副防备的架势挡在菲琳身前。

“快去禀报。”

“是”

“叩见郡主。”

“陛下,有人来报,疑似是郡主在那边。”帛已听到来人冰雹的话,就赶快转告羽鳥,羽鳥听见,什么话都没说,抬腿就走了过去,帛已紧随其后,那个近诗在收到信息后就开路走了过去。

当羽鳥来到不远处的时候,就看到了菲琳的身影,虽然夜色不真切,但是他肯定那就是她。

“少爷,好像不是我们安爵府的人。”

弥月刚说完,政辛和南德也出现在洞外,看着一队人马走近,他就知道他羽鳥怎么可能会这么容易就成全他,哪怕是一个道别。

“你们在这做什么?”

听见羽鳥的质问,弥月和南德识相的退了下去。

原本就没什么心思面对他的菲琳,此刻只想一个人是睡上一觉,什么都不想。看费力你没有说话,羽鳥眼睛眯了起来上前就要抓住菲琳,却在半途被一直手臂拦下,不用看就知道是谁,用力的挥开这只手臂,一身的戾气。

“拉过菲林的手臂,拽到自己的身后,看着菲琳的冷漠淡然的神情,转头对着政辛。

“政辛,你敢和朕抢女人。”

警示的眼神瞟了一眼,转身将菲琳用在怀里就向御马走了过去,菲琳想回头看一眼,最后肆无忌惮的一眼,但是羽鳥察觉到,就按住她的小脑袋,用力的向怀里按去。

政辛被挥开手臂听到这一生警告后,只能无奈的看着菲琳被拥走,只因为自己没有立场去保护她。目光追随着她的身影,直至消失,菲林从来不知道,在她每次转过身的时候,政辛的目光从来都是在追随着她,日子久了,就变成了政辛的一种习惯。

你敢跟朕抢女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